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

听说男人深爱他的女人时,如果感情到了难以自我控制又无处排遣的时候,会叫对方妈妈。

接近于最原始和最本能的反应。

男人一生中很少或甚至都不会有这样的瞬间。如果他并不是喜欢那个人,喜欢到连骨头都在发痛。

但男人一生中会有无数心情如狗屎一样的时刻。

比如老婆跟兄弟跑了。

比如信用卡被女友刷爆了。

比如生意谈黄了。

再比如,母亲的忌日。

利威尔在进公寓之前狠狠吐出了一口气。

它原来堵在胸口,污浊不堪。叫人难以忍受。

想找个地方抽烟喝酒。直到意识不清。

然后就可以闭着眼睛度过这烂掉的一天。

进电梯,上楼,开门,进去。

听到艾伦在厨房里小声尖叫。

“啊。”

他其实不会做菜。

小少爷养尊处优的日子过惯了,锅碗瓢盆的事情本来也轮不到男孩子操心。

他是和利威尔在一起之后才开始慢慢学习怎样做料理的。

他很迟钝,有点笨,教过的东西常常忘记,他其实一直也记不清利威尔喜欢吃的那道菜到底是要先放糖还是先勾芡。

大多数时候他连土豆都炒不熟。

但他一直就那样,穿着那件他自己选的,前面绣了一只黑白毛色小猫的围裙,抬眼的时候,眼神和那只猫,一模一样。

如果家里的猫这样子看着你,就算它把生鱼偷吃掉了,你也不忍心拿它怎样的。

利威尔走过去,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艾伦。

那孩子他瘦瘦的,穿在身上的衬衫总是松垮垮的,肩膀的地方,印得出骨头的形状。

干净得有点寂寞的样子。

他在做鱼。把鱼放下锅去的时候溅出了一点油,然后那个笨手笨脚的少年,本能地往后跳,隔得老远,还不忘伸长了手臂,拿着锅铲把鱼翻了个面。

溅出来的油,有几滴落在他的手背上,变成淡红色的痕迹。他拿手在围裙上胡乱蹭几下,有点疼。

利威尔看着艾伦,笑了一下。

然后男人靠过去,从背后抱住少年,把脸埋进他的颈项里,鼻尖嗅到他身上干净温暖的气味。

艾伦听到利威尔在身后叫他:“妈妈。”



评论

热度(57)

  1. 氯化铁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莫桑阿克曼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