(二十五)亲爱的,你做爸爸了。

Ruby:

(扇子生贺3)

 

高雷。涉生子全程。

 

高雷。涉生子全程。

 

高雷。涉生子全程。

 

由于我乱写造成了误会,这章生的是三文鱼不是艾伦的小宝。

 

宝宝们,咱们产房内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利威尔先生走上楼,听到艾伦在和阿尔敏分享怀三文鱼的趣事。

 

他想了想开口问道“你怀爱玛的时候也像艾伦一样有怪癖么?”

 

“真过分……”艾伦插嘴。

 

艾尔敏看着艾伦尴尬又愠怒的表情,笑吟吟地问利威尔先生“什么怪癖?”

 

艾伦不让他说,跳起来捂他的嘴。利威尔先生来了兴致,扯了他的手按在手心里,艾伦急的大叫。屋子里闹成一团,就差要打架了。

 

 

 

 

 

孕第20周,艾伦跟尊神似的被供了起来,过着小猪一般的日子。

 

他有时会莫名其妙的,疑神疑鬼地琢磨自己的肚子,有时会突发奇想,弄出一点平时弄不出来的花样。

 

几天前艾伦对利威尔先生说他想睡吊床,原因是在床上躺的烦,他想换个地方躺躺。

 

两个人为了在家里绑张吊床动足了脑筋——可以晒太阳和看风景的窗子旁边没有可以用来承重的锚点。

 

利威尔先生没办法,选了扇好窗户在墙壁两端打进两个膨胀螺栓,绑上吊床。自己坐上去感觉结实。又在吊床边摆上书籍零食,倒上一个大保温瓶的热水。

 

艾伦在吊床里懒洋洋地,支起脑袋接受一个拍松的枕头。利威尔先生看着他好玩,端了个椅子坐在旁边陪着他说话。

 

 

 

 

 

艾伦叫“它”小鱼。前阵子他就感觉有胎动了。可能是太轻,利威尔先生一直摸不出来,直到这个傍晚。

 

他的先生经常会给宝宝念诗或者讲故事书。虽然不是每天都有,但是只要空闲,他都会给他们读很多。

 

这一天他给艾伦和小鱼读的是《柑橘与柠檬啊》。他一边念书,一边用手指抚摸着艾伦的肚子。

 

可能感觉到有人在摸他,他们的小宝贝突然动了。很轻的一下,却让利威尔先生提起的声音瞬间停顿在空中。

 

“快跟它说话……”艾伦脸色红扑扑的,轻声提醒他。

 

利威尔先生每天都会和它讲很多话,可他第一次感觉到它存在的时候,却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那就唱歌……”艾伦鼓励他“就唱《小兔子乖乖》。”

 

他呆了一下。挺腼腆地说我不会。艾伦很失望。遗憾又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利威尔先生架不住艾伦失望的眼神。在心里一顿挣扎,为艾伦和宝宝唱了一个《两只老虎》。

 

艾伦摸着他的脑袋,看着他特认真地拉着脸一字一句地唱歌,忍不住乐。

 

利威尔先生闹了大红脸,站起身要走。艾伦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肚子上。胎动顺着手心从一头游到另一头。他心中一热,趴在艾伦的肚子上吻他们的宝宝。

 

三文鱼喜欢爸爸的声音,不像后来的那个小鬼,完全不搭理他。

 

 

 

 

 

 

后来,艾伦觉得他的脾气越来越好了,他依然不作声的,每晚泡奶粉给艾伦喝,并帮他洗脚。

 

他蹲在地板上,一只手抓着艾伦的脚踝,另一只手揉他的脚心,艾伦就笑。

 

艾伦把擦干净的那只脚搭在他的肩膀上。在家里艾伦排老大,鸡翅膀排老二。利威尔先生排最后。

 

若是三文鱼出生了会排在艾伦后面。依次顺位下去。

 

睡觉前,利威尔先生坐在床头削苹果给艾伦吃。他用刀子去掉皮,切下一个角送到艾伦嘴边。等艾伦吃完再切下一块。

 

艾伦一边吃一边听他讲这段时间的行程安排和片场一些有趣的花絮。

 

他的口气很随意。看着艾伦吃的差不多,就啃掉周围残留的果肉,把胡丢进垃圾桶。

 

就这一下,给艾伦难受坏了。对他说了好多遍“你想吃就再削一个,别老捡我剩下的。”

 

 

 

 

 

 

那时候艾伦还是个笨蛋。穿bar记不上扣子,还总解不开。他穿不惯这种东西,总觉得别扭。

 

不过利威尔先生很中意艾伦是个笨蛋。他每天大张旗鼓地摸进去,下颌贴着艾伦的肩膀,说是帮忙——这个人对他做一些不正经的事,总要找一些一本正经的理由。

 

但是艾伦今天好乖噢。他慢慢倒在床上,接受了对方的亲热。年轻时的锐利与激情,都会成为腹中沉甸甸的重量。

 

为了预防妊娠纹,缓解胀痛。两人选购了按摩用的橄榄果油。每晚临睡前,利威尔先生都为艾伦从大腿根揉到胸脯。

 

他怕艾伦疼没敢用过力,指望艾伦睡觉能好些。这场按摩最终会变成一些吻。

 

有时候他会突然说想去喝口水再来按摩。艾伦看他难受,就邀请他。他不愿意,摸着艾伦近6个月的肚子“我怕把你碰坏了。”

 

 

 

 

 

 

自从艾伦肚子大了以后就很占床,利威尔先生又买了孕妇枕给他抱,自己只能卷在床边。

 

因为怀孕艾伦睡得并不好,晚上总起夜,甚至想抱着马桶睡。利威尔先生睡的很轻,艾伦一醒就跟着守在卫生间的门口。家里的Omega怀孕,Alpha要操不少心。

 

后来利威尔先生的灾难就来了。艾伦变得喜欢粘着他,攻击性强,还护犊子。有关宝宝的东西都能讨艾伦喜欢。

 

有一天晚上家里做了小羊肉。艾伦一听就不要吃了,觉得新生的小羊好可怜,不允许家里再买。

 

他还迷恋甜食,阿姨怕他孕期血糖高给他控制了。他会因为想吃吃不到而大发脾气。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发展出了异食癖,喜欢汽油味。好几次因为想喝汽油和利威尔先生打架。

 

他还喜欢肥皂,牙膏和洗衣粉。每天都忍不住跑过去闻。搞得利威尔先生有些神经质了,和阿姨交待过几次,他不在家的时候要多看着点艾伦。 

 

然而该吃的东西艾伦却不好好吃。他不能看核桃,一看就吐。起初利威尔先生还逼艾伦吃,后来艾伦吐了几次他便放弃了。

 

利威尔先生把这些事讲给艾尔敏听的时候,对方笑得掉了眼泪。

 

艾伦在他的怀里大叫“你别听他瞎扯!我平时不是那样的……”

 

 

 

 

 

 

由于艾伦希望做无痛,利威尔先生决定陪产。圣诞节前后,阿姨要放假回台湾。临走前她最后一次为两人做了产前辅导。

 

利威尔先生给她塞了红包,并说了感谢的话。来年艾伦和宝宝还要托付她照顾。他叫家里的司机一路送到把人送到机场托运。也是这个圣诞节前后,阿克曼和卡露拉一家都来了。

 

常来坐的还有三笠。艾伦总要问很多学校方面的事。比如最近在做什么项目,读哪些书等等。

 

艾伦在怀孕期间没有停止学习,看掉了不少论文。为了跟进度还让三笠把设计进展汇报给他的导师。

 

因为无聊他在怀孕期间看掉了十几本书,包括一大本美术史和一本哲学科学类科普读物。上面记载着尼采和莎乐美的情事——整本书也就这么一点值得看的地方。

 

他还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叫做系统科学。

 

 

 

 

 

 

卡露拉同德国人来的时候,艾伦实现了对父亲的承诺——让格里沙看一眼自己的地下室。

 

结婚前,利威尔先生和艾伦说好要一人一间书房。等艾伦见到了对方送给自己的新婚礼物——他们的新家以及那个英国风格的围墙花园。他对这座半地下室的爱便一发不可收拾。

 

地下室是所有房间中面积最大的,适合做实验,还有直通后院的门。开门就是芝加哥满地乱跑的大尾巴松鼠。它们天天掏垃圾桶,吃的比人还胖。

 

利威尔先生有自己的工作室,用不着在家里跟艾伦挤,艾伦高兴的上了天。两个人请了一个叫作Ruby的设计师,几个人商讨之后将这座老房子进行了整体改装。

 

艾伦希望他们的家能温馨一点,不要像在A城时的房子那样冷清和单调。他还喜欢大海,喜欢宽广纯粹的深蓝色海洋。

 

利威尔先生则偏爱宁静和简单的氛围。他想给艾伦更多设计的空间,没提太多要求,只说了一点,就是不要把杂物都堆在外面。

 

Ruby的团队综合了两人的要求。经过几次商讨和修改,最终确定了新房的装修计划。

 

 

 

 

 

 

房间的主要基色是白。暖色采用最经典的软木色。地板的颜色面积最大而视觉效果上又最暖。家具的木色则微微发白,为了和几片海洋色的墙壁相互协调。

 

配饰上,抱枕,大理石桌面和瓷瓶采用了白,玫红色,偏绿色和偏灰色的蓝,在丰富房间的层次感上又不至于显得清冷。

 

地下室被单独拿出来进行设计。既要确保它和整个家庭氛围相互调和,又要满足阿克曼太太的使用需求。

 

地下室首先要增加采光井确保正常的采光和通风。在构造上对墙壁进行防虫和防潮的处理。并为整套房子重做一套中央空调控制系统。

 

Ruby根据阿克曼太太那一堆结构材料,控制材料和涂装材料所需要的空间和大小。定做了65个70×70cm的木制收纳箱。他们被作为滑动的抽屉安装在空间中形成几片移动的墙壁。隔离出工作间和小型的私密卧室。

 

利威尔先生把地下室里的东西称作“艾伦的破烂”。上帝作证他为了养他的宝贝砸掉多少金子,这年头有一点小爱好就非常的费钱。

 

然而丧心病狂的Ruby无法圆满完成“不要把杂物堆在外面”这种近乎苛刻的要求。客厅门面一样的茶壶群和书房里一整面墙壁的相机暴露了她的私心。

 

 

 

 

 

 

为了留有余地,几个次卧并没有加入这次新房的装修计划。这件事为艾伦怀孕时那张吊床的出现创造了契机。

 

事情的起因是利威尔先生觉得让艾伦睡绳网吊床既不安全也不舒适。为了能让艾伦在接下来的孕期和月子里好过一点。他在次卧的天花板上打了孔,添置了一张吊顶式的绳索吊床。

 

艾伦不仅在出了月子以后,邀请利威尔先生在那张床上做#爱,后来还将这张床赐给了他们的宝贝三文鱼。爱玛和多琳来家里玩的时候,几个小孩为了抢这张床打架。

 

就连鸡翅膀和雪莉也很喜欢它。利威尔先生和艾伦不在家的时候,鸡翅膀会偷偷跳上这张床睡觉。

 

 

 

 

 

 

就在圣诞节前,艾伦的体检出了意外。医生说他的羊水有点少,宝宝脐带绕颈2周。

 

不论医生如何叮嘱没事。艾伦心里还是难受。他怕宝宝出什么意外,他怎么对得起天天眼巴巴守着自己的利威尔先生。

 

回家以后他每天抱着水壶喝水。坚持上跑步机,坚持左侧卧,每天的头等大事就是数胎动。睡觉前他会抱着肚子对宝宝说“宝宝,不要再玩脐带了,爸比求你了。”

 

产检那天,艾伦5点多就爬起来。卡露拉陪着他。医生检查完说脐带绕出来了,羊水也正常了。艾伦差点哭了。

 

7个月,他开始长妊娠纹。利威尔先生用镜头如实地记录下一切,他们把长斑和妊娠纹就叫做爱。

 

为了这个的宝宝,艾伦耗尽了皮肤的光彩。衰老的过程无非就是这样——生命地更替。那是艾伦深爱着他们的下一代,深爱着利威尔先生的证明。

 

 

 

 

 

 

阿克曼来的时候,从国内带来了月嫂。利威尔先生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在芝加哥也能请到很好的护工。

 

阿克曼说“你别管。”艾伦做月子的钱由她来出。里维毕竟没有经验,她怕他把艾伦的身体耽误了。

 

艾伦毕竟是在国内长大,生活习惯与北美的很不相同。况且欧美人都不讲究坐月子。

 

这并不是他们的体质和亚洲人有什么不同,而是因为他们不懂。很多Bate和Omega生育后烙下病根,他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得的。

 

自从卡露拉和阿克曼来了以后,艾伦就吃上了妈妈们煮的饭。

 

玉米排骨,枸杞鲫鱼,红枣莲子,虫草花胶煲鸡。

 

利威尔先生也吃,带着艾伦一起吃。一个人吃饭吃不香。他们都希望宝宝能重一点。

 

 

 

 

 

 

阿克曼私下里给艾伦塞了钱“一点零花。留着给自己卖点吃的,不用想着给宝宝买。”艾伦谢着接过了。

 

阿克曼还心疼自己的儿子。她对里维说“既然我们来了,你也歇歇,神经别老这么绷着。”

 

利威尔先生放不下心。总怕艾伦再出点什么事。但是妈妈们没有给他操心的机会。卡露拉退休前是名护士。自己又有生育的经历。加上她熟悉艾伦的脾气喜好——虽然艾伦怀孕后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比如他喜欢上了甜食,没事爱瞎想,容易闹小情绪。

 

卡露拉是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的母亲。家里房子大,利威尔先生除了请小时工做家务,基本操不上什么心了。

 

内忧外患的利威尔先生松了口气。他把精力更多的转移到了工作中。除了每天看生产前后的注意事项,就是写怀孕日记,陪艾伦和小鱼玩了。

 

他自我感觉做的还算有意义,后来还办了个展的事情,就是替艾伦和宝宝每天拍一张照片,录了几段VCR。有胎动时艾伦被小鱼撞到肋骨疼,有两个人用胎心仪听孩子的心跳。还有家人对宝宝未来的寄语。艾伦看了以后眼睛都湿润了。

 

 

 

 

 

 

随着艾伦的月份越来越大,宝宝动的更有劲了。它喜欢早晨和晚上动。

 

这是个调皮的小家伙。会拿小手在艾伦的肚子上乱摸。睡觉的时候利威尔先生愿意搂着他们两个,有时还能感觉到和它手对着手。

 

临睡前它总是动的最厉害,利威尔先生就拿手指头戳他“你爸比活蹦乱跳的时候你再活蹦乱跳,你爸比待着不动的时候你最好老实一点。”

 

然后利威尔先生会给它讲一个故事。故事讲完了它会用小脚丫顶艾伦几下,意思是我听完了,我要睡觉了。

 

每次起夜艾伦醒来他都会动两下。然后艾伦睡下他也睡下。虽然调皮一点,但还是很贴心的。

 

 

 

 

 

 

小宝宝要足月了。艾伦走路摇摇晃晃像只企鹅。或许是由于怀孕期间还在烧脑,他只胖了不到30斤。

 

最后一段时间两个人都过得很累。晚上睡觉艾伦一动利威尔先生就醒,帮他起夜或者翻身。他夜里总要给艾伦盖好几次被。半醒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摸摸艾伦,怕他平躺着。

 

卡露拉想代替利威尔先生,因为对方第二天早上还要上班。利威尔先生怕母亲睡不好。他认为自己有义务照顾好艾伦。

 

这段时间鸡翅膀总趴在卧室门口,艾伦觉得它可怜就放它进屋。鸡翅膀明显也没睡好,白天的时候总要补眠。

 

不过这段时间鸡翅膀被喂得很好。整条狗胖了几圈,卡露拉给他洗澡都抱不动他。

 

慢慢地,艾伦连吃饭都没了精神,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顶着他的胃。利威尔先生在外面忙了一天,艾伦却因为他回来晚了发了脾气。对方一点不生气地赔礼道歉。

 

卡露拉关起门来说了艾伦“别因为人家对你好你就欺负他啊。”

 

 

 

 

 

 

利威尔先生的上一部新片在1月中旬正式杀青后。他就不敢再接新片的邀约,安心等待艾伦生产。现在他的工作室主要接拍一些杂志封面和广告。

 

这一天他的团队出现在芝加哥公牛队的主体育馆。在这里他约了要见的人。

 

黄濑凉太,5年前在首轮第三顺位被芝加哥公牛队选中,从小前改打控球后卫。上个月他们开始合作拍摄佳得乐的广告。由于黄濑的行程安排较满,他们断断续续拍到现在。

 

不过今天只需要收个尾,前期的布光已经就位,他们很轻松就能完成。临走前,利威尔先生希望得到黄濑的签名,他说“我的太太是你的粉丝。”

 

黄濑拣起一只平时的训练用球,签上自己的大名“如果我有需要,还可以约你吗?”

 

“可以直接联系我的助理。”他们握了手。今天是情人节。

 

 

 

 

 

 

利威尔先生像法兰交代了一些后期的注意事项,强调了一遍基本剪辑思路。

 

他的助手们将设备运回工作室。利威尔先生打电话给艾伦,今天中午他回家吃饭。

 

他才拉开房门脱掉大衣,艾伦的小飞机就飞过来停在空中,在他手里放下一朵玫瑰。

 

艾伦站在它身后,指尖上套着一个传感器,说“情人节快乐。”

 

利威尔先生吻了他,把包着篮球的纸袋送给艾伦。

 

 

 

 

 

由于艾伦的肚子大到没办法在餐厅吃饭,家人在二层的起居室为他开了小餐桌。

 

他足月了,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利威尔先生偷偷联系了艾尔敏,希望他能给艾伦打个电话。给他讲讲经验,打打气。

 

艾伦在听电话的时候首次感觉到了涨痛。由于不是很痛,他没怎么在意。

 

利威尔先生几乎是下一刻就从楼下上来,坐在艾伦的身旁看着他。

 

艾伦被看的莫名其妙的。问他怎么回事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守着艾伦。

 

在两个Omega的下一个玩笑之后,艾伦清晰地感觉到了涨痛。这时他才意识到也许是要生了。

 

 

 

 

 

他很淡定地站起来,下楼去找自己的母亲。走到楼梯口时隐约听到“砰”地一声轻响,他的裤子慢慢地湿透了。

 

他站在那不敢动,对利威尔先生说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对方在他裤子上一摸,吓得手都在抖。

 

艾伦安慰他的先生说“没事。”卡露拉上来看说是破水了。他们必须现在去医院。

 

利威尔先生叫了司机,又帮艾伦换了条裤子。父母在楼下准备好了食物,尿不湿和水杯。

 

卡露拉让艾伦使劲吃东西,吃得饱饱的一会儿才有力气生。

 

艾伦吃一会儿歇一会。司机到的时候,他已经能感到有规律的阵痛了。

 

 

 

 

艾伦坐在车子上的时候还没有觉得很痛。利威尔先生搂着他,艾伦能感觉到他在发抖。

 

他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路,也不说话,只是用一只手臂紧紧地抱着艾伦。艾伦疼的时候会在他身上靠靠,他就用另一只手揉揉艾伦的腰。

 

他们这一路都没有遇到堵车,利威尔先生下车时明显松了口气。再看向艾伦的时候,他已经冷静的差不多了。

 

艾伦被送进了VIP病房。有单独的卫生间,家属可以休息的沙发床,床头有电视机。他可以在病房里检查和生产,不需要去待产室了。

 

阿克曼和耶格尔夫妇在休息室等候进不来。利威尔先生帮艾伦换完衣服就被护士叫走了。

 

艾伦一个人躺在床上,慢慢感到有些害怕了。

 

这时进来了个西班牙医生给艾伦做检查。他一进病房就开始逗艾伦玩。问了艾伦很多情况,讲了各种可能存在的风险。并给他检查了宫口,说要再等等,目前只开了一指半。

 

然后利威尔先生进来了,换了一身消毒服,故意看上去挺滑稽的。艾伦还没看过他这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慢慢的放松了。

 

他坐在床边上跟艾伦说话。面无表情地讲一些好笑的笑话。然后看着艾伦笑自己却不笑。艾伦就说他有讲笑话的天赋。

 

两人唠着唠着几小时就过去了。艾伦慢慢觉得疼的有些受不住了。利威尔先生叫来护士,检查完说宫口已经开了三指,问他们俩打算怎么生。

 

 

 

 

 

艾伦说要做无痛。这会他的腰骨像要断了一样。疼起来只能抓东西。利威尔先生一直在帮他按摩。

 

过了一会,麻醉师和助产士进来了。顺着艾伦的后脊椎给他打了麻药。又为他带上胎心监护,插上氧气管,挂上催胎针和营养素。

 

催胎针刚挂上的时候,艾伦疼到浑身发抖。他抓着被子死命得忍,硬是一滴眼泪也没掉。

 

后来只过了一会儿,他就觉得好像不痛了。利威尔先生喂他喝了点水。几个人在产房里等着宫口开全。

 

 

 

 

艾尔敏自从挂了电话就放不下心。这会儿又给利威尔先生打了一个,才知道艾伦正在医院待产。

 

他坐不住,想去医院看看。艾尔文先生劝他“医院那么多人你大着肚子,万一磕了碰了,不是给人家添麻烦?”

 

他让艾尔敏好好在家等消息,等宝宝出生由他去医院看望艾伦。艾尔敏这阵腿脚水肿。艾尔文先生希望他能多休息。

 

艾尔敏想了想,打电话告诉了三笠。今天听艾伦说三笠比他还紧张。把预产期记得牢牢地。几天前就每天打一个电话给艾伦。艾尔敏想一会三笠下班找不到人肯定该着急了。

 

然后他就开始筹备送给新生儿的礼物。

 

 

 

 

三笠从研究所赶过去的时候是下午5点。艾伦进产房已经5个小时了。

 

她到的时候耶格尔先生说还没生完。卡露拉,阿克曼和月嫂回家弄吃的东西,他们都指望艾伦一会能吃上一口好饭。

 

艾伦的宫缩越来越厉害,肛#门涨得难以忍受。无痛针只能避免宫缩痛,对产道和下半身的痛苦没有任何作用。

 

助产士检查了一下说“可以生了。”他们调整好产床,对艾伦讲“每次宫缩的时候你就用力,一次宫缩用三次力。每次用力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尽力憋最长时间,同时使劲大便。”

 

 

 

 

刚开始艾伦不会使劲。助产士看着他说“你这样不行。力气还要加大,肚子不要往上挺。往我手这里使劲。”他把手放在艾伦肛#门那里。

 

下一次宫缩的时候艾伦就试着一口气憋到底。一次用力完来不及喘气就要再次用力。用完三次力他就狂喘气。因为氧气插在鼻子里,他不能用嘴呼吸,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不能让宝宝缺氧。

 

每一次他都会弓起腰,死死按住利威尔先生的手。他休息的时候利威尔先生会帮他擦汗,喂他吃巧克力。艾伦不吃,一心要把小鱼快快生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重复了多少次,用了多少力气。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没劲的时候,感到有东西顶住了分道口。艾伦心里激动,想再使一把劲。

 

助产士让他先别用力,一会儿听指挥。他给艾伦冲洗消毒,然后备皮。说“我尽量不给你直切。”

 

 

 

 

艾伦觉得这下宝宝是真的要出来了。他调整了一下,听见助产士说“用力。”他猛吸一口气,一憋到底,觉得身下一痛。

 

宝宝的头快出来了。艾伦疼得想把身体缩起来。助产士再说“用力”的时候,艾伦疼得想哭,使不上劲来。

 

他听到了好几个鼓励他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护士看他没反应,接着说“你在努力一下,宝宝的胎心要不好了。”艾伦听了这话一下就哭了,哭的抽抽噎噎地。

 

过了一会儿,助产士才说“用力。”艾伦咬咬牙,憋了口气下去使不出劲来。这时候护士开始助产,用手推艾伦的肚子。

 

艾伦缓了缓,再次用力时感觉宝宝好像蹬了他一下。助产士大声说“再来一次,要出来了。”他深吸一口气用尽了力气,感觉有什么东西滑了出来。

 

“不要用力了,慢慢生。”艾伦喘了几大口气,忽然觉得盆骨间一阵轻松。然后就听到孩子的哭声。

 

 

 

 

 

护士叫利威尔先生过去剪脐带。他回来时吻了艾伦的头发和脑袋。

 

艾伦浑身是汗。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在自己身边洗澡的宝宝“护士,孩子好么?”

 

护士笑眯眯地把孩子抱给他看“是个健康的男孩。”6斤5两,小小的胖胖的。还睁了一个眼睛来看他。艾伦一下就笑了。

 

助产士让艾伦不要动,他正在为艾伦缝伤口。尽管宝宝不大没做直切,但稍微有一点轻度撕裂。

 

利威尔先生抱艾伦换了产床,又帮他洗净了下身。

 

 

 

 

“我们终于变成一个人了......”艾伦伸手摸摸他的脸。利威尔先生眨着的眼睛,眼圈慢慢地红了。

 

他一哭艾伦就没辙。哄小孩似的把他抱在怀里。

 

泪水顺着眼角流到艾伦的头发上,他的嗓子是哑的“觉得特别爱你…”

 

艾伦鼻子一酸,故意煞风景地说“我原本想跟你说我以后再也不生小孩了。 ”

 

怀里的人轻轻颤动起来。艾伦懵了,两个手拍着他的背“我开玩笑的…...” 

 

这是伟大的一天,他们同自己的青春正式道别。

从这天起,不论世事如何变幻,两个人的心向着同样的远方。

 

直到艾伦抱着他躺了足够久,才慢慢地对他说“你去给自己倒杯水。”
 

 

 

 

耶格尔先生和三笠进来又走了。三笠在医院的花店里买了束花。耶格尔先生打电话通知了家里人。

 

艾伦看到三笠的时候,猛然想起应该打个电话给艾尔敏。利威尔先生把接通了的电话递给艾伦。艾伦很高兴“是个儿子!接不接?”

 

“接!接!接!接健康的男宝!……恭喜你们,情人节的宝宝啊……”

 

随后,艾尔文到了,也带来了夫人的心意——尿不湿,沐浴露,宝宝套被,新生儿食品组合,暖奶器……艾伦想到的想不到的他都想到了。

 

艾尔文先生向艾伦致歉“艾尔敏来不了,爱玛只比三文鱼小两个月。”

 

“或许该换我们去看他。”艾伦笑。

 

 

 

 

卡露拉和月嫂也过来了。他们带来了蒸蛋羹,藕粉和小米粥,还有热牛奶,问艾伦想吃什么。

 

阿克曼在家里炖猪蹄汤。大概再晚一点她才会过来。

 

“三笠有没有吃晚饭?”利威尔先生问她。他从护士手里拿了菜单,连同一瓶热牛奶一起递给她。

 

医院里提供一些西式的晚餐。小餐车提供牛排,面包,罗宋汤,水果和老酸奶。

 

艾伦抱着小米粥,看着他们吃在一边馋。卡露拉敲他的儿子“你得再等一等。”

 

护士来送水的时候,利威尔先生不让艾伦接,跟他们解释东方人产后不喝凉水,只喝热水。

 

后来护士再来送蔓越莓汁的时候,竟然给艾伦送了杯热的。她让艾伦快点喝,说这个东西利尿,上过卫生间以后才能下床。

 

 

 
——————————————————————————————
 

以下涉产乳!非常高能!

 

写草稿的时候把我自己雷得不要不要的。可一方面这是答应生贺的部分,另一方面确实是有必要叙述的情节。

 

如果有小天使接受无能请跳过此段,只有500字,再下一道横线后还有一部分。

 

以下,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就当长姿势了😂……

 

 

 

 

卡露拉偷偷地问艾伦有没有挨剪子,艾伦说没有,但是有轻度撕裂。卡露拉看上去挺放心的,没有刀伤至少愈合起来会不一样。

 

随后护士叫来了母乳指导委员会,她把一屋子人都赶到外面去。利威尔先生说“我是他的A。”问自己是否可以留下来。

 

这个人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她坐下来,问艾伦有没有奶。艾伦一听就懵了,说我不知道。

 

她把孩子抱过来。示意艾伦把上衣解开让宝宝吸。不过他的奶好像没有来,但是胸部会涨。

 

她告诉艾伦,奶是有的,需要通一下。要坚持让宝宝吸。如果宝宝吸不出来就让宝爸吸。

 

艾伦震惊,脑子里瞬间被草泥马刷屏。恍惚间听到她说还可以请催乳师或者月嫂帮忙揉。

 

艾伦一听,心想我家有月嫂啊,便说“可以。”对方还专门教了他如何喂奶。

 

临走前她送给了艾伦很多酸奶和软曲奇。虽然这个女医生让艾伦全程都很尴尬,但母乳指导委员会是在真诚的帮助他。

 

 

 

月嫂是做事很雷厉风行的那种。当天就给艾伦揉开了。

 

利威尔先生十分震惊地看着生产时一声不吭地艾伦,在病房里没了命似得又哭又喊。

 

艾伦在利威尔先生的手臂上抠出一道道红印,叫到最后嗓子都哑了。

 

尽管艾伦遭了份大罪,但事后证明是非常对的。因为揉通了所有导管,他不会得病。奶水也非常充足。

 

 ——————————————————————————————

 

 

 

晚上,利威尔先生将一串钥匙放在艾伦的手心里“送给宝宝的爸比。” 

 

那是一串车钥匙。这辆车目前停在他们家的车库里。

 

艾伦给他生了宝宝,他却只能给艾伦买辆车。想想对方还是挺赔的。

 

但是艾伦能给的,他永远都做不到。

 

艾伦向利威尔先生献上了一枚感谢的吻。在他怀孕的这段时间,利威尔先生累瘦了十几斤。他原本就瘦,现在看上去更没什么肉了。

 

三文鱼出生前后的这段时间,家里的一切他都认为是美丽的顶巅。

 

那一定是因为利威尔先生,他们的家就仿佛是一座爱的圣殿。  

 



“现在……我要给你讲一个秘密。”艾伦去衔他的嘴唇。

 

在有三文鱼之前,他们一直怀不上。直到有一天艾伦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里有一大片夜晚的天空,利威尔先生和艾伦就坐在屋顶之上。

 

空气是蓝的,可以拘于手指之间。那种蓝色比天穹还要深邃邈远,蓝色被淹在一切厚度后面。

 

艾伦问“我们在做什么?”

 

利威尔先生说“我们再等流星。”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等了很久,直到艾伦沉沉睡去,覆又醒来。

 

他觉得他们俩就快要这样坐到世界末日了。

 

当他又迷迷糊糊靠上了他的肩头,他听见他轻轻地对自己说

 

————————— 来了

 

 

 

 

 

 

天空从蓝色中横向穿射出一条纯一的光带。

 

一群巨大的鱼在一片不可征服的寂静中,从天空的尽头,那片明蓝不见底的深渊中向他们游来。

 

他们摆动着涂满花朵图案翅和鳍,翅膀的边缘透着海水和天光的淡蓝色。

 

一种平静又充沛的美,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四外扩散。

 

那些白的透明的鱼,它们的身体描画着红纹,像一串常夜灯点亮了大地与天空。

 

它们影子就描画在空气,水面和大地上。仿佛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典礼。

 

它们游得好低。几乎贴着艾伦的脸游过去。

 

一种难言的感动撞击了他的心。

 

艾伦相信,他看到了奇迹。

 

那不是夜空或者群星,那是日光或星光下美不胜收的大海。

 

 

 

 

 

他在梦里哭了,迟迟不愿意醒来。后来查出了怀孕。

 

最后,他记得,那群鱼淘淘不止,向一片光明灿烂的尽头游去。

 

“所以这个孩子我一定要把他生下来。”

 

“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的人。每当我想要任性的时候,你总是让我有种,一个人闹腾,所以闹腾不起来的感觉。”

 

“恋爱那几年,你一直在我get不到的点生气。在重大的问题上都好像没有脾气一样依了我。后来我发现这个家一直是以我为中心。这件事成了你生活的核心。”

 

他们抱吻。利威尔先生觉得这没什么。他是A,一切由他的O说了算。艾伦支配了他的爱,所以支配了他这个人。

 

 

 

 

 
1W字,给艾伦和我点个赞吧。T T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1.在我国鱼象征多子多福。(我终于把艾伦喜欢的海和生子联系在一起了,我的脑洞啊……)

 

2.国内是侧切,米国是直切。直切要求的技术好一点,国内目前达不到。

 

3.此篇客串人物有《黑子的篮球》中的黄濑凉太。还有就是Ruby啦(这位是谁不解释。hhh)

 

由于我不太喜欢原创人物(宝宝们只能原创对不住啦)并且不擅长起名(水平有限,随意吐槽没关系啦 )所以会挪用大量的动漫人物(会有无数神奇的大杂烩。)

 

这些人物只是一些客串,为了进巨服务而已,没什么过多的戏份,展开也是为了利艾,所以放心吧不会跑题。Hhh

 

还有一些闲话:(有点长可以略,还望不嫌弃)

 

原想写实向的文好玩,能写很多好玩的设计。后来发现很多前卫的实验性设计写不进去,反而让我觉得憋屈了。恩,如果以后利艾家的房子动神马天方夜谭的刀子(这章还好只是个吊床)请一定要忍忍……我想利大是被称为鬼才的导演,理念势必是最前沿的。正常向的骨灰级审美留给团明吧,毕竟人家才是玩收藏的……这么一想我就觉得不能把自己憋着……利家硬装软装都是我做的。哈、哈、哈、爽。

 

这章写得太艰难了,中途几次我都差点放弃了。我很喜欢鱼的胎梦和生子的艾伦,所以觉得这章是情人美丽的顶颠。虽然手稿中还有数个我觉得动人的H。但都不如拟定此篇给我带来的无上幸福。这个情人节我圆满了。真的太好了…我好想哭T T

 

按计划还有一章艾伦坐月子就要回去写第一部利艾谈恋爱的时候。(扇子生贺4)两个人的感情会在一次次的做#爱,吵架,打架后攀向高点。那时会慢慢开始虐,有点像温水煮青蛙。利艾还会甜很久。我要保证他俩有足够的感情基础,撑过分手走向HE。这是一个庞大的构筑物。

 

另外,我面试直录拿到offer了。不过还要刷一下雅思,准备论文和毕设。再过几个月我的未婚夫就会回国。这些大事导致情人要停更或者更得很慢。顺利的话今年下半年我会在伦敦,那时也许会有很多与伦敦相关的脑洞吧。

 

草稿上还有十几处没写到的play,还有ABO私设。这些是我写文的动力,此文一定不会弃。就是不知道等我回来大家还在不在了T T

 

我记得《如何写同人文》和一个书单还没写。说实话我觉得我的实力不足以写第一个文。所以一直没底气动笔。不过我想我会知无不言的。让小天使等了这么久,下次一定会先写那个。很抱歉啊T T

 

LOFTER上还有一个200粉献文。我现在……平均每天掉一个粉。发东西也掉粉,不发东西也掉粉……我都不知道等我写的时候还有没有200个粉了……我的玻璃心T T

 

新年愿望:愿ABO之神赐我更多鱼的胎梦吧!

 

评论

热度(124)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