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HE/现代】临江一岸(上)

绿荫Summer:

【被删重发】


34岁高层利 * 24岁上司艾

 

Opening words.

 


 

公司的季末旅行谁也没想到利威尔会去。他生性寡淡,对集体活动兴致缺缺,公司今年换了一把手,谁都知道他俩最近正上杆子。新主席由年方24留洋十载的小耶格尔担当,格里沙在董事会时的党羽心腹古今一揆,一手把持着公司半壁股份一手辅佐着新任主席当最强公关。

 
 

可另一边垂涎老板椅的狐狸们也在暗流汹涌。利威尔是格里沙的闭门班底之一,上次在中东接单时他就被这帮孙子们阴了一遭,差点没回来,幸好奥路欧和根塔及时赶到,他才有幸死里超生。他没法跟艾伦说,自己一30又半的人去跟20多岁的上司(实际上是老婆)告状实在太low,可这事儿关系到他心肝儿的位子,为此再去造访老爷子岂不是他自主打脸枉为人。利威尔于是向艾伦暗示,让他撒手治那群人。艾伦一听是自己的叔叔婶婶就花容失色含含糊糊。利威尔在董事会上和他们分庭抗礼,艾伦寡断,利威尔就回床上狠狠折腾他。疼痛是最好的教训,艾伦吃多了教训自然知道爽是一时的,痛是切肤的。后来他学乖了,利威尔要什么他给什么,话题能避则避,只是召唤利威尔下班后“谈工作”的次数越来越少。

 
 
 

.

 
 
 

眼下利威尔和三毛、奈尔坐在码头的露天档口,莱纳和阿尼这帮牛鬼蛇神在对桌。之前是面和心不和,如今双方互不搭理,你看我一眼我甩你一刀,各咬着各的局。

 
 

艾伦在两桌之外的栏杆旁讲电话,江风徐徐拂了他的衣裳他的脸,还有手里的半支烟。这江水凉,底下活跃着人工养起的三文鱼,橙红的肉色直接生食入口鲜嫩,码头因此名声大好。这边的人食不甘味,那边的人纵情于电联之声,脸上还挂着依隐玩世的佻达,笑起来时微微耸肩,眼波无意间流转过来也只是个浮光掠影,不留余印却叫人浮想联翩,叫利威尔浮想联翩。艾伦穿的开衫海蓝色,只露出手臂的盈盈一截,食指掸烟和送递的动作一气呵成,愣是把董事会里那帮弯男的眼睛给看直了。

 
 

「诶,」奈尔手肘抵了一下利威尔,下巴遥遥地朝艾伦扬,「你看那小子吸烟的样儿,可性感。」

 
 

利威尔抿下一口基安蒂没出声。他怎么会没看见,从一开始来了就在看,眼睛都没离过,尽管艾伦在看他的时候眼神总躲得轻飘飘的。

 
 

他不服软,却放心不下艾伦,不只是对那些个狐狸们,还有这孩子自带的招狼属性——把他家美人撂在福光艳遇的江边,说什么他都不乐意。吵着架也不乐意。

 
 

所以还是跟来了。

 
 

利威尔缕缕这剧情,总觉着被一大桶狗血从头淋到脚的滋味太心塞。就在这时候有只猴子颠儿到了艾伦边上,肚上的爱马仕真假难辨,胯下的裤链要撑崩了。哟,敢情光是看艾伦抽烟都给馋硬了。那家伙猥琐,艾伦不搭理,两手撑着身子后的栏杆,烟头冲猴子那边。猴子不长眼,嬉皮笑脸地跟帅哥没话找话。

 
 

利威尔是摩羯座,他心底有这么一句:你是连我都舍不得碰的人,哪能让别人碰你。猴子无辜躺了枪,他根本没碰着艾伦,也就是看看而已。可在利威尔眼里,艾伦有多重要,别人看一眼他都觉得是抢。

 
 

这时候再不动就不是男人。利威尔二话不说操起一个酒瓶子就上,是76年的轩尼诗。还剩下小半瓶,他边喝边朝着那两人走,奈尔想拉他三毛不让,说让他去。利威尔走得是快马加鞭大义凛然,晃艾伦边上的时候酒喝得差不多了,嘴里徒留一口。利威尔瞧都没瞧那猴子,径直站到了艾伦正脸的半米之遥,艾伦背后是围栏的江,走两步便是犯事的距离。

 
 

艾伦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喜,他掐灭烟头按兵不动,摆在利威尔眼前静观其变。利威尔仰了脖子半勾着唇盯他,表情有点挑衅,手里的瓶子也晃得痞气。

 
 

一瞧这架势,猴子知道这犀利的小个子准是来找小帅比算账的,不关自己事儿。他不打算英雄救美,他只想占着好地儿看好戏。

 
 

码头上的那两桌人也在看戏。阿尼表面上波澜不兴,心里头是着实窃喜——董事会最强总算喝高了来找小主子撕逼,这俩人要打起来,可比鸡尾酒兑上二锅头还过瘾,美得妆都要晕开了。


 

中间人有种不好的预感。艾伦还没想完,利威尔抡着酒瓶子的那只手就已经招呼了上来,他来不及闪,一个带着酒气的冲撞狠戾戾地压向他,他衣领一紧被勒着脖子往前拖。等艾伦两眼一睁,顿觉得下颚一暖,有股熟悉的温度和热流直冲脸上——

 
 

他此时正被人生猛地拿胳膊卡住脖颈,推心置腹地环在怀里舌吻。

 
 

烈酒从利威尔半开的嘴里流泻,一半进了艾伦口腔,一半顺着他俩黏合的嘴缝流了下来,恍恍惚惚生硬至极。

 
 

公司那边的桌已经炸了。


 

莱纳跟阿尼面面相觑,惊讶之余不忘吩咐手下的人赶紧咔嚓几张,哪天要是心血来潮想整死他俩,多来点图文并茂的丑闻总还是好的;奈尔眼看那俩人酒劲儿开酣亲得要爽,只恨方才为性感小老板冲锋陷阵的不是他;三毛笑而不语,凭闻味儿都知道这两只小朋友早有一腿。

 
 

湿吻持续了一分半钟,中间艾伦想推利威尔不能,他被箍得太紧,缩一下肩膀也会叫利威尔硬掰过来变本加厉地连吮带吸,唇舌缠绕齿间打架,巡回渐进深深浅浅,被旁观者看得一清二楚。

 
 
 

艾伦毕竟是喜欢利威尔的,他适应了节奏就开始享受。男人闭紧了两眼一股脑儿地亲他,亲得是又猛又煽情,双方口齿间的酒香在一点点刷淡,取而代之的是两人混在一起的味觉体验,温度连带着喘息都在加热升发。艾伦的手搭着利威尔的肩,温柔妥帖得像个媳妇。

 
 

利威尔脑袋一别毫无征兆地松开他,艾伦的脸早都憋红了,介于屈首臣服和意犹未尽之间。他整个人缓不过来劲儿,把头埋在利威尔颈间喘。利威尔没丢了他,趁热在他耳际捎了句话,语音里连带的蛊惑无孔不入:

 

「今晚跟我走吧。」

 
 
 

艾伦身体略微惊了一下,赶紧点点头,持续着方才酿熟的呼吸。

 
 
 

「呵。」利威尔把艾伦按怀里头低声一笑,这才转过脸去看那猴子。

 
 
 

全程占着一等座围观港产片之“风起云涌大哥抢女人”的猴脸早被雷得云山雾绕了,耷拉着半张嘴如演翻版王大锤。

 
 

「哥们儿,这才是勾仔,看清楚没?」利威尔江湖气很重地对猴子好言相教,看他的眼神又甚是怜悯,说穿了自己才是人生赢家。Boom,环绕着艾伦脖子的那只手一脱,酒瓶子落水里溅起不大不小的水花,不小心游进去的鱼仔儿肯定醉了。


 

「德性。」猴子嘴上不认输,心里却认了怂。他目送小个子强取豪夺地把自己刚刚搭讪未果的帅哥扔进路边一辆玛莎拉蒂,打心底里琢磨着来点实际的——比如说把那人刚扔了的稀罕瓶子捞上来,还能到市场里换不少钱。

 
 

Ⅱ.

 
 

利威尔直接把车开到了江对岸的别墅,八层的江景楼是公司这几日盘下的住所。秘书给利威尔他们分到了一层,艾伦独自住顶层的套房,这么安排想必是要跟利威尔有多远离多远,避而不见最安全。

 
 

利威尔进门后没往自己房间走,提溜着艾伦就往楼上去。艾伦一个机灵心想完了完了我要死了!他对吃过的教训心有余悸。

 
 

艾伦本硕牛剑,从小锦衣玉食,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毕业那会儿穿长衫跳康河里他不怕,在商会所里被色迷迷的老头子盯梢他不怕,董事会上被莱纳阿尼这对妖叔魔婶醋溜儿他不怕,可利威尔挂着怒提枪上阵操他他最怕,他越不听话越是吹胡子瞪眼利威尔就越喜欢他,回报是踹他一坠如堕地下十八层,到频死之际再醒他起来,舒爽透气儿直至飞天。

 
 

艾伦跟利威尔的感情问题还没浅薄到非要靠这些个玩意儿来解决。何况旅行期间要是自己先被操闪了腰,他还哪有脸率公司人马夜游东江。

 
 

利威尔不急,他有的是法子让艾伦上去。他站多了一层居高临下俯视着艾伦,面容跟线条都冰霜如雪,让艾伦怀疑五分钟前当着全码头的面和自己激吻的人是不是他。

 
 

利威尔还没问是要扛着去还是拽着去,艾伦却及时开了窍,说你别动我自己走。

 
 

艾伦打开房门,留了个心眼儿一溜烟跑进去没给利威尔门咚他的机会,不过跑得也是心虚,嘴上得加点话茬子遮过去。他往房里头边走边说,「我刚和那人不没怎么吗,都大人了你怕什么。」

 
 

「没怕。那个不是事儿。」利威尔锁好房门跟着艾伦进来,艾伦坐床沿,他倚对面的电视柜,脸对着脸距离又不过两尺。

 
 

「你躲我。」利威尔说。音容有那么坚定,他看他,伴着点失落跟伤情。

 
 

「我没有。」艾伦手撑着床眼皮子没抬一下,下坠的尾音走漏了失窃的心。

 
 

有想,艾伦他当然有想,有想就还有挂记,有挂记就能撼得了利威尔宠着他的心。利威尔半蹲到他面前手按床单上套牢他,就那样目不转睛的不说话。匀而沉寂的呼吸打到他脸前,仿佛转个角度就能碰上对方鼻尖。艾伦的侧脸被看得尴尬,自己耐不住先开了话,「我不就是没把你排我隔壁么,怄什么气。」

 
 

终于肯看利威尔了。可利威尔眼睛却又垂下来,睫毛在眼下笼一线单薄的阴影,藏隐着委屈(?)「我昨晚就想进来找你。」

 
 

「找我干什么。」艾伦明知故问,他觉得利威尔垂着眼睑的面容是难得掺了几许柔和的不冷艳,这表情也就只有他才见过。

 
 

利威尔动几下嘴,到底是带点深邃地抬眼答他,「干。」

 
 
 

没用“操”,是他怕话一出口艾伦又以为他在骂他,刚培养起的宁静岂不就变了昙花一现。

 
 

利威尔处世果敢,历经两代的耶格尔家武将。艾伦还是个小棉花团的时候就撵他后面跑,那些年利威尔也还是个青年倜傥。等他长大了,利威尔不光要罩着公司还要罩着他,眼下看这人因他而愁肠百结,艾伦倒有点受之有愧了。自己先不打招呼就端着性冷淡,眼瞅着利威尔端不住了找上门来,低头煦眉的样子哪怕是装的,他也受之有愧。

 
 
 

艾伦心思单纯,想问题较真,他一摸利威尔的软就忘了那人的强,一记利威尔的好就忘了自己的疼,叽里呱啦开始剥衣服。等他剥得就剩一条平角裤了,利威尔看是条白底红边,还没见过。他把手放艾伦腰上就盯那儿看,用眼神描摹着茎体形状,几天没见了可稀奇,喉结滚了滚。

 
 
 

艾伦见他不动,两条腿干脆岔开抵住他身子,上脚搓他肋骨,「喂你不是要干我吗,赶紧的。」

 
 
 

这一举动可让利威尔梦回曹营,他把艾伦扑怀里就要。利威尔情商上直接,耍起流氓来正经八百;艾伦又是一莽莽纯良之人,不擅长耍心眼子,这两把柴火烧一块儿,基本上就一字面版喜大普奔。利威尔逮着了鲜肉那是可着劲儿地亲艾伦的脖子肩膀和脊背,饿了几天跟狼似的。艾伦把手伸下去摸利威尔腰带。他闭上眼,承接着来自上方像雨点一样又湿又密的吻,仰着脖子不用看,摸惯了那扣眼子扣柄在哪他都记得,拇指和食指一并一弹就弄开了利威尔的裤锁,动作轻巧跟在江边掸烟耍酷如出一辙。

 
 

-----------再往后就是脖子以下,全文走P站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219505

评论

热度(43)

  1. 氯化铁丸子绿荫Summer 转载了此文字
  2. Loser绿荫Summer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