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又名:三分拍)

森绿松果:

6

利威尔早就料到纸包不住火,他知道自己房间的墙壁不厚,隔音效果还不及厨房的好,但这传播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

走在路上,时不时有几个新兵擦肩而过,留给自己一道类似于看智障脑残一样的戏谑目光,只不过没有那么嚣张,多多少少有一点而已。几个女性士兵常走在自己身后几米开外的地方窃窃私语,自作聪明地以为自己的长官听不见,实际上利威尔听得很清楚,一字一句,都趴在他的耳膜上,扒也扒不下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肯定被听到了。

利威尔不是鼠肚鸡肠的人,又不是没被议论过,就当重温一下做一个众矢之的的感觉好了。

不过调查兵团里只有一个利威尔,其他的人可不是那么想的。年上的长官与年下的新兵,身份和年龄的巨大反差像一道跨不过去的高墙,让人不禁怀疑两个人在一起的真正意图——是潜规则,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利威尔觉得士兵们的纷纷议论纯属吃撑了没事干的无聊消遣,但转念一想,也无怪他们觉得这很背德——他们不知道那该死的春梦。荒诞无理的性爱,一次就够了,反正也没人把这当成是柔美爱情的曼妙编织,其实质只是张由不可回避的欲望缠绕在一起而形成的丝网,稍微清醒一点就不攻自破。

利威尔深知自己迈的这一步可能错了,按道理来说不能让艾伦和自己有一点点多余的接触,一丁点儿也不行。艾伦本就重情重义,对待每一个人都很认真,人格又单纯又善良,利威尔不敢保证艾伦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对自己产生感情。如果哪一天自己忍不住又把他甩到床上狠狠地操了一顿,如果哪一天被自己亵渎的小家伙突然蹦出来一句“兵长我爱你”,自己就是灌十瓶后悔药也来不及了。

绝不能让他被自己牵绊住,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是微光,是赤地转机,而不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救赎,自己一个人的希望。

走得越近,就越难摆脱,越难割舍,直到无法自拔。利威尔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了不让他的生活因为自己的无端介入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放手,保持距离,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艾伦数了数,自己已经有十五个小时没有见到利威尔了。

可能是因为从白天到黑夜的来自于同伴们的异样眼光给了艾伦一个下马威,他到现在都还对中午在食堂的见闻心有余悸。

果然还是自己太草率了么……艾伦不自觉地回想起最近的事情,只觉得像一本禁书,违规,慌乱,旖旎,读起来让人脸红心跳。

或许是因为其他人对自己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对着两个发小又无法痛快抒发自己的心情和感想,所以就越发想念那个貌似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

毕竟已经做了,做得那么疯狂,而且不止一次。艾伦情不禁地回味昨晚的一切,那个人的力度和热量好似还残存,他带给自己的饱胀、疼痛和窒息感,自己还没忘记。还有利威尔那散发着浓淳雄性气息的诱人体味,精致如玉器一般的俊俏脸庞,精壮有力却有着最好看的形状的躯干和四肢……当他压住自己时,强有力的臂弯将自己控制住时,虽然那一刻觉得很恐怖,但心和身体只能任那个重量使唤,暂时性地,交给他保管和把玩。

莫名的,只要他在,就会很安心。

纵然想到乱性后的千夫所指艾伦就非常后悔,但又觉得并不是那么的糟,就连艾伦自己都觉得那个场景蛮新鲜蛮刺激的。

等等,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艾伦摇了摇头,确定自己还有理智,然后拿着煤油灯进浴室放水。劳累奔波了一整天的身体固然最爱温热柔软的清水,即将和水蒸气一起稀释在半空中的令人飘飘然的舒适让艾伦总算有了可以放松一下的事。艾伦想着泡完澡就又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就独自在浴室里傻笑起来。等水放到了刚好比浴缸边缘矮一点的位置时,艾伦关了水,准备脱衣服。

偏偏地下室在这个时候被外人打开了门,而且是个酩酊大醉神志不清的男人。

艾伦听到乒乒乓乓的声响就出去观察情况,结果他发现了有一种要打醉拳的节奏的利威尔。利威尔浑身上下都弥漫一股酒精的臭味,艾伦觉得自己本来就霉的地下室现在要更难闻了。利威尔双颊微微泛红,眼睛里流转着迷乱的水光,步子举棋不定。利威尔吐字不清,艾伦不知道他在含糊地念着什么。

完了,摊上了个醉鬼。

艾伦刚想开口询问利威尔怎么会醉成这种款式,结果这位英勇无畏的老醉汉率先开了口:

“啊,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利威尔用手向艾伦摆了摆,然后胡乱地在空中指指点点,艾伦从没见过他那么夸张那么滑稽地挥舞过自己的手。利威尔的声音比平常大了很多,每一个字都是拖拉着说出来,而且是用吼的。

“兵长,这是我的房间,除了这里我哪里都不会去啊!那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吗,有什么事?”艾伦知道冲着醉鬼不能有急性子,你猴急了他们也还是那样子,所以只能有耐心一点。

“我要强奸你。”利威尔这一次说得很清楚。

“什么?!”

“我、要、强、奸、你。”利威尔把这句简单直白的话停顿来说,像老师教孩子认字一样字正腔圆。

这这这这什么情况!!艾伦一脸惊恐地盯着渐渐向自己逼近的利威尔。

咦,不对……

你和兵长以后就没有什么联系了吧。

艾伦又想起这句让自己胸口隐隐作痛的话。他不想,不想这样啊……不想互不相干,不想他们之间只有普普通通的问好。

利威尔蹬掉靴子,把穿着便服的艾伦扑倒在床,更加浓烈的酒气夹杂着男人的香味,一阵阵地向艾伦袭来,让他喘不过气。

不是假的……他的气味,好闻的刺鼻的,都真实地被自己接收到了。

还想要更多,不仅仅是香气……

“有没有意见?”利威尔用右手攀上艾伦的脸颊,温柔又爱怜的轻抚,带随着温暖细腻的触感,让身下的人只觉得又痒又麻。

“不,并没有……”艾伦答道,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声音细幼得像蚊子,“我也想要……利威尔兵长……”

“哈?你说什么?”显然什么都没听见。

“不,没有,我什么都没说!”怎么可能再重复一遍!

“切,小鬼,你可别欺负我喝醉了啊。”利威尔的的确确醉得不清,但下面说出来的话让艾伦觉得他是有意地在挑逗自己——

“不过没关系,今天我有的是时间,让你乖乖地哭着向我说实话。”他说。

艾伦的脸顿时就变得犹如每天清晨的红太阳一样了。

利威尔嗤笑出声。艾伦的领口开到第二颗扣子,胸前羞涩敏感的红樱桃在煤油灯投射下来的阴影下若隐若现,增强了他的征服欲。艾伦难为情地把头别到一边,脸上大片大片的红晕就像气色丰润的小宝宝一样可爱,眉头微微蹙着,不过看得出来,他没有在生气。

“昨天弄疼你了,不过今天会让你爽到记不得自己是谁。”

兵长,想让我舒服……?

“别老想着痛,做爱要学会享受。”

不,不要脸!!怎么可能说得那么泰然自若,跟谈论今天天气如何一样平常……

“你这个人,今天晚上,我要了。”

利威尔扣住艾伦的下巴,在对方眼里映上自己的影像。

评论

热度(16)

  1. 氯化铁丸子森绿松果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