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同居三十题-做饭

棂云有梦_SuKy:

*利艾only,HE无虐甜到尾

*人妻艾伦上线

*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妻子

*谁都好快来烧死这对现充

*利威尔艾伦病晚期

*谁来救救这个孩子气的利威尔

 

 

 

 

 

 

 

 

正午的阳光猛烈地照耀着街道上没有任何遮蔽物的行人,低矮平房前的柏油马路被均匀地铺上金色的地毯。汽车驶过带来的热流掀起女孩们及膝的裙摆,引得路过的男人轻佻地吹起一声声口哨。

 

“哇啊!利威尔,这个女孩的腿特别白哦!”

 

拿着便携式望远镜的韩吉站在五楼办公室的透明落地窗前观察着街上的景象,坐在办公桌前的利威尔已经对这种无聊的大呼小叫司空见惯,没有回应她,而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只淡蓝色的饭盒,打开盖子准备进食。

 

饭盒被隔层分成两半,左半部分是由浅棕色糯米饭打造而成的心型嵌在胖乎乎的白米饭里的主食,右半部分是炸得金黄酥脆,XO酱十足的章鱼烧加上鱼虾天妇罗。

 

饭盒角落的缝隙还被塞上几根雕花的萝卜条,被塞在饭盒夹层里的,除了勺子,还有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的字体清秀端正,一看就知道出自年轻人之手:萝卜不许丢掉,一定要吃完哦。我在家等你,工作加油!

 

在纸条的边角,被画上了制作这个便当的人的Q版画像,外带一个随手涂鸦的爱心。

 

嘴角勾起浅浅的微笑,利威尔将这个便条装入办公桌抽屉的一个袋子里——里面已经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小便条。

 

“我开动了。”

 

双手合十,利威尔完成了饭前必做的小小仪式。正准备将筷子戳进软软的米饭之时,他感觉他握在右手的筷子被什么人抢走了。

 

“哇利威尔你又有爱心便当啊!正好我也饿了,让我尝一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窗口那边跑过来的韩吉拿着抢来的筷子,正想吃一口组成心形图案的糯米饭,果不其然被利威尔一拳打在眼镜上。

 

“想都别想。”

 

擦了擦拳头,利威尔不再理会捂着眼睛哇哇大叫的韩吉,思索了一番还是先夹起一个卖相不错的章鱼烧送入口中。

 

章鱼烧外表酥脆,轻轻咬一口,表面的白色甜酱与XO酱的咸味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内部幼嫩可口的章鱼肉新鲜美味,不管是烹饪火候还是调味方面都十分完美。

 

真不愧是我的妻子!

 

绝对不能被别人抢走!

 

回去以后必须领证,马上,立刻,分秒不迟!

 

被公务烦扰了一个上午的利威尔,心情大好地在进行了每日一yy之后,开始慢慢享用他的专署午餐。

 

已经恢复了满血状态的韩吉,可怜兮兮地蹲下身趴在利威尔办公桌的边沿,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利威尔,算起来我和埃尔文好久没去你家玩了……”

 

“……”

 

“也很久没有见到小艾伦了,很久没有吃小艾伦做的饭菜了……呐呐,利威尔,我帮你做一个月的账目核对工作怎么样?”

 

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利威尔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友人,最终无奈地妥协到:“好吧,那这个星期的周末,你和埃尔文找个时间过来吃饭吧。”

 

 

 

利威尔现在十分后悔用减轻一个月工作量的好处让韩吉和埃尔文到自己家里吃饭。

 

在早上,利威尔按照周末的惯例将想起床的小鬼拽回来想好好补个眠。平日的艾伦肯定会乖顺地闭上眼睛和他在床上赖一个早上,但今天艾伦却推开他,义正词严地说:“今天利威尔先生的朋友可是要来作客的啊,不去买点新鲜的食材怎么行!”

 

朋友又怎么样,随便给那两个家伙吃点剩饭剩菜不就行了吗。

 

在心里吐槽的话当然不能被小鬼听见,结果艾伦从起床就开始忙前忙后。一直到现在,下午三点,都还在进行食材的准备与处理工作。

 

穿着浅色的居家服,在厨房的艾伦一边要照顾半开的热水,一边将西红柿切成片,在这些忙完之后又要将一些需要事先煮熟的食物放进锅里小炒一轮。

 

看着自家妻子忙碌的背影,好男人利威尔脸色阴沉地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毅然围上了围裙进入厨房。

 

**********************************************

 

韩吉和埃尔文到的时候,艾伦还差最后几道菜的收尾工作没有完成。

 

利威尔只是过来给他们开了门,就匆匆忙忙地回到厨房去了。韩吉发誓,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多年的好友手上沾满油盐并且不皱眉头的样子。

 

玄关的鞋柜上摆着几双客人专用的拖鞋,由于两人都不是朋友很多的类型,拖鞋的数量也只有3~4双。韩吉与埃尔文挑了适合自己长度的鞋子穿好,然后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鞋柜的上方摆了一束淡粉色的仙客来,与室内素雅的装修格调一致。如果韩吉没有记错的话,它的花语似乎是迎宾。花瓶由透明的玻璃制成,可以清晰地看到仙客来在水中舒展的短短的触须和根。

 

花瓶的旁边,摆放着这所房子的主人的照片。约莫才十五六岁的少年双手交叠放在身前,棕色的软发被阳光晕出一圈浅浅的灿金色。他清澈翠绿的眸子带着羞赧看向镜头,嘴角绽开的是仿若太阳花一样美丽的微笑。

 

在少年身后的黑发的男人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眼神看似漫不经心,手却在少年的腰上紧紧环住,紧绷的嘴角和上挑的眉线都在无声地宣布身前的人是他的所有物。

 

“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艾伦还是未成年。”

 

看着照片上略带稚气的,还未长开的少年的脸,埃尔文简单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哈哈哈哈埃尔文你现在才知道吗。利威尔那家伙在艾伦刚满十八岁的那年可是提前好几个小时下班,就为了去给艾伦买个订婚戒指。我都怀疑他会不会在艾伦二十二岁到达法定结婚年龄的那一天干脆翘班不上拉着艾伦去领证了。”

 

韩吉似乎早就猜到了,连说话的语气中都没有带上什么吃惊的成分。她把换下来的鞋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好,率先进入了客厅。

 

大理石地板因为某人的洁癖纤尘不染,淡黄的落地窗窗帘被细心地用蝴蝶绳扣扣好。阳光从侧边的小阳台外一层层铺进室内,将客厅映得温馨明亮。

 

沙发靠背上,两个兔子状的抱枕紧紧相偎,韩吉甚至能够想像利威尔在艾伦期待的目光中买下它时无可奈何的表情。以及在晚上,艾伦和利威尔抱着抱枕靠在一起看电视的情景。

 

真是幸福啊,这对现充。

 

韩吉羡慕地砸了砸嘴,将茶几上的兔子苹果送进嘴里。

 

 

 

 

这顿饭菜准备得实在久,等不及的韩吉悄悄绕到厨房门口察看进度。刚到门口,食物的香气就扑面而来。韩吉忍不住又往前挪动了一点,却听到了一个清丽温润的男声。

 

“利威尔先生,把这些菜端出去吧。”背对着她的少年往砂锅里加着什么,不停地搅拌着。而接受命令的男人纹丝不动,气定神闲地倚着水池边缘,直勾勾地看着少年。

 

“艾伦哟,求人做事的语气是这样的吗?或者说……不给一点补偿吗?”

 

男人在说出这番轻佻的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改变脸上的表情。连韩吉这种情场老手【自称】都不禁替他脸红。

 

少年连转都没有转身,从锅里盛了一些汤放到小碟子里试试口感:“利威尔先生,不要闹了。韩吉小姐和埃尔文先生在外面该等急了。”

 

“哼。他们等急了就等急了吧。”男人向前走了几步,右手轻轻滑过少年的后颈,“没有艾伦的鼓励,利威尔先生可是会缺少能量而罢工的。”

 

“好吧,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哦。这之后就帮我把盘子全部端出去。”放下碟子的少年转过身,用胳膊勾住男人的脖颈,向男人凑过去。

 

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映出两人相叠的影子,厨房安静得只有汤水沸腾的声音,白色的水蒸气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四处游蹿着,似乎是想挡住两人亲密的动作。

 

韩吉突然觉得她急需一副墨镜。

 

**************************************

当所有饭菜都被端上饭桌,韩吉早已饥肠辘辘地等待多时了。

 

韩吉和埃尔文碗里的图案是黑黄白四种颜色的糯米拼出来同心圆。相比之下用同样材料,利威尔碗里的图案就精致得多,是眯着眼睛打盹的一只小棕熊。

 

“这不公平啊,为什么利威尔的图案那么可爱!”

 

韩吉敲着碗大声地抗议着,而艾伦回以一个歉意的笑挖了一勺自己的纯白米饭放进嘴里:“因为做利威尔先生的那个图案花的时间太多了……来不及了所以……”

 

偏心也不带这样的好吗!

 

韩吉正想吐槽,利威尔却迅速将自己的碗和艾伦的对调了位置:“你吃我这碗吧,可爱的小鬼就应该吃掉可爱的小熊,然后再被大灰狼吃掉。”

 

这个面不改色地说着可怕情话的男人真的是她的好友利威尔吗?

 

韩吉偷偷观察了一下另外两个人的表情,艾伦的脸颊如她想像中的那样瞬间涨红,连耳朵尖也染上了淡淡的粉色。而埃尔文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桌上除了乌骨鸡汤,还有韩吉垂涎已久的满满一盘XO酱章鱼烧,小虾天妇罗,蔬菜天妇罗。每一个盘子里的菜都被摆成了可爱或者美丽的形状,宛如上等的艺术品让人不忍破坏。

 

最令人眼前一亮的是,这些菜的正中央有一盘雕花的红萝卜。制作人精巧的手艺使得这些萝卜花在盘子上绽开,连花瓣上的褶皱都用浅浅的划痕表示了出来,惟妙惟肖。

 

“艾伦,这些都是你做的吗?很厉害。”

 

埃尔文率先夹了一朵萝卜花放进碗里,仔细地端详着萝卜上的刀痕。

 

“谢谢夸奖……但其实这是利威尔先生做的。我只是学会了一点皮毛。”夹了一朵萝卜花放到利威尔眼前的碗里,艾伦盯着利威尔的眼睛认真地说,“利威尔先生,萝卜可是有很高的营养价值的。一定要吃完哦。”

 

“艾伦很聪明,无论是雕刻还是别的事情……每次我都是只教了一次他就学会了。”利威尔意味深长地说着,却被年轻的恋人在桌底下狠狠踩了一脚。

 

夹了一块章鱼烧递给艾伦,利威尔用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你也是,不多吃点怎么长肉?摸起来手感一点也不好。”

 

被揉脑袋的小家伙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果然立刻炸毛:“什、什么啊!这里可是有别人在啊!”

 

韩吉表示,下次来利威尔家里绝对,千万,一定要带上一副防闪墨镜。

 

 

 

 

被艾伦的治愈料理慰藉的韩吉,满足地拍拍肚皮和埃尔文离开了。

 

临走前,韩吉在玄关一边穿鞋一边拍拍利威尔的肩膀:“利威尔,下次……”

 

“没有下次。”

 

利威尔扯过站在一旁送客的艾伦,一只手紧紧环着他的腰:“以后艾伦做的饭,只有我能吃。”

 

看着自家恋人对着别人展开的纯净的笑脸,利威尔不满地压下艾伦的脑袋,不顾他的挣扎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包括艾伦,也只有我能吃。”

 

 

 

 

题五

<Fin.>

 

 

评论

热度(209)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