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离婚办事处

森绿松果:

【利艾】离婚办事处

*拉曱登有病系列
*欢脱无虐HE请放心戳入
*以作者的第一人称来写第二弹


大家好,这里是拉曱登。

因为本人在学生时代沉迷于耽美文化和无数腐向配对,导致学习一落千丈,且本人自己也是个毫无上进心的二货——在一个中专混到毕业之后,便死缠烂打我那个铁面无私的老爹在县上给我找了份蛮奇怪的工作。

是的没错,我就是民政局大厅里,离婚办事处里坐着的那个天天用单位电脑玩热砂乐园的。你们可千万别去给单位领导或者我爸告状,一切为了自己……啊哈哈。

好吧,每天都会有一对对男女来我面前,不是拍着桌子大吼要离婚要分房子,就是女人一边用电话打给娘家人一边哭得像个泪人。因为是局外人,我不觉得这有什么触动我的地方,只是觉得既然决定了要结婚就要认认真真过下去,说什么都别离婚。

“离婚证还要钱呢,填证也麻烦啊,墨水都用完了我还没买呢……你说是吧?”

我这么说着,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男主角那件勉强算得上是护裙的装束移开,他白曱皙柔嫩的肤质真是太棒了……话说我玩的是哪条线来着?

“啊,你少玩点游戏吧,快下午了,我这里都办好三张了。”说话的人是糖果,我和她工作的地方只有一道玻璃墙隔起来,她天天对那些男人女人笑着说“新婚恭喜,百年好合”,顺便递给他们一个红本,而我则次次都面无表情地说一句“好聚好散”,然后把一个绿色的本子递给那个哭得稀里哗啦要死要活的女人,“话说你昨天又讲和了一对?”

“啊,是啊。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离的,有一对夫妇连孩子都还没上幼儿园,起码要等孩子高考完了啊。”我把背向后靠,倚上软曱绵绵的办公椅,这个时候大厅外面的玻璃门被两个男人推开,把手上宣传计划生育的挂件摇来摇去,“糖果,别摸鱼了,快停笔!”

“你这里是离婚办事处吧。”利威尔的脸色就像在那张白瓷一样的脸上抹了几道青黑色的油彩一样,阴沉沉的,眼下的黑眼圈让整张脸变得更加黑,就算他的刘海已经把鼻子一上的大半部分都盖住了,我还是能看见他冰寒的眼神。利威尔在我的办公桌前站定,身子微微前倾,伸出手指在上面点了点。

“啊,是、是的!夫人是不是还没有来?”不知道为何,纵使地动山摇仍然不为所动的我现在有些语无伦次,果然气场强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话说……这个人是……

“等等,拉曱登,这个人是……进击里面最火的男配!”糖果以最快的速度把线拔掉,把板子收好,然后抬起头来,仿佛看到了什么非常不得了的东西,“还有那个,他旁边的那个……啊啊!艾伦•耶格尔!男主角啊啊啊啊啊!”

我这个时候才看见利威尔旁边的艾伦,他憔悴得脸都变得苍白,眼角也是青色的,电视里那双永远都燃着熊熊烈火的、斗志高昂的绿色眼睛浑浊了,搅成了毫无层次感的墨绿色,还泛着让人心疼的红。我大致猜到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使这两个人看起来疲惫而憔悴,虽然是我最不想看见的,但这是我的工作——没办法,只好故意拖着不让他们两个离婚了。利艾这对BL向配对在各种社交软件上都有着超高的浏览量,同人小说、漫画等二次创作产物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如果让你们离婚了,我看啥?

我眯着眼睛,向自己右边的玻璃墙看去。糖果已经开始填月末表格了,她显然是局外人,嗯……如果我不成功的话,让糖果死缠着他们两个复婚好了,反正仓库里空白的结婚证还多着呢。

“啊啊,好的。请两位先生坐到我的对面这里,现在有一些表格需要填写。”我弓着背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其实离婚是不需要填什么东西,也不需要我巴拉巴拉问一大堆罗里吧嗦的问题的,“嗯,对,就是坐在这里啦,喏——笔在这里。”

艾伦沉默着坐到我对面那张办公椅上,然后把我递过去的中性笔笔帽取下来,套在笔的另一端:“可以开始了。他的话——你不用管。”利威尔转过身走到大厅里的皮沙发那里,坐下之后还以比较流氓的姿势翘着二郎腿,手臂也搭在了沙发背上。我正感叹阿克曼先生果真有着和戏里面一样的恶劣性格,只听他缓缓地开口:

“不用填了,签了就走了。”

我明显地看到艾伦拿着中性笔和散发着油墨香味的A4纸的双手颤动得不像话,即使幅度小得让人察觉不出来,但是被说了那么绝情的话,换做是谁都会伤心的吧……我用余光瞟见糖果一直在对我挤眉弄眼,我知道她和我想的一样,嗯……好吧,说什么也一定要拖下去!

“呃……首先在两位先生离婚之前需要庭外调解,请问两位是否需要律师顾问?”我再抽曱出一张空白的纸开始刷刷刷地写起来,看到对面艾伦在那张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表格的纸上写下了他的名字,那字好看得我都不好意思写草字了,“不需要庭外调解也行,把一些必要的事情解决了就行了。”

“请问,离婚的原因是性格不合,一方出轨,还是……”

“性格不合。”颇有戏剧性的,这两个人此时的回答惊人的契合,然后艾伦圈着嘴巴吸了口气,好像是还有话要说。

“其实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艾伦垂下头,栗子色的头发盖住脸颊的上半部分,即使是这样,从头发盖住的地方流出来的大颗大颗的泪滴还是没有逃过我的眼睛,那些透明晶莹的珠子滴在了我的桌子和脚底的瓷砖上,濡曱湿了我的桌垫,“利威尔先生……从去年拍进击以来就和我交往的了,一开始的话一直都是很好的……”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不远处的沙发,利威尔也正在看我,示意我一起把艾伦的话听完。我朝利威尔微微点头,然后继续将目光转向此刻正用手背抹着脸上的泪水的艾伦。

“从那之后问题就出现了……利威尔先生不管是什么时候都那么凶,从来都不会说安慰人的话……个子不高有洁癖脾气不好都无所谓了、呜……呜呜……最,最重要的是……”

“他想去蓝翔?”我不合时宜地说。

我没在大脑里过一遍就立马脱口而出的话让糖果把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一口喷在了她的电脑上,我转过头白了她一眼,因为她的肩膀抖得很厉害:

“啊啊,不好意思,你继续!”

“其实在一起拍戏的大家都说利威尔先生其实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虽然从来不说好话但对大家都很好,关心着每一个人……”艾伦努力地抑制自己的眼泪,一句话要停顿好几次才能说出来,但是越是这样就哭得越凶,滚烫的泪以惊人的速度从眼眶中满溢出来,滑过脸之后再滴落,“有关于利威尔先生的温柔的事情,我都不想再听到了,只要一听到别人说,我就会很难过……”

利威尔的脸侧了侧,眼睛紧盯着艾伦不放:

“就是因为这个?”

利威尔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散发着幽幽的危险的灰蓝色光,我不知道他是否生气了,于是马上打断,问道:

“那么……还有其他事情吗?”

“嗯,利威尔先生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艾伦的情绪稳定了些,啜泣和倒抽气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糖果不忍心往我这边看,只好一直用手挡着脸在写表,“呜……”

“什么?”我和利威尔不约而同地开口。

“就是……就是那个……”事态已经发展到了我这个从小数学就学不好的人无法理解的地步,明明是无比沉重而悲哀的气氛,但艾伦难为情的小眼神和脸上浮现出来的两团可爱红晕打破了一切的一切,我甚至觉得利威尔绝对不可能和那么可爱的男孩子离婚,“就是……”

“什么?”我和利威尔加重语气又问了一遍,后者显然比我还要不耐烦。

“哎呀,就、就是那种事情……”艾伦的手掌膝盖上来回地搓,低着头的样子还真是可爱,游移不定的目光和脸上颜色愈发深重的胭脂红让我花了好大工夫才忍住不去捏他的脸,他嘟着嘴唇,声音却越来越小,“那个啦……”

哦,我懂了。

关于隐秘而敏感的“那个”,我当然是有所耳闻的。为了艾伦的健康成长,我狠狠地瞪了利威尔一眼,虽然气势完全比不上他,但我还是鼓起勇气问:

“你干了啥。”

“……”利威尔没有说话,我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就是、就是!利威尔先生的精力每天都特别好,然后、然后就……”艾伦抬起头来,音量抬得很高,但是支支吾吾了大半天还是不好意思说,“怎么都不让我休息,很难受,不舒服……给利威尔先生说了但是好像一直没听进去……”

哦天哪小天使你为什么那么可爱!我心中的小人撕扯着头发流着泪,但是心里却飘扬着被艾伦萌出曱血的花瓣。

“就是因为这个么。”利威尔坐着听了很久,他站了起来,朝艾伦走去。

“小鬼,我问你。”利威尔抓曱住艾伦的手臂,可能是力度比较大,让艾伦连连往后退,艾伦的衣服被手掌捏出一个凹陷,“如果就是因为这个,你和我在家吵了那么久,很好玩吗。”

“我很认真的!要不是利威尔先生你总是不肯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才不会生气!”

“什么问题?”糖果没有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询问。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利威尔转过头回答糖果。

我和糖果笑抽……我笑得肚子继前几天胃痛痊愈又开始痛了,有点伤脑筋啊……

“糖果别捶桌子!一张桌子一万二呢!”我大声地向糖果告诫,这个时候有一对夫妻来糖果那里办结婚证,于是我不再打扰她,转过头继续围观利威尔和艾伦两个人之间的对峙。

“不、不是那个问题!是,是那个……”

“怎样用挖掘机炒菜!”艾伦用食指在空中划来划去,浓密英气的眉紧紧地皱着,认真的样子让我自然地觉得这婚绝对离不成。

“不知道。”利威尔别过脸去。

“我知道!先去新华学电脑,然后再去蓝翔学挖掘机,最后再去新东方学炒菜!这样就可以用电脑操控挖掘机来炒菜啦!”我再一次好死不死地插嘴,但是这一次,我觉得插嘴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

“……”利威尔的上眼睑几乎垂到可以把眼睛全部盖住的地步,长长的睫毛好看得不行,虽然他一脸鄙视我的样子,但是也无所谓了。

“还有,你们两个之间的财产分配……房子归谁,家中是否有领养的孩子,归谁管之类的,你们两个商量一下……”

“我……”艾伦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在流眼泪了,声音也平静了许多,“其实……冷静下来觉得,不想离婚……”

利威尔不说话,想听他继续说。

“利威尔先生就算对我不温柔也没关系,因为,因为我是真心喜欢利威尔先生!而且,我们以前说好了要做很多事情,都没有做……”

“啊。”利威尔把艾伦搂进怀里,我感到围绕在大厅里的寒冽气场终于收敛了点,利威尔用左臂把艾伦的腰圈住,另一只手捏着艾伦的下巴摇了摇,“那就去兑现,以前答应你的。”


对对对,就是这个效果……其实相处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他们两个这样情况的啦,但离婚是绝对、绝对不可以的……别问我为什么不可以!如果你偏要问的话,我就告诉你吧!当初所有人在糖果那里都说了要一辈子不分开,但是过个三年五年就来领绿本了,这不是逗我吗!?

“不离了?”我还是没反应过来,这次轮到我撅着嘴作不知情状了。

“嗯,不离啦。”艾伦此刻正回拥着利威尔,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我有点不太好……我还没问他们家里谁打扫卫生、谁买菜做饭之类的问题呢……我扶额,鞠了躬之后打算道别,但想起桌箱里有一对特别的礼物。


“这个离婚办事处的阿姐好棒啊!”艾伦和利威尔走在街上,手里拿着拉曱登给的一张印着豹纹小挖掘机的卡片,“这个挖掘机……用那些女孩子的话来说是不是……很萌?”

利威尔黑着脸看着自己手里,拉曱登给的蓝天白云图案的挖掘机。

“走了。”利威尔拉着艾伦的手,向街上的停车道走去。

“嗯!”艾伦愣了一下,然后立即红了脸,只好任凭利威尔拉着自己走。


我和糖果喝着茶,看着外面牵着手走着的两个人。

“你这次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

“我都想好了,我不成功的话换做你来!”

“我怎么来?”

“弱智!在街上推销结婚证啊!”

End.
【利艾永不离婚不用谢我我是拉曱登】


评论

热度(72)

  1. 氯化铁丸子森绿松果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