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you (利艾) 01

閱讀前請注意:

                

    ** 生子有(雷者請按右上方叉叉)

    ** CP為利威爾X艾連

    ** 原作故事時間點與此文不太相連

              ** 自創人物角有,自我流設定少許

        以上無問題者,那就請繼續往下看囉~感謝~WWW







那天後,又過了數日。

 

 

「……那麼,這次的練習就照剛剛所討論的來進行。沒有問題吧?」在桌前的紙張上用筆寫下註記,利威爾抬眼望向他的小隊成員,視線順势的也移往坐在自己身側的某人身上,接著有些不悅的微微瞇起眼。

 

「喂艾連…」

 

「艾連,快醒醒!」佩特拉輕搖此刻貌似睡的很熟的艾連,一邊有些心驚的偷瞄臉色越來越沉的某兵長大人。

 

「艾連‧葉卡!」死小鬼竟然敢給他打起瞌睡!

 

「在!」被一聲怒喝給驚醒,艾連瞬間抬起頭反射性的答話,卻因身體撐起的力道過大結果重心不穩的連同椅子一起往後摔去,所幸兵長的手及時伸了過去按住椅背才免除艾連摔個狗吃屎處境。

 

「喂喂,小鬼!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開會時睡大覺,而且還是在兵長面前,到底是有多不負責任啊?小鬼就是小鬼,別以為你跟在兵長身邊就可以這麼放肆--嗚茲!……」

 

鄙視的推開又在模仿兵長然後同樣慣例地講到一半就咬舌頭自盡的歐魯,佩特拉順勢插話接下去,「昨晚沒睡好嗎,艾連?」。

 

「诶呃…是有一點……」面對佩特拉的關心詢問和眼神,下秒艾連突然憶起了昨晚,他與兵長兩人幾乎是一整晚都沒睡,更因為種種的原因,自己更是直到了快清晨才總算解脫,某種該列為十八禁的畫面衝進腦海,佔據整個畫面,讓艾連忍不住地紅起了臉。

 

「臉有些紅呢,難道是感冒了?」舉起手覆上艾連突然紅透的額頭,準備欲探個體溫來確認一下,佩特拉繼續了她的完全誤解。

 

「還真的挺紅的呢。」因為佩特拉的話,艾魯多與君達兩人也跟著好奇的盯向艾連的臉直看。

 

「不用了!我什麼事都沒有,不是感冒……」偏頭閃躲掉佩特拉伸過來的手,只覺得臉好像更熱了的艾連狂搖頭否決道。

 

「哈,小鬼頭體力這麼差,真不知當初是靠什麼畢業的,就等著到時被巨人吃掉吧。」

 

「就跟你說了,一點都不像,拜託你不要再模仿了。」兵長才不會用那種語氣說話呢!佩特拉冷冷的看過去,眼神是完全的睥睨。

 

「你真囉唆!你又了解什麼了──嗚茲茲!!」歐魯臉臭的反駁回去然後再度因為說話太過激動而再次地咬到舌頭。

 

「……」同樣也聯想到了昨晚的情況,利威爾沉默了幾秒,「咳,總之等一下我們要再一次進行你巨人化的實驗,到時聽到指示就行動,了解了嗎?」

 

「是,我明白了。」

 

 

 

 

 

 

 

 

 

 

柔軟彷彿棉花糖的白色雲朵積聚在透徹到幾乎透明般的水藍天空,隨著吹拂起的風一朵朵地緩慢的向前飄動,偶爾會看見幾隻鳥飛過朝著遠方翱翔而去。

 

在向上延伸的有限空間裡,四周是昏暗堅冷的石壁,唯一的出口是頂上的寬廣透藍,那個地方是唯一的自由場所,是唯一的夢想世界,彷彿一切的美好就都在那裡,只要突破這個洞就可以掌握到心裡深處一直奢望、希冀的,那個夢想。

 

聽從指令待在井底中待機的艾連,在等待著下一道行動指令傳來的閒暇時間裡,不經意抬頭望見的便是這副景色,腦中各種思緒猛然竄出,複雜、酸澀、掙扎、困惑、冀動…交錯奔騰的流經心臟、巡迴身體各處,最後又回至心臟的深處沉積,情感來的又快去的也急,還沒理清就已蕩然無存。不曉得自己等了多久,也或許才過了一會,盯著天空發起呆的艾連突然感覺到一股睡意襲上了腦袋,眼皮也感覺逐漸沉重。

 

疑…剛不是睡過?怎麼又突然想睡了…他有這麼累嗎?用力的甩頭想要將這突如的睡意給驅走,但顯然並沒有達到他想要的結果,睡意仍舊濃厚。

 

阿阿,真慢…兵長他們還在做準備嗎?那他先瞇一下應該不要緊吧……

 

 

 

另一頭,圍聚在距離井口不遠的一棵大樹旁的兵長班。

 

「好,那就這樣。」再次確認等下行動的利威爾,側眼朝旁邊望去,「佩特拉。」

 

「收到。」佩特拉點了下頭,舉起握在手中的特殊槍械,一手掩住耳朵,一手按壓板機毫不猶豫地朝前方直擊。

 

一聲槍鳴過去,至槍管噴射出的綠色煙霧彈朝著井口直線射去,準確地穿過井口上方接著掉落在後方的草地,本以為接下來便會看到巨人化後的艾連從井中破穿而出,但在等待數秒後,除了一片寧靜外卻什麼事也沒發生。

 

「奇怪?」放下槍,佩特拉納悶地轉頭望向兵長。

 

「艾連──可以開始囉───」艾魯多朝著井口大聲吶喊。

 

仍是一片寧靜。

 

「實驗中止。」嘖了聲,利威爾皺起眉下達停止命令,「你們在這等著,我去看看那傢伙到底在磨磨蹭蹭些什麼。」語落,他便朝井口的方向快步的走去。

 

「兵長!」

 

 

沒花多少時間,利威爾走到井邊探過身子,「喂艾連,你……?!」在定睛看清楚井底的狀況後,他本來準備罵出口的話語反而哽住了。

 

「喔呀,又睡著了?」

 

「看不出來這小子還挺能睡的。」

 

「嘖,小鬼就是這般不負責任。」

 

沒有聽從命令也偷偷跟著來到井邊的利威爾小隊,四個人靠在井口邊你一言我一語的齊齊望向井底,只見他們口中討論的那名主角此刻坐在井底角落,身子靠著牆面閉著眼睡的正香甜呢。

 

「果然是感冒了吧?艾連看起來很疲憊的模樣,還是找個時間帶去給醫兵看一下比較好吧。」佩特拉觀察著臉上貌似有黑眼圈的艾連睡臉,轉頭向利威爾表示關心的提議。

 

「……」沒有回應佩特拉的建議,利威爾只是若有所思的望著井底。

 

 

 

 

 

 

 

 

 

 

當艾連再次清醒過來,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

 

 

阿勒?天花板?這是在他的房間嗎?他原本不是應該待在井裡面等待指令行動…的嗎?

 

艾連躺在床上半睜著雙眼瞪著天花板,完全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眾多的疑問在腦海中升起落下,但腦袋昏昏沉沉的讓他不太願意去動腦來思考解答,只覺得身體仍是有些疲倦很想再睡一下。

 

算了,睡覺吧……一秒決定放棄思考,艾連打了個哈欠閉上眼準備再次進入夢鄉,這時房間的門被人開啟,老舊的門板在安靜的房內發出吱呀的摩擦聲響,艾連半睜一隻眼懶懶地撇去,在看清進來的人是誰後驚嚇的瞬間從床上彈坐而起,連睡意都消失殆盡了。

 

「兵、兵長!」

 

「呦,你總算是醒過來了。睡的好嗎?」靠在門邊,利威爾冷冷的望著因為見到他而渾身緊繃、緊張地跪坐在床邊的小鬼。

 

「我、我睡著了嗎?」事實就擺在眼前,自己人現在就躺在床上不是在睡覺不然勒,講完也覺得自己根本在問蠢話,艾連咋了咋舌,「那實驗……」

 

「啊啊,中止了。因為你怎麼叫也叫不醒,所以只好暫停先把你帶回來再說。」

 

「抱歉……」因為自己的過失而延誤了實驗進行,艾連滿臉的懊惱,「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下次我一定會保持清醒的!我──」

 

「我沒有在怪你。」利威爾坐到床邊敲了下完全沉浸在自我反省思維的人一頓,「大概是我昨晚做的太過頭了,讓你精神這麼差我也有錯。」

 

「诶?噢、嗯…」沒有想到兵長會因為那件事來認錯,艾連不自覺紅了紅臉,一瞬間不知該接些什麼來對應才是。

 

真是可愛。望著艾連紅透了的臉,利威爾彎了彎嘴角,惡意的捏了那細緻的臉頰幾下,在艾連滿臉納悶的望過來時順勢抓起他的手道,「既然醒了就快點起來吧,已經準備吃飯了。」

 

「噢好。」被整個人拉離開床鋪站起,艾連怔征地回應跟著利威爾的身後走出了房門。

 

 

 

當艾連跟利威爾一同踏進大交誼廳,一手端著大餐盤正在上菜的佩特拉一看見他們出現後便展開笑容與關心。

 

「艾連睡的還好嗎?身體沒事了吧?」

 

「是,還不錯。」走過去跟著幫忙將飯菜擺放上桌,艾連不好意思的開口,「那個,實驗我很抱歉……」

 

「啊啊沒關係的,那個改天再進行也不差。」將最後一個碗擺上桌,佩特拉收起大盤子夾在腋下,微偏頭的道,「倒是你身體要顧好才是,不然會讓我們很擔心的喔。」

 

「嗯嗯,我知道。」艾連點點頭。

 

「喂菜鳥,這次是兵長心胸寬大所以不追究,沒有下次了懂嗎?」在桌子另一頭坐著的歐魯嘖嘖幾聲惡聲的道。

 

「我明白。」

 

「吃飯吧。」早在餐桌邊落座定,利威爾抖開防沾布巾鋪在身前,淡淡的中斷了他們之間的交談。

 

 

湯匙碗盤相互小聲敲擊著,所有人坐在桌前開始進食著面前的晚餐。

 

艾連拿著湯匙遲疑的停在菜湯的上方,奶油的香氣伴隨著湯的熱氣飄然而上,應該是香甜的讓人食指大動,但不知怎麼的他就是不太想動口甚至感覺有一絲不太舒服,難道自己真的生病了嗎?

 

注意到艾連的不自然動作和神情,利威爾抬眼撇去問道,「怎麼了?」

 

「不,沒什麼。」驚了一下,艾連打哈哈的敷衍過去,趕緊勺起一口湯送往口中,「…嗚!」在吞入後下一秒一股噁心卻突然從體內翻湧而上,實在來的太過突然,根本來不及先跟兵長表示也管不著椅子被他撞倒在地而發出的巨響,艾連摀著嘴就朝外頭狂奔。

 

「艾連?」被艾連的動作驚到,利威爾愕愣了幾秒,隨後站起追上去。

 

「嘖這小鬼這次又是怎麼回事?」

 

「別廢話了,先追上去看到底是什麼狀況吧。」

 

同樣也呆愣一陣的利威爾班回過神後也紛紛放下手中的餐具跟著追了過去。

 

 

 

「…噁…咳、咳咳……嗚噁!……」

 

在跑沒多久,隨後趕至的利威爾班便在不遠的浴間裡找到了他們,只見艾連難過地整個人都趴在洗手台邊乾噁,而早一步先行追上的兵長則是沉著臉在旁邊輕拍著艾連的後背幫助舒緩的景象。

 

也跟著走去輕拍艾連的後背,佩特拉再次的提議,「等會還是帶艾連去給兵醫看一下吧。」

 

「咳…我沒事的…只是突然反胃罷了…吐一吐就好了……」開水將眼前的穢物隨便地先沖洗掉,艾連有氣無力的搖頭表示。

 

「還會想吐嗎?」輕扶著艾連明顯疲軟的身子,利威爾皺起眉,抽出手帕有些粗魯的往艾連的臉上擦拭一番。

 

「嗯…還好……」臉被擦的有些發疼,喉嚨也因剛剛的過度用力而感到疼痛,不過艾連也懶得去管那些了,他無力的偏頭望著利威爾道,「兵長,我可以先回房間躺一下嗎?我想睡一睡應該就會好了。」

 

「嗯,我帶你回去。」點頭表示可以,利威爾便攙扶著艾連走回房間去。

 

 

 

 

 


评论

热度(26)

  1. 氯化铁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