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业奉献》

Hanari:

别名:《第一次见推销手机结果把自己推销出去的推销员》

 

※突发贺文,半半生日快乐XD

※背景驱逐,OOC不可避免,有BUG欢迎提出XD

※其实是新年时的脑洞现在趁机补上罢了【。

 

 

农历新年过后的一个月是各行业的从苏醒到进入正式状态的过渡时期,这时候的社会人总是繁忙的,尤其是那些公司一把手,再比如我们今天要提到的主人翁之一的利威尔·阿克曼先生。他这个大忙人一开工没几天就接到了一个项目,不算大,但很重要,如果做好了可以为公司带来不少利益。作为策划部门之首的这个男人带着下属们努力行动,经过了艰辛的企划重做再重做,修改修改再修改后最终在月底赶出了一份令客户满意的作品,为此他连续加班了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回家都是一沾床就睡。

于是乎由于工作原因,他的房子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被打扫了,难得赶工完之后在埃尔文那里要了三天假期,补完眠之后的时间当然是要用来进行大扫除。这么脏的房子他可不能容忍。

刚换上扫除装也准备好清洁工具时他的手机突然一阵震动,过了几秒后默认铃声就响了起来。

利威尔不得已停下手头的事情查看手机,发现来电的是电信后皱着眉果断地挂了电话。

 

扫地,装水,拖地,擦拭家具,看着居住的地方一点点重新变得干净,利威尔心里感觉很舒畅。他穿着拖鞋站在打开的折叠式铝合金梯子踏阶上仔细地用新抹布清除着落地窗上的灰尘,湿布经过的地方留下一颗颗的小水珠,阳光照来的时候这些小家伙会像发光一样亮着。

正打扫得顺利时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

如果是死秃子突然派工作来的话回公司一定要把他的假毛都拔了。

他这样在心里暗骂着,把抹布搭在了头顶上方的晾衣杆上,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死板的音乐一直未断,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万号。刚才挂掉了现在又打过来,这些人也是够烦的。

 

“喂。”

“您好,这里是中国电信分公司,请问是利威尔·阿克曼先生吗?”手机的另一头像是一个年轻的男生,声音很好听,也很有礼貌。

男人不耐烦地直接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电信公司正在办一个回馈客户的活动,您是我们的老客户了,所以我们决定送一款手机给你。是COOLPAD的5951款……”

“容许我打断一下,我已经有苹果了。”

“诶…其实没关系,您可以送给您的亲朋好友,您的家庭地址我们有记录,如果需要的话可以送货上门,之后您只要充600元话费就可以使用这部手机了……”

利威尔有点想翻白眼,现在的推销员都这么缠人么?

“啧,不就是换种方式买手机而已。你们这些人不就只会把卖不出去的手机塞到客户手里么。嘴上说的听起来很实惠很值,实际上是在骗人吧。”

“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

“你是猪吗?”

“好的我明白了……很抱歉打扰您了,再见!”

 

二十二岁的艾伦·耶格尔现在很生气,他狠狠地挂掉电话之后突然很想骂人,每次打电话时那些小姑娘大多数都会买他的账,可这次只是换了个对象就失败了不止还被骂是猪。但他还在上班,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于是他只能握拳捶了一下桌子当做轻度泄愤。

“什么啊那个态度!”

“喂喂,推销不出去也用不着这样对桌子吧。这样不好。”坐在身旁的同事无语地看着他发脾气。这种被拒绝的情况经常发生,可前几次最多只是叹叹气而已,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让一直发扬良好职业精神的耶格尔发怒了。

“是这个男人性格恶劣!”耶格尔反驳道。     

“注意言辞。您现在又不是大少爷,要是被别人打小报告的话自己看着办。”基尔希斯坦好心提醒道。

“嘁……”

“人生哪能没有失败。就算你小子魅力值再高也有搞不定的时候。”让笑着补充了一句,“更何况你又不够我厉害。”

“马脸你闭嘴,我一定会拿下他的!”

“尽管试试,祝你成功啊,希望你不是那些只会说大话的人。”

就这样艾伦·耶格尔给自己定了个难度系数五颗星的目标,并且发誓必会达成目的。他很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开始计划如何搞定这个任性的客户。

 

那天过后,每个星期艾伦都会拨三次那个男人的电话,太多会逼得紧而且以骚扰电话的名义被投诉,太少又会没效,三次不多不少刚刚好。利威尔的电话并不是每次都能拨通的,但每次接通了他们也谈不上几分钟。

 

他们的对话基本是这样的:

 

“先生您好,这里是电信……”

“说了我不买怎么还打电话来。”

“真的!真的不再考虑一下?酷派也不算差吧,要不再送你一个4G手机卡?”

“不需要。”

“嘟——嘟——嘟——”

 

他们的对话有这样的:

 

“这个星期你是第几次打电话来了?”

“第十次,阿克曼先生。”

“记性不错。”

“可加上这次您一共只接了三次!”

“没有全部挂掉已经算我脾气好了。”

“但您挂了七次!”

“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你打电话来我就要听。你这小子,其实只是个实习生吧。态度给我端正点,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吗,客户就是上帝——现在老子是你上帝。”

“好的,需不需要拜拜您?”

“嘟——嘟——嘟——”

 

还有这样的:

 

“对不起阿克曼先生!!上次太冲动了!!请原谅我那无礼的措辞!!”

“是吗。我要不要原谅你呢。”

“对不起!请原谅我!”

“这样就原谅好像太简单了啊。”

“那个、如果您下单的话——每个月加送1G流量!!”

“我这种上班族要流量也不会怎么用吧。”

“那改送送一百话费?”

“不如你送给我?”

“诶?”

“开玩笑的死蠢。”

“好的利威尔先生,请在家等快递!明天就送达!!”

 

当然这也是他们见面之前最后一次通的电话。

 

然后半信半疑的利威尔就真的向埃尔文请了一天假,理由是等快递,并表示如果不批的话就扔了他的假发。这个金毛上司听了之后表示很惊讶也感到很奇怪,但为了防止头发受到伤害还是很爽快地批准了。

由于是在工作日请的假,利威尔的生物钟很早就唤醒了他。他醒了之后躺在床上居然在发呆,这的确不像平常的他,那就当今天是特别的,这样他的异常行为就说得通了。

早上十点零一分的时候,门铃响起。利威尔很快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没想到他真的亲自上门了。

“早上好阿克曼先生,我是电信的艾伦·耶格尔!如您的要求所说,我亲自给您送货来啦!”艾伦露出了职业性微笑,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签字笔和快递盒子一起递了过去,“这是您的快递,请签收!”

“……你为了把这破东西卖出去也是蛮拼的。”

“什么破东西,阿克曼先生,我向您保证,这手机和电话卡绝对都是全新的!”

“啊啊我知道了,也就只有你这个傻逼会当真了。”

“什么傻逼……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啊……”艾伦不满地抱怨着。

“好了别站着,进来坐吧。”利威尔让了一条路让他进去。人家专程跑过来没理由不请他坐坐。

“可以吗?”艾伦愣了愣,然后脱了鞋子换上了客人用的拖鞋,踏进客厅,“那我就打扰了!”

 

男孩进了屋之后好奇地左顾右盼,这是他第一次进陌生人的家,进的还是一个骂过他是猪的陌生人的家。他走到厨房看着男人翻冰箱的背影。

“只有啤酒和红茶,要哪样?”

“红茶就好了!”更何况大白天喝酒不太好吧。

 

“你随便坐坐。”男人关上冰箱门,拿出储物柜里的茶叶盒后发现男孩还是站在那里,“愣着干嘛?”

“不……只是在惊讶你家厨房比客厅还干净罢了。”

利威尔挑眉:“你见过有几个单身男人会做饭?”

“那也不是结了婚的就会做饭了……”艾伦小声吐槽道。

“嘀咕什么?”

“不、没什么!”艾伦跟着利威尔走出厨房,坐在利威尔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我是说,我还是第一次到没见过面的人的家里来。”

利威尔拿起刚刚随手放在茶几上的快递盒子,在单子的右下角签了自己的大名。

“你的警惕心不高。”

“说的好像没错……”

“反正差不多到中午了。”利威尔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转过头来提议道,“不如一起吃个饭。你亲自下厨怎么样?”

艾伦疑惑地问:“吃饭没问题,可为什么要我做饭?”

“不答应也行。”他顿了顿继续说,“虽然我的确签收了手机,但我完全有权利不充话费。你可以把它们拿回公司,我也没意见。”

“……?!”艾伦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这个男人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算强迫吧?!是威胁没错吧?!”

“我有提到‘一定’‘必须’这样的字眼么?”利威尔唇角微扬,似是得意,“艾伦哟,你还太嫩了。”大人都是很狡猾的。

小年青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很耐看。男人靠在抱枕上翘着二郎腿静默着观察着对面人的一举一动,最后在艾伦妥协地点点头时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利威尔的住处附近就有一个市场,但买完要用的东西回来的时候也已经十一点半了。两人提着手中的环保购物袋一前一后进了家门,累得出了些汗。艾伦还没休息就拎着袋子进了厨房,把调味品取出来一一放到架子上面。利威尔跟着把刚买的食材摆在台面上,拿了花菜打开水龙头开始进行清洗。两个人干活比较有效率,过了半小时后该准备好的都准备好了,男人才被赶出厨房。用艾伦的话来说就是:客户太尊贵了,只要坐着等开饭就可以了。他倒乐个清闲。

嗒的一声,煤气阀被拧开,大男孩拿着油罐往铁锅里绕了一圈,厨房里很快就响起了热油扑腾的滋滋声,蒜片被扔进锅里,煎出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洗好的花菜块被小心的放入锅里。这时候的动静更大了。铁铲翻炒着锅里的菜,搅得利威尔的心也静不下来。艾伦身上系着买鸡粉时送的围裙,粉红色的方格款式怎么看怎么可爱,带子后的蝴蝶结随着男孩身体的移动轻轻晃着,深褐色的酱油随着男孩的右手倾斜落到朵朵白花上面,动作流畅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做饭的。系着围裙的人在你家的厨房忙活着就为了给你弄吃的——这场景的温馨指数能上百分之二百。旁观的三十路暗自感叹着,心里想着,活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找个人陪着了。

 

“如果不合口味的话不赖我。我和你又不熟。”艾伦舀饭时这样说道。

利威尔接过装满白米饭的瓷碗,说了声谢谢:“我既然要求你下厨,我就绝对不会说那些不负责任的话。”

饭桌上摆着五个盛菜的瓷器皿,四菜一汤,有菜有肉,卖相看起来也不错。男人夹了一块葱花蛋放进嘴里仔细咀嚼,看得艾伦心里一阵紧张。

“还不赖。”

得到了品尝人的肯定,艾伦高兴地笑了笑,也拿起筷子开动了。

 

“感谢招待。”利威尔抽了一张纸巾擦去嘴上的油,“按照之前说的,手机我收下了,话费也会去冲的,这样可以了么?”

“非常感谢!”这个年轻的实习生终于完成了他给自己安排的任务,他激动地鞠躬以示谢意。虽然这个单子干得很累(心更累),但总算达到了目标,而且也不会被马脸嘲笑了。

 

临走前利威尔给了他一盒同事韩吉从美利坚带回来的星空棒棒糖,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男孩喜欢吃甜食,他收下时看得出很惊喜,连翠绿色的眼睛都闪着亮光。果然这种年纪的小鬼就爱吃这种东西。

“手机号给我,以后方便联系。”

“诶?”

“我们算是认识了对吧。”利威尔补充道。

“啊…是这样没错。那我回去再用手机打个电话给你吧。”艾伦打开了门,走了出去,“今天打扰您了。”

利威尔点点头,目送艾伦离开,直到门被关上了十几秒后才回到卧室里躺下。

他望着天花板回想着今天发生过的事,男孩的身影浮现在脑海里,细细回忆才发觉他的笑颜可爱到让人久久无法转移视线,他褐色的头发微乱使人忍不住想伸出双手为他抚平,他的双眸如阳光下的绿宝石却又比那些奢侈品多了些生机。男孩还年轻,热血方刚,有时候会冲动,但该认真的时候还是会认真地对待工作,他很敬业,就和自己一样。

是时候找个人陪陪自己了。床上的人又一次这样想到。那他现在要干什么呢?艾伦现在又在干什么呢?不禁有点好奇,可他不知道答案。

自己不止一次骂他是猪,可猪这种生物哪有他这么讨人喜欢呢。

既然现在闲得无事可干,那就等着艾伦给他打电话吧。有机会再叫他过来当一次家用厨师,那小子的手艺挺好的,最好做个便当,带去公司的话也不知那死眼睛会不会见鬼一样乱跑乱叫。

 

午后阳光猛烈,屋内开着冷气;有人奔波在路上,有人静躺在屋里。明明大家都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却做着不同的事,但同样的,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个Ta。

不知在世界的何处,又有一颗种子发芽了。


评论

热度(65)

  1. 氯化铁丸子Hanari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