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酱:

*西方幻想架空

 

红色的龙拍打着翅膀盘旋在调查兵团总部的上空,在精灵的指引下拨开建筑物的残骸救出被困的的人。

地龙们缩在一起瑟瑟发抖,除了被吓得不轻外并没有受伤的迹象,第一时间赶到龙圈的韩吉无比感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拜托巨人化的阿尼把地龙们从被破坏的龙圈里一一转移。

“重建也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啊。”埃尔文站在原前门的位置,经历过暴风和火海的连番肆虐之后,调查兵团总部本来的建筑物基本都无一幸免,向来储存的资料也应该是毁了个七七八八。

焦黑的纸片从半空中飘飘扬扬地落下,埃尔文抬手捏住,翻过来勉强能看到些字迹。

虽然没有因此而牺牲足以算是个不小的奇迹了,但估算一下损失的话还是能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从胃部传来的隐隐作痛。

“那地方还可以用吧。”给受伤的肩膀打上了绷带,赤裸着上半身的利威尔披上外套就走了过来,反正要收拾烂摊子的又不是他。

“也只能如此了。所以,是怎么回事?”随手将纸片往身旁一丢,埃尔文转头朝俘虏的方向望了过去。

说是俘虏,也没有人特意在看管着那一人一龙。

受伤的龙精神萎靡地匍匐在地上,金发的少女满脸忧心忡忡地轻抚着焦黑的龙鳞,似乎想为绿龙分担些痛苦。

突然就被这样的敌人找上门,怎么想都是件无法理解的事情。

被问及的利威尔,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些。

“是针对我的。”如果不是场合不太对,利威尔真的很想爆粗口。

怎么回事?我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利威尔下意识将手搭在挂在腰间的长剑剑柄上,老实说他此刻产生了种很强烈的砍人冲动。

要说利威尔这个人,不止一个人说过他精神空虚,谁让他总是表现得对什么东西都兴趣缺缺的模样。

好不容易有点感兴趣的东西,一上来就出于无奈砍死一条不说,现在又被人带着一条扬言要杀掉自己,难不成他天生就和龙不合吗?

巨大的阴影从头顶笼罩下来,遮挡住了耀眼的阳光,落回地上的红龙收拢翅膀俯身低头。

“都好了,兵长。”折射着晶莹宛如宝石般的金色瞳仁中,倒映着利威尔的声音,和气势十足的外形相差甚远的清脆声线有着少年的活力和稚气。

……还好我有艾连。

欣慰地抬手拍了拍红龙凑过来的脑袋,利威尔释怀地想到。

“先转移好了,继续待在这样的地方也处理不了什么事。艾连,还要再麻烦你一下了啊。”还在思考应该怎么快速进行整体搬迁的埃尔文,一下子就找到了最好的劳动力。

“没问题,都交给我吧!”还在兴头上的艾连,摇晃着尾巴积极地回应道。

 

调查兵团临时的落脚点是位于城外树林深处的一座大型古堡,在调查兵团刚建立初期,因为各方面的准备都不够完善的缘故,连总部都是由有心人捐赠而来。

这座古堡便是当时所使用的旧调查兵团总部,只不过是临时从民宅改建而来,很多设施都显得很是简陋。

虽然艾连刚进入成熟期不久,但他对新的躯体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和别扭,第一次飞行留下的畅快印象足以让他兴致高涨。

旧调查兵团总部距离托洛斯特区还有一段的距离,主要是通往那里的山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经过修缮,而且还需要绕些弯子,不过对走空路的艾连来说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于是在天黑之前,旧调查兵团总部已经被里里外外地打扫好一遍,可以正式重新投入使用。

将受伤的士兵安置好,再将腿脚打颤的地龙们赶进在树林里就地推倒大树搭起的临时龙圈,余下的问题就只剩……

“艾连,你怎么变回来?”很想去洗澡又不对艾连放心不下的利威尔,烦躁地在红龙的面前来回打转。

先不说种族性的问题,单看这个大小就知道艾连肯定是连门都进不去。

这可不行啊,利威尔总不见得要天天外宿吧。

“我也不知道。”艾连有点无辜,又有点尴尬。

爽快地飞了一通的结果就是,他压根就没想过这样的事情。

不如说,就连怎么变成的龙他自己都还迷迷糊糊的一知半解呢,又怎么可能知道要怎么变回来。

能飞的确很愉快,但艾连还是想要恢复成人型,毕竟现在的他想要和利威尔亲密接触一下也要受到诸多的限制。

可是这种事,艾连除了靠自己想办法外,谁都求助不了。

反正、反正就是靠毅力!

深呼吸一口气憋住,红龙挤眉弄眼了一阵,终于在快憋不住之前碰地无声炸开一团白烟笼罩住身形。

等烟雾散去,原地只剩下一个裸身的少年。

眼明手快的利威尔一把扯下挂在肩上的外套将个头不矮的少年裹起来,还没回过神的艾连用力眨了眨眼睛,然后一个低头。

“啊,我长高了!兵长快看我比你高——!”差点手舞足蹈起来的艾连,还没说完就被利威尔直接捞起来夹到了腋下。

“看到了,先去洗澡。”敷衍地应了一句,心情有些低落的利威尔拔腿就往古堡里走。

小小的、可以轻松抱在怀里的孩子彻底长大了,利威尔承认自己是在伤感。

手上的分量变得沉重了太多,这本来应该是利威尔所期望的才对,毕竟他不用再为艾连的健康忧心。

然而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利威尔又会忍不住怀念起过去。

这种复杂而矛盾的阶段,也许就是每一位养育孩子的父亲都会经历的转折吧,谁让利威尔也算是看着艾连长大了。

浴室里的热水刚烧好,虽说旧调查兵团配置的是公共的大浴室,但士兵们一致决定先把浴室让出来给利威尔使用,所以偌大的浴室里只有两个人。

艾连小心翼翼地帮利威尔解开绷带,因为利威尔的肩膀是骨折的缘故,绷带起到的其实是固定的作用。

哪怕利威尔能够随心所欲地使用各种攻击性极强的魔法,一旦受伤他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耐心等待自然恢复,能够直接进行治疗的魔法在这个时代还仅仅是个传说。

“兵长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站在利威尔身后,艾连帮不方便举高手臂的利威尔揉搓着头发,很是不解地问。

难不成是因为我吗?

一般来说,很少会在第一时间往自己身上联想的艾连,难得地敏锐了一次。

“只是我的问题而已。”利威尔也没遮掩的意思,他觉得龙的成长系统让自己被剥夺了见证艾连慢慢长大的权利。

并不是没想过艾连会长到比自己还高,但一点点的变化和一眨眼的改变,在视觉冲击上可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啊。

哎,不能抱抱了。

坐在板凳上的利威尔用单手撑着脸颊,眼中满是哀怨,他没意识到自己都把不满的部分脱口而出了。

“怎么会!还是可以的啊!”着急安慰利威尔的艾连绕到男人侧面,一屁股坐到他的腿上把自己努力挤进他的怀中,为了稳住本能地想要往后仰去的身体还不忘环住利威尔的肩膀展示般说道。

就如同是儿时的撒娇那样,早就不会为此而不好意思的艾连,完全没有多想。

“……艾连…算了。”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地变换了一阵,终究是欲言又止的利威尔,面对艾连单纯的眼神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看来不能再把这小鬼当成是小孩子看待了啊,不过也好。

顶着一头白泡沫的利威尔,一瞬间完成了心境地转换,续而开始将注意力摆在了艾连的细胳膊细腿上。

怎么会这么瘦?

用手臂比划了一下艾连的腰,利威尔微微皱起眉头。

 

赫利斯塔拘谨地坐在简陋的办公室里,埃尔文笑得很和蔼,但这丝毫不能减少她的警惕。

尤弥尔不在身边,受伤的绿龙被安置在废弃的庭院。

比起自己,赫利斯塔更担心那边。

“不用紧张,你的龙会由我们来照看好的。”从水壶里倒了点水,埃尔文将杯子推向赫利斯塔的面前。

“……不会拿她做实验吗?”赫利斯塔看了眼杯子,没有动作。

她可是亲耳听到那位带着眼镜的分队长提到了实验的字眼,也难怪她会如此忧心忡忡。

“暂时我可以保证不会,但之后就要视情况而言了。”埃尔文不会责备韩吉的失言,他能了解韩吉的心情。

一头活着的有翼龙对普通人来说都是一份意外的惊喜了,更何况是韩吉这样对龙类本来就很热衷的研究员了。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埃尔文才没办法轻易让韩吉如愿。

有翼龙的价值无以伦比,亲身体会过的埃尔文可以断言,人类自以为的力量在他们的面前就如同是沧海一粟。

要是没有艾连,姑且不论调查兵团会不会就此覆灭,至少利威尔的处境绝对会很危险。

更何况有翼龙作为远在人类之上的智慧种,可以的话埃尔文更想要利用其的力量,而不是单纯把她的尸体当成是炫耀的资本。

只不过就算埃尔文没有这样的意思,可不代表王公贵族们就不会拥有这样的意思。

最快的话,明天大概就会有使者前来讨要绿龙,无论死活。

假如埃尔文要庇佑她们的话,他必须得有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毕竟光是艾连还好推脱,目睹绿龙攻击调查兵团总部的人可不少,要是随便就揽下的话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调查兵团。

“那么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总部被毁,对埃尔文的触动可不小,他之所以能心平气和纯属是这次灾难还算是有失有得,至少艾连的觉醒就够他对一切损失既往不咎了。

“我知道了。”不再含糊其辞的赫利斯塔点点头,就算不信任埃尔文,她也能对自己的立场有所了解。

从成为俘虏的那一刻起,任何的隐瞒都变得没有意义。

赫利斯塔出生在普通的农家,似乎打从有记忆开始,她所认为的家人都对她不理不睬,除了会给上一口饭吃外,比陌生人还冷漠。

儿时的赫利斯塔,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寻找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直到姐姐的出现。

有着一头黑发的姐姐自称芙丽妲,和赫利斯塔并不算相像,而且芙丽妲每次都像是凭空出现,赫利斯塔从来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来。

但赫利斯塔无所谓,就算是虚假的也没有关系,至少姐姐对她很好就足够了。

只是随着赫利斯塔一年年长大,芙丽妲的身体也一天天的虚弱下去了。

几个月前,来自王宫的卫兵出现在了农场,将惊恐不已的赫利斯塔带进了王宫,然后她见到了卧床不起的芙丽妲,同时得知了一个真相:

生活在农场里的父母并不会赫利斯塔的亲身父母,她是前任国王的私生女,母亲本是希娜的祭司。

希娜这个国家,在军事实力上远不及其他两国,能够得以立足的很大一部分理由是因为希娜拥有着能够预示未来的祭司。

说是预知,其实能够看到的都是些很破碎的画面,但一般有重大的事情发生前都会有所预兆,所以很受到重视。

只是拥有这项能力的人,能力越强就越容易发疯,同时意味着寿命越短。

本来在前任祭司也就是赫利斯塔的母亲去世前,哪怕拥有私生子的身份,也应该有和赫利斯塔来继承祭司的位置,可是她并不具有预言的力量。

出于无奈,成为祭司的是旁系的芙丽妲。

在预言方面意外地拥有很强能力的芙丽妲,头一年就出现了自残的倾向。

会出现在赫利斯塔的面前,最初的打算其实也是为了泄愤,但最终芙丽妲接纳了赫利斯塔。

可是现在,芙丽妲快要死了。

为了让极其虚弱的芙丽妲从国王的控制下离开,赫利斯塔和国王达成了协议,只要她能杀了利威尔。

“不觉得很奇怪吗?希娜的国王不至于会蠢到觉得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就能杀掉利威尔了吧。”埃尔文帮赫利斯塔把空了的茶杯倒满,没有粗暴地认为她在说谎。

“据说是姐姐的预言……”刚得知这个交易时,赫利斯塔也觉得国王是疯了,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

然后她想起来儿时曾经遇到过一次的龙,就跑到了那时相遇的山中寻找,没想到还真能找到窝在洞穴深处里打盹的尤弥尔。

“预言啊,的确是听说过这么一回事呢。”埃尔文喜欢收集情报,他在这方面的积极性完全是把个人兴趣融于工作中,自然不可能错过希娜的特产。

比起虚无缥缈的预言,埃尔文更信任自己用双眼能够看到的未来,所以他一向来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难不成是预言了利威尔会成为下一任国王吗?不然我可想不到和希娜还有别的联系。”靠上椅背,埃尔文打趣地说,虽然他的口气并不打算遮掩住讥讽。

“姐姐、祭司最后的一个预言,那个男人会和红色的龙改变世界。”赫利斯塔低着头捧着茶杯,平静的水面冷不丁有水晕荡开。

从窗户吹入室内的风,牵动油灯里的火焰要拽不已。

沉默了许久,埃尔文突然笑了。

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了不是吗?他想要抓住的那个未来。

“是嘛,那还是让人期待啊。”做什么都自信满满的金发男人,此刻眼中更是一片清明。

看着神采飞扬的埃尔文,赫利斯塔的心中冒起了点少许的羡慕。

 

TBC

评论

热度(26)

  1. 氯化铁丸子三酱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