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酱:

*西方幻想架空

 

因为白天的混乱,一度造成了托洛斯特的瘫痪。

就算调查兵团撤离了城镇,忧心忡忡的居民大多数还是不敢回家。

一下子就陷入了资源紧缺状态的调查兵团,暂时也找不到补充的途径。

好在很有先见之明的埃尔文早就在临近的城镇里准备好了备用的仓库,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不时之需。

虽然有翼龙出现在托洛斯特的消息明天就能传得全国皆知,但埃尔文还是不打算提前引起更多的恐慌,所以也没叫艾连直接去取,而是送出了书信。

在精灵的护送下,最先达到的马车带来了基础的物资和药品。

艾连跟着利威尔穿过走廊,全新的视角让他有些亢奋。

一想到自己轻轻松松便能瞄到利威尔后脑勺的发旋,少年就忍不住偷笑起来。

感官很敏锐的利威尔,不用回头就能猜到艾连的小动作,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

佩托拉在耳边复述着埃尔文和赫利斯塔的对话,利威尔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预言?

利威尔嗤之以鼻,他要做什么事情这都是由他自己来决定,所谓的预言在他看来压根是毫无意义,未来这种东西只有亲眼见到才会成为现实。

埃尔文所在的办公室在三楼的走廊尽头,在利威尔加入调查兵团前,这座古堡就已经被弃用了,他之所以会知晓还是在处理公文时偶然看到的。

示意地敲了下门,利威尔就直接推开了门。

不算很响的动静还是让赫利斯塔受到了小小的惊吓,不过变化的情绪只在她的面容上停留了短短几秒。

和表现出来的软弱不同,懂得隐藏真实就足以证明她并不是心无城府。

这个世界上很少会有彻头彻尾的受害者,更何况光从赫利斯塔的童年经历来看,利威尔就能确信她在避重就轻。

“来得正好啊利威尔,毕竟是你的俘虏,打算怎么处理?”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当着赫利斯塔提到的话题,埃尔文却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

粗心大意之类的词汇是不会出现在埃尔文身上的,他有信心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甚至连每一个念头都有着各自的道理。

当然,这样的说辞也不是为了推卸责任,无论于公于私,和利威尔有关的事情就不可能和调查兵团脱得了干系。

就如同利威尔看得出赫利斯塔不够坦诚那样,埃尔文当然也能留意到这点。

光时在看人这点上,埃尔文可比利威尔精明得多。

也许埃尔文表现出的态度很友善,可他毕竟是调查兵团的团长。

强调了赫利斯塔的立场同时,他的确需要参考利威尔的意见。

为我所有的打算,早在赫利斯塔说出自己的身份后就不再成立了,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算了,偏偏她是希娜前国王的私生女。

可以想象,来自希娜的外交针对会是何等的激烈,十有八九会先把赫利斯塔塑造成十恶不赦,再以他国内政为由要求遣送。

光凭调查兵团想要把她留下来,风险太大。

眼下可不是让人类争锋相对的好时机,埃尔文可一点都不想让调查兵团被卷入内斗。

“我只有一个问题。”利威尔把手上的烛台放到了柜子上,回过身双臂抱胸靠上墙壁不紧不慢地看向赫利斯塔。

“请说。”赫利斯塔的目光没有躲闪,她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小伎俩行不通。

对情况不太了解的艾连,本能地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他的视线不停在利威尔和赫利斯塔之间打转。

发现艾连的茫然,贴心的佩托拉凑了过去。

“你来刺杀我,是为了什么?”利威尔不像埃尔文,他想要知道什么就不会刻意和人兜圈子。

埃尔文是个聆听者,他很擅长从他人的话语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碎片并自行拼凑成完整的讯息,因为他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会说谎。

而利威尔是个执行者,他会用强势地态度将自认为虚假的内容全部否定,再通过诸多的手段进行精神施压,直到他能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

不同的出生会导致不同的价值观,至少利威尔就觉得能用拳头解决的分歧那压根就不能叫做问题。

“是为了让虚弱的姐姐可以——”眼中闪过少许犹豫的赫利斯塔,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的谎言就不用再提了。”没等她说话,利威尔就打断了她。

“哎?”下意识漏出了惊讶的茫然,赫利斯塔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别说得好像是被迫无奈一样,你驱使的武器在希娜可没有人拦得了你。”连自己都差点吃了亏的利威尔,当然有资格这么确信。

无论赫利斯塔是用了什么方式得到了绿龙的帮助,事实上她完全可以依靠绿龙来解决所有的麻烦,然而她还是选择成为被操控的棋子。

如果是从小就不谙世事的话,利威尔还能认为她单纯就是蠢,但从赫利斯塔自述的经历,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都不可能还能如白纸般纯洁无暇。

退一万步来说,也许赫利斯塔是觉得龙不可能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又或者她担心自己就算把姐姐从王宫里想办法接出来,之后姐姐的家族还是难免会受到迫害。

但这些疑虑就算赫利斯塔真的完成了协议后,事实上还是难以避免。

不管怎么想,拿利威尔的性命作为赌注都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不可否认,赫利斯塔是对芙丽妲存在着负罪心理,因为要不是她没能继承家族的预言能力,就不会轮到芙丽妲来成为祭司。

再加上芙丽妲在赫利斯塔的印象里,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她当然也想保留住这份难能可贵的温暖。

即使如此,让赫利斯塔决定要杀掉利威尔可不是出于赎罪的态度,因为她只是在逃避而已。

 

“我不是……”不是什么,想要辩解的赫利斯塔自己也答不上来。

不是那么残忍的人?怎么可能呢,她本来可是抱着要杀掉利威尔的目的而出现在这里的啊,再多的借口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没错,无论赫利斯塔想要表现得如何柔软,她能够使用地力量也确确实实地凌驾于近乎全人类之上,只要尤弥尔还在身边一天,她就不可能是大众口中的弱者。

更何况尤弥尔也不止一次说过了,她愿意为自己做任何事。

那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呢?

其实赫利斯塔很清楚,拥有了力量就意味着要承担代价,相比之下杀掉利威尔的选项才是最轻松的途径。

“你不是前国王的女儿吗?那去成为女王不就好了。”总算在佩托拉开的小灶下搞清楚了前因后果,越想越不明白的艾连突然说道。

明明这才是最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艾连完全不能理解利威尔在这中间到底是怎么中的枪。

“那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到。”被刺中了想要逃避的事实,赫利斯塔用力地摇了摇头。

“是不可能,还是不想?”已经想到利威尔想要表达什么的埃尔文,没有给赫利斯塔继续逃避的机会。

“是害怕还是不想要承担责任?只想去依靠别人的话你又凭什么来守护你所在乎的东西。”利威尔质问很尖锐,不光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泄愤。

这个世界教会利威尔的第一个道理,就是任何想要的东西都必须由自己去夺取,什么都不愿做又总是自哀自怜的人不值得享有半点的同情。

被冷待也好、被漠视也罢,指望他人的施舍就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我的命不会给你,想要救你姐姐就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一般来说,利威尔可不会是多管闲事的类型,他很少会对他人的想法进行干涉,这也是为什么他给人的感觉很是冷漠的理由之一。

只不过,赫利斯塔不一样,说白了她的身上拥有着可以去利用的价值。

对调查兵团来说,利威尔是或不可缺的存在。

所以在得知希娜的国王对利威尔抱有的敌视态度后,那就意味着调查兵团多了一个麻烦的敌人。

为了保证今后的调查不用担心被到处使绊子,解决这个问题的需求就变得很迫切了。

罗塞所属的调查兵团也没有立场对希娜的国王进行审判,毕竟他们也不会承认这种事情。

既然如此,鼓动赫利斯塔夺权不但处理掉了希娜国王的隐患,还等于是为调查兵团创造了一位盟友。

 

“但是……”受到利威尔果决的态度印象,不由地产生了动摇的赫利斯塔还是没办法自信自己有着掌控一国的权力。

“希娜是军事之上主义,轮到谁来坐国王的位置对军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更何况你可以单凭绝对的武力压制来展现自己,怎么说你在血统上也不算是名不正言不顺。”埃尔文帮犹豫不决的赫利斯塔逐条分析,这个计划的基础本来就是建立在希娜的制度上,要是玛利亚那样的世袭制的话,考虑这些都是白搭。

让赫利斯塔当上女王的关键,还是在认可度上。

“可——”毫无预兆地猛烈阵风从窗户灌入室内,不断吞掉了赫利斯塔的声音,还连带吹得人睁开不眼睛。

“真是的,我不是说过好几次了吗?亲爱的赫利斯塔,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不知何时变成人形的尤弥尔坐在窗框上摇晃着垂下的小腿,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倒是看不出半点受伤的迹象。

“你怎么会在这里?”艾连一个闪身挡在利威尔面前,警惕地问。

“冷静冷静,你要是在发怒一次我可受不了。”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慌张,尤弥尔连忙高举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敌意,“别看我这样子,我现在可是很虚弱的啊,你看我的翅膀都被烧坏了。”如同是为了自我证明,尤弥尔的后背上展开了破破烂烂的单翼,焦黑的痕迹夺走了大半的绿色。

“哇哦……”下意识做出了感叹,艾连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翅膀竟然能直接隔着衣物出现。

“很惊讶?还能这样哦。”说着,尤弥尔的龙尾就在身后晃悠了起来。

“怎么做到的?”发现新大陆的艾连,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

“你呀,难不成是刚成年?我就说嘛……”一看到就艾连点头就自言自语地嘀嘀咕咕了一阵,再一次确信了自己运气的糟糕,尤弥尔耸了耸肩膀就跳到了地上。

“那么你的想法呢?我的公主殿下。”收起多余的部分,尤弥尔来到赫利斯塔面前。

尤弥尔还记得,以前自己因为一时的贪玩,就抓了一个人类的孩童回到巢穴。

金发的女孩没有尖叫也没有慌张,而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用软软的声音问道:

你需要我吗?

那时的尤弥尔还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把她送回去之后,她目送自己时表情会那么悲伤。

人类的时间对龙来说太过短暂,只不过是睡上了一脚,再醒来时曾经相处过的孩子也已经变得亭亭玉立。

金发的少女仰着脑袋,用略带恳求的口气说:

请帮助我。

多么的不可思议。

从赫利斯塔的转变上尤弥尔很想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然而她没有让时间倒退的能力,所以她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一直陪伴赫利斯塔,反正人类的一生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流星划过。

“我想要……”抬起头和尤弥尔的视线撞在一起,赫利斯塔的话语停顿了一下,她深呼吸一口气,用坚定地态度转头对利威尔说,“我会当上希娜的女王。”

“没错没错,就是要这样才对啊。”大笑起来的尤弥尔一把搂住赫利斯塔的肩膀,这么有趣的事她当然不会错过。

利威尔的表情缓和了些,和他埃尔文交换了一个眼神,就不再发表意见。

在尤弥尔的状态还没恢复之前,该怎么应对多方的追讨那是埃尔文要去操心的事情了,那些事情可轮不到利威尔插手。

“你大概需要多少的时间?”利威尔问的是尤弥尔,龙的恢复力显然不能用人类的标准去衡量,就算不用回复到全盛时期,总得表现出最起码的气势。

“两周。”尤弥尔靠着赫利斯塔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她从出生至今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提起来难免会觉得掉面子。

“所以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啊!”不甘被无视的艾连提高了嗓音,他对这个答案可是很迫切的啊,要是每次变身都要烧到一套衣服的话他绝对会肉痛得要死。

“急什么小鬼,反正我们还要在这里待两周呢,你要知道的东西可不少啊。”将下巴搁在赫利斯塔的头顶,老神在在的尤弥尔对着艾连的方向弹了下手指,一团空气就不痛不痒地撞上了艾连的脑门。

为了让赫利斯塔能在这里生活的舒适一些,尤弥尔不介意多摆摆长辈的架子。

既然艾连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的话,就足以证明他的父母并不在身旁,不然这些本来应该由父母来教导的东西他不可能会一无所知。

本来对龙来说,也就只剩下家族感情还能起到点作用,以血统划分族群的龙,对血统以外的同类不光不会抱有好感,很多时候甚至会为了一点点的不和而厮杀。

所以说尤弥尔愿意主动教导艾连,已经是很破天荒的事情了。

至于受伤的问题,因为龙是看重结果的物种,再加上尤弥尔的性格就很不拘小节,于是她一点都不在意。

毕竟本来就是由她挑起的争斗,打得过一切好说,打不过就自认倒霉,哪会有什么花花肠子。

艾连揉着额头撇撇嘴,倒是安静了下来。

利威尔抬手轻拍了下艾连的脑袋,他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应该做好的准备已经就绪,接下来要做的是按部就班。

总觉得压力又聚集到自己头上的埃尔文喜忧参半,考虑再三,他还是认为自己迫切地需要一整罐胃药。

 

END

评论

热度(30)

  1. 氯化铁丸子三酱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