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突襲

純純:

“那…那個…利威爾先生,這我可以解釋。
解釋你為什麼會有一個印著我照片的抱枕套嗎?呦~還是等身的。”
 

CP:利艾
現代Paro
可能OOC
Angela_Fu_Jung 1214生日賀文
莫名其妙的開始又莫名其妙的結束

      冬天午後的陽光像是假的一樣,儘管耀眼卻絲毫感受不到一點溫暖,路上的每個行人都把自己全身上下包裹的密不透風,恨不得可以裹著棉被出門,或者乾脆根本不要出門。

      艾倫.耶格爾正把自己捲在公寓床鋪的棉被裡,興高采烈的躺在沙發上邊吃著零食邊看著綜藝節目,能在寒流來襲的日子裡窩在家裡什麼事都不用做真是太幸福了,突然間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艾倫想也沒想的就順手接起。

      「艾倫。」耳邊傳來許久不見的熟悉的聲音,艾倫舔了舔沾上餅乾屑的手指,稍微看了眼牆上的日曆,「利威爾先生?這個時間您不是應該還在出差嗎?」

      「提前結束,所以賺到幾天假。這幾天就讓我住你那吧,我已經快到車站了。」

      「什麼!!?利威爾先生你要來借宿!!?」聽到對方的要求後,艾倫彷彿被電到似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身體因為突然接觸到冷空氣而猛烈的打了個寒顫,不過也不排除是因為聽到利威爾即將來訪而造成的。

      「怎麼?不歡迎?」

      「啊哈哈哈...怎麼會呢?歡迎歡迎當然歡迎,我也很久沒見到利威爾先生了。話說您現在在哪?列車快到車站了?那您路上一定要小心,慢慢來沒關係,真的沒關係喔。」彷彿強調一般,艾倫還特意把最後一句話多重複了一遍。

      結束通話,艾倫看著宛如戰場一般亂糟糟的房間抱頭哀嚎了起來。因為心想著離利威爾先生結束出差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就放任自己不整理房間以應付有嚴重潔癖的戀人,現在可好了…該怎麼在僅剩30分鐘不到的時間內迅速把房間清掃乾淨呢?

      苦著一張臉,艾倫挽起了袖子,「雖然不太可能,但是還是盡量做到讓利威爾先生滿意吧。」


      首先把散落在地上、床上、桌上、椅被上,還有不知道怎麼跑到吊燈上的衣物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通通丟進洗衣機清洗,接著將床套床單整組換過。

      桌上的課本、文具,地上的小說、漫畫通通分門別類收好,該藏的也得藏起來。

      一旁的零食、泡麵、吃到一半的午餐、昨天剩下的宵夜還有不知啥時吃剩的義大利麵也得通通處理掉。

      就在艾倫滿頭大汗的跟掃把拖把奮鬥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連忙應了聲並匆匆藏起掃除用具,艾倫環視了一下成果,覺得大致沒問題後便趕緊換了套衣服然後開了門。

      「利威爾先生,好久不見!」一開門就給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艾倫心想不管怎樣還是先撒個嬌再說。

      從容的接受了戀人的擁抱,利威爾順勢偷吃了對方幾把豆腐,之後一手拎著公事包,一手摟著艾倫進入了公寓。一踏進公寓,利威爾就敏銳的感覺出些許違和感,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一下,心裡有些了然的利威爾稍稍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艾倫,家裡還真是乾境啊!」
      「是啊!是啊!我每天都有乖乖擦窗戶掃地倒垃圾呢!」

      「是說…我怎麼聞到了各種食物的味道?」
      「那個…天氣變冷了,我最近食量有點大,吃的有點多,哈哈…」

      「艾倫,你剛剛怎麼過了這麼久才來應門?」
      「剛剛…衣服剛好洗完,我在晒衣服…對!晒衣服!剛好沒聽到!」

      小公寓裡,利威爾彷彿巡視領地似的提著公事包緩步踏過走廊,而艾倫則一臉陪笑似的亦步亦趨跟在身後。經過了右手邊未關上房門的臥室時,利威爾立刻被牆上掛著的東西給吸引了目光,沉默了一會,利威爾看向緊緊跟在身後的艾倫,「我說艾倫…那是什麼?」

      順著利威爾的視線,艾倫探頭看向臥房牆面,瞬間蒼白了臉色,「那…那個…利威爾先生,這我可以解釋。」

      真是的,自己藏東西時怎麼就忽略了這麼重要的東西,現在可好了,艾倫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解釋你為什麼會有一個印著我照片的抱枕套嗎?呦~還是等身的。」彷彿略感興趣的走進房間裡,利威爾看著掛在床鋪旁衣櫃上的抱枕套,好奇地伸手摸了摸,質料還不錯,只不過還是感覺本人比較帥。

      回頭看向站在房門口不知所措的戀人,利威爾將公事包隨手放下,走回對方面前一把摟住細腰拉近自己懷裡,往逐漸變紅的耳朵吹口氣後低聲呢喃。

      「艾倫喔!」利威爾盯著角落快滿出來的垃圾桶、眼神掃過對面廚房水槽來不及收拾的碗盤、瞄了一眼積滿灰塵的窗框,耳邊聽到洗衣機轟隆隆的低沉運轉聲,「我們先來把公寓徹底打掃一遍,然後晚上再一起算帳吧!」


後話

      「所以…那東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躺在床上,利威爾摟著半趴在他懷裡的赤裸身軀,手指無意識的沿著滑膩的背脊上下滑動,戀人的尚未平復的呼吸帶著灼熱的氣息拂過耳際,讓利威爾又有點蠢蠢欲動。

      「我怕癢…利威爾先生…」被弄得有些癢的艾倫皺了皺眉想要掙脫對方的手指,但痠軟無力的身子實在無法使力,只能軟綿綿的趴在利威爾懷裡任由對方擺布。

      見對方遲遲沒有停下手的打算,艾倫無奈地嘆了口氣,「是攝影社的同學啦!他們的畢業展覽需要許多高解析度的相片,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我這有,那是謝禮啦!」

      聽完解釋後,利威爾並沒有多說什麼,原本在背脊滑動的手指也改為手掌略有安撫意味的輕輕拍打在後背,讓呼吸漸漸平復的艾倫有點飄飄然的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那你為什麼要把那傢伙掛在房間裡?」

      比平常壓抑了點的聲音過了一會才進入腦海,意識已經模糊不清的艾倫勉強睜開了雙眼,正巧對上了利威爾的向下看的視線,「因為這樣就可以每天看著利威爾先生入睡了啊!起床也可以第一眼見到,感覺很幸福!」說完,帶著甜甜笑容的臉蛋還不自覺的在利威爾的肩窩蹭了蹭,柔軟的棕髮搔的利威爾的臉頰有點癢癢的。

      就當意識再度朦朧遠去時,艾倫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迷迷糊糊的張開金色的眼睛,艾倫發現自己已經被利威爾壓在身下,帶有薄繭的大手不知何時已經探入棉被從腰際摸了上去,房間裡瞬間瀰漫起濃烈的曖昧氣氛。

      「等等!利威爾先生!」艾倫伸手推著面前寬闊的胸膛,強烈的雄性賀爾蒙迎面襲來,讓他不由自主地紅了臉蛋,身體連帶著雙手也開始癱軟無力,被利威爾大手撫摸過的地方像是著了火似的發燙,艾倫逐漸搞不清自己的雙手究竟是在反抗還是在迎合。

      「這是你自找的。」帶有挑逗意味的大手在腰際間來回撫摸,利威爾滿意的看見艾倫漂亮的身軀染上一層薄薄的粉紅,總是炯炯有神的金色大眼也逐漸透出淡淡的情慾。

      「我做了什麼啊!?」似乎是想做最後的反抗,艾倫使盡力氣手腳並用的推著利威爾的胸膛,同時搬出自認強而有力的理由,「我明天還要上課啊!」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利威爾輕輕鬆鬆地用左手將艾倫的雙手壓制在頭頂,右手沿著腰際一路往下,一把抓住還來不及縮回的右腳放在肩上,低下頭,吻住了戀人還想要反抗的小嘴。

      「放心吧,明天是假日!」


再後話

      「利威爾先生,其實那個抱枕套並不完全等身喔!」坐在床上,艾倫將赤裸的身軀縮進棉被裡,伸手接過利威爾遞來的熱茶。

      「聽攝影社的同學說,他們本來是照著原身高去設計的,但是後來發現這樣的話抱枕套空白的地方會過多,而且做出來的氣勢也會不夠,所以有等比例拉長了點。」雙手捧著杯子溫暖著手掌,艾倫認真地盯著倒映著自己臉孔的茶面,努力思索著攝影社同學當初對自己說的話,絲毫沒有注意到坐在床邊的戀人逐漸陰鬱的臉色。

      突然間,艾倫聽見了莫名的布匹撕裂聲,連忙抬起頭看向發聲處,發現只穿著一條居家褲的利威爾正用力的撕扯著印有自己照片的抱枕套。

      「利威爾先生!您在做什麼啊?」慌忙地將茶杯放到床頭櫃,艾倫想要下床阻止利威爾的瘋狂行為,卻不慎牽扯到痠軟的後腰。呼痛了一聲,原本緊抓著的棉被因重力的關係而向下滑,露出帶著點點曖昧痕跡的赤裸身軀。

      回頭看向又無力倒回床上的艾倫,美麗的身軀在冬日陽光的照射下微微發光,惹的佈滿全身的紅痕更顯得明顯,利威爾挑了挑眉,眼神微黯,「我先解決他,待會再來解決你。」

End

後記
結果我還是拉燈了哇哈哈!!!
這是我的極限了Orzzzzzz
拜託不要打我…

姐姐1214生日快樂!!
恭喜你又…成熟了一點!!
莫名其妙的短打希望你會喜歡~

腦洞的起源是因為…下面那張照片XD
姐姐的朋友在一個月前送了兵長的抱枕套作為生日禮物
我們倆在網路上很認真的討論要不要買枕芯這件事
因為實在是太羞恥Play了!
後來姐姐以『加枕芯的話媽媽大人突然來訪會很難藏起來』為理由否決的這項提議
最後決定掛在牆上也有一樣的效果Orzzz
結果過沒幾天姊姊跟我說…
她閃光來訪結果因為兵長看的太習慣就忘記收起來了XDDD
所以結果還不是一樣啦!!!

希望這個有點蠢蠢的腦洞你也會喜歡! 

PS:昨天晚上筆電螢幕壞掉了 
      我的腦洞通通都在裡面啊啊啊啊~ 
      差點今天就不能給大家看腦洞了XD
      請記得一定要備份啊!!! 
      我覺得我昨天晚上大概坐了100趟雲霄飛車吧我想QQ
 
純 2013/12/09

评论

热度(30)

  1. 氯化铁丸子純純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