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与错》前篇

Hanari:

※养父子梗的年下paro

※依旧是填坑【之前的最少写了一两百字这篇开了两个多月居然才写了开头一句话……

※第一人称,OOC慎入


“我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我从未想过,这句话真的会有被我的养子亲口说出来的一天,为了一个不被允许的、说不定是错误的理由。


八年前的圣诞节,我才二十六岁。他来到了我的家——而这个房子从那天起就成了我们的家,只是我和利威尔的。

他那时才十岁,又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脾性难免有点孤僻固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这个孩子回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只在我面前显得比较听话。踏入家门的那一刻,他喊了我一声爸爸。从未体验过当人父的我在那天第一次感受到了为人父亲的滋味。

我的朋友们也许会困惑,我还这么年轻,为何着急领养一个孩子呢。

原因很简单。

我的父亲格里沙•耶格尔是市里一家小医院的院长,他现在也一把年纪了,想找个人接班。可惜身为独子的我大学时却没有选择读医,考虑到父亲离退休还有不算短的时间,我便打算领养一个孩子,准备让他当我们家的接班人。

我敢说,面对这种情况这样做过的肯定不止我一个。

当然最后也是行动了。然后利威尔就这样划入了我的户口里。我至今还记得他对我说他想当医生时的那副坚定又脆弱的表情。后来院长悄悄告诉我,利威尔是亲眼看着他的母亲卧病在床,一点一点被死神夺走生命的。

那之后一段时间我每凝视着利威尔熟睡的毫无防备的容颜时,都会觉得很伤心。然后会默默在心里决定给他一个更好的生活。


我给他弄了学位,让他接受更优秀的教育,希望他能充满知识;我给他买帅气的衣服,带他去家庭餐厅品尝好吃的菜式,带他去游乐园玩耍,希望他能感受到快乐;我给他耶格尔的姓氏,希望他能担当得起猎人这份荣耀。

利威尔很聪明,身体也好,运动更是他的强项。我们家的玻璃柜里放着的都是他的奖章,去开家长会的时候我也接收过不少别人对投来的对利威尔的赞叹。他几乎没让我失望过。

他没怎么变的,是他的性格。在不熟识的人的面前他绝对保持能沉默就是沉默的态度,即使对方是老师他也毫不客气。这方面老师们倒是找我抱怨过。我又能怎么样呢?利威尔就是利威尔啊,他想和谁说话是他的自由吧。

其实,刚上学没多久的时候我就见他带过一身伤回来。我试着问他,但他连我都不理睬,气得我恨不得戳他的伤口。可我哪儿忍心下得了手啊……直到那时我才感受到了当初我带伤回家时妈妈对我的无奈和担忧。

有一天利威尔打架的事迹传到了班主任的耳朵里,又从班主任那里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还接受了很多关于批评教育的话)后,我终于忍不住对他下了一道命令:

“以后不许老是打架。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出手。”

貌似我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要打就要赢”,应该也是被他听进去了。那以后他受伤的频率大幅度下降。如果他依然瞒着我去干架的话,这种情况就说明他变得越来越能打了。


时光荏苒,当初的小孩子也长大了。

几个月前有一晚他洗澡出来时裸着上身,我本来想催促他穿好衣服,然后还没开口话就被堵在了嗓子眼里。他腹部的八块肌肉真是吓到我了,比我的腹肌强了不知多少倍!但我不懂他的身高为什么停在一米六,明明每天都有灌他喝牛奶啊。

这之后我才慢慢地去观察利威尔的变化。可惜我文采不好,无法担当描述的这个工作,所以你只要知道他变帅了就行了。长得帅自然容易引人注目,他的那个戴眼镜的同学一看到我就会告诉我利威尔在学校有多受女生的欢迎,告诉我有多少女生送情书给他,有时还会背一背信纸上的那些告白用句子。一开始还是会很惊讶自家儿子这么受欢迎的,但时间久了就没什么感觉了,只是有种自己养的小猎人还没有成熟呢就被一群猎物盯上了的疲惫感与无奈感。

我告诫他要好好学习,以后要有实力养活自己,不然不许耽误那些女孩子。

那时候他对我笑了一笑,向我保证不会乱来,还问我如果他喜欢的是男性我会不会阻止。

我管他管得比较宽。于是我回答道:你想和谁恋爱是你的自由。如果那个人是对的,爸爸会全力支持你。

他听了之后似乎很高兴,我也高兴。这次的谈话我们都觉得挺愉快的。

但那天之后他就不再叫我爸爸了。而是直接叫我的名字,他叫我艾伦。

我纠正他,他不听,只是一遍遍地念着我的名字。气得我一下子把手中的报纸揉成一团扔到他的脸上。利威尔挡掉了那些向他袭来的报纸球,又唤了一声,艾伦。就拎起书包上学去了。留着我一个人瞪着门口发呆。

他变得地方还有很多。比如,他有时候会盯着我的脸突然冒出一句“好可爱”,有时候坐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握着我的手,有时候会在我洗澡的时候闯进来和我一起洗,他甚至以交伙食费的名义把平时打工赚来的钱都给了我。

我隐约觉得不对,却不能确定他这样做的理由。

我不问他,他也不主动对我说。我们和平常一样过着生活,但是又有什么和以往不一样了。然后一直到了今天我们之间才算有了一次关于这个话题的谈话。 

于是他刚开口就扔了一个重磅炸弹。


“你什么意思?”我疑惑又生气地质问他。

利威尔冷静地回答:“我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他还是那句话。我问:“为什么这么突然?发生了什么吗?”

“不想当你儿子罢了。”我刚要发作他又开口道,“艾伦,我想陪在你的身边以恋人的身份。”

我瞪大了眼盯着他,慢慢消化着这句话。如果他的话如同字面意思。

作为一个父亲,我实在没有考虑过自己是儿子盯上的猎物的这种可能性。

“你说过你会全力支持我。”

“前提是你遇到正确的人!”我感觉我的胸腔充满怒火,“利威尔,你不能这样,我也不允许你这样!”

“为什么不行?”他皱了皱眉,脸色很难看,眉头紧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只要你解除了我们的养父子关系,我们就可以。”

“但你这样不对……”

“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正确的?”

利威尔眯着眼看着我似乎要用视线逼迫我就范。本应该是最有权威的我不知为何竟被看得内心发虚。我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艾伦。”他叫住我,我紧张地看着他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是因为你,才有了今天的利威尔。”

因为我?

他是说,他想和我做恋人都是我造成的?一切怪我?

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自己再仔细想想吧利威尔。”我目光阴沉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对他说道。

然后我逃了。一个人逃到了深夜的大街上。迎面吹来的凉风帮我这正在发热的头脑降了温。

我想我暂时是不能回去的了。


END.


※虽然写着前篇但我仍不知道这东西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篇。

※99.99999999%的几率没有后篇【因为懒


评论

热度(45)

  1. 氯化铁丸子Hanari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