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正确使用权力的方法(上)

棂云有梦_SuKy:

*总裁利X总裁艾

*OOC满天飞请包容

*相信我,这是利艾only

*大概是一个看起来无害的年轻总裁和老奸巨猾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故事

*可能下一更才有背后注意

 

 

 

炎炎夏季,灼热的高温似乎要将裸露在空调房外的东西全数融化。马路上,一波波热浪绵延推进着,将停在中央等待绿灯的汽车们都映得变形。正值两三点钟的午休结束时间,连时间都变得懒散起来,让人觉得无比的漫长。烤炉似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聒噪的蝉鸣在周而复始地响个不停。

 

就在这热得让人提不起神的时段,本市的经济龙头之一巨人公司正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今天是他们和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自由之翼公司进行合作商谈的日子,在此之前,他们一直剑拔弩张,硝烟味浓重得只要有一星火花,他们之间的战争就会一触即发。

 

但自从巨人公司的新总裁艾伦耶格尔上任之后,这种现象有所缓解。也许是这位年轻总裁“和平相处共同进步”的理念打动了自由之翼公司,他们终于在磕磕绊绊下隐晦地提出了合作的想法,并定于今天在巨人公司的会议室共同商谈。这件事在两家公司内部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公司成员立马分成了两个派别。

 

为了说服那些反对派员工,以加强自己在公司里的威望,艾伦为这次的商谈做了不少准备。在会议开始前,他把手里的资料看了又看,对着镜子紧紧自己的领带,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有没有褶皱。他的青梅竹马兼行政秘书爱尔敏进入他的办公室时,看到他那副如临大敌的表情,不禁笑出了声。

 

“艾伦,你没必要那么紧张的。一次合作商谈而已,和你以前参加过的没什么不同,只是和你商谈的人换了。”爱尔敏双手搭在艾伦的肩上,像是要给他勇气一样拍了拍他的背,“一会你面对的是自由之翼的CEO,所以可不能带着这副表情去了。记得无论对方说了什么,气势上绝对不能输。如果让别人钻了空子,也不能让别人看出你在这里毫无准备。”

 

·“好啦,我知道的。”艾伦对着自己的刘海吹了一口气,以放松紧张的心情,然后露出一个笑容——对于青梅竹马,他从来都是这副不设防的大男孩模样,“商谈完以后我们一起去拐角那家店吃章鱼烧,约好了喔。最近太忙了,真的超想吃的!”

 

爱尔敏被艾伦这副兴奋的模样感染了,也跟着微笑了起来。他将办公桌上要用到的文件收拾好捧在怀里,示意上司该出发了。艾伦看了看表,最后一次整理着装,率先踏出办公室大门。

 

这那一刻,爱尔敏看见年轻的总裁已然敛去和自己调笑的面容,变成平常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明明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在背负了公司大任之后便被迫成长,与其他那些手腕和能力高出不少的对手竞争。爱尔敏心疼这样的艾伦,决定倾尽全力辅佐他直到最后。

 

果然,艾伦还是笑起来比较可爱。

 

这么想着,爱尔敏抱着文件和他一起走向会议室。

 

自由之翼公司所有商谈人员全都到齐,艾伦耶格尔和他的秘书也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坐。在他们屁股下方的椅子发出挪动过后的声响时,利威尔看了看表:距离会议开始还有三分钟,很好,并没有迟到。

 

他及其讨厌开会迟到的人,所以此刻他对青年的印象不断地上升。借着这三分钟的空当,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最年轻CEO”,不得不赞叹一下那双糅杂了骄傲和冷锐两种情绪的琥珀金眼眸。即使是阅宝无数,利威尔也不得不承认它们比他见过的任何一块宝石,都要该死地漂亮。可能是才二十多岁的缘故,他并不被打磨得十分圆滑,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不服输的倔强,像极了森林里跃跃欲试的初生小兽。

 

他还想继续欣赏,却被青年突然看过来的冰冷眼神阻断了:“那么会议现在开始,首先我作为巨人公司的管理者对各位的到来表示欢迎……”

 

之后艾伦的这一大串开场白,利威尔也没听进去多少,他只觉得这个小鬼的声音也好听得要命。处于大男孩与男人的分界点,青年的声音干净爽朗,比出谷的黄鹂还要清脆几分。他明明是在说一些官方得不能再官方的话,利威尔却怎么听怎么有兴致,每一个平仄和抑扬都像是高高低低的音符,他在此处有幸听到了塞壬的歌。

 

“请阿克曼先生发表对此次合作的提议。”

 

嗯,被小鬼念出自己名字的感觉还不赖。

 

在整个会议室都紧张得不能再紧张的时候,一同参与会议的自由之翼科技部经理韩吉佐耶发现,整天只知道板着一张臭脸的总裁利威尔阿克曼先生,破天荒地笑了。

 

……

 

谁都没有想到,这次商议竟然顺顺利利地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当双方在合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之时,艾伦和利威尔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进行了他们之间友好的第一次握手。双方的代表人欢呼着走出了会议室,秘书也识趣地先行告退,为两位一直水火不容的总裁留下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现在我再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艾伦耶格尔,素闻阿克曼先生的大名。”

 

进行至此,他们之间僵硬的气氛早已不复存在。艾伦自然而然地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利威尔心神一荡,把他的洁癖症抛到九霄云外,再次握上了青年的手。

 

“叫我利威尔就好。今后你我就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了,私下也不用那么拘谨。”

 

听了利威尔的话,艾伦笑得更是灿烂了。他一直听爱尔敏说这位阿克曼总裁软硬不吃,难对付得很,没想到对方却是一个这么和善的人。毕竟还没很好地掌握隐藏自己这项技能,艾伦的开心也体现在他的动作上,比如抓着利威尔的手不自觉地轻轻摇晃:“我上任还没多久,如果今后犯了什么错误的话,还请利威尔先生多多指教。”

 

利威尔也浅浅地微笑起来,甚至连自己也没发现他的情绪已经被对面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鬼感染了。青年的大拇指和中指外侧带着长年握笔的薄茧,掌心却干净得很,让利威尔一时之间不想放手。想到松开手之后,这个小鬼就会和自己道别,然后回到办公室去,他们之间合作的项目也会转接给相关部门着手去干,自己再见到小鬼很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后,利威尔就有点烦郁起来。

 

“一会有空么?想请你去附近的餐厅吃个饭,不知耶格尔先生赏不赏脸?”

 

话已出口,利威尔才发现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对面的青年似乎也被这突然的邀约吓到了,眨了眨眼睛一时没有回复他。不过失态只是一瞬间,拿捏了一下章鱼烧重要还是公司的未来重要,艾伦还是点点头笑着答应了:“好的,您可能对附近不太熟,一会我来带您去一家比较好的餐厅吧。我先回办公室整理一下,一会去会客室找您。”

 

交谈的过程中,青年的措辞大方得体,利威尔不由得对他的好感度再次攀升,以至于当他走回会客室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艾伦的笑容。

 

“你笑得好恶心啊,利威尔。”

 

会客室的韩吉佐耶如是说。

 

另一方面,爱尔敏在艾伦的办公室等待着好友的归来,估算着还有半小时章鱼烧的店就到了客流高峰期了。想着想着,艾伦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神情却不像爱尔敏想象中那样高兴。

 

以为艾伦还在担忧今后与自由之翼公司合作的事情,爱尔敏想转移好友的注意力,让他开心一些:“你不是想吃章鱼烧吗?动作要快点,如果去晚了就要排好长好长的队了。”

 

无论心情有多糟糕,以往只要一提到章鱼烧,艾伦就像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抓着他的手就往外跑。可今天艾伦不但没有任何动作,反而垂头丧气地把签好的合同丢到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我今天不能和你一起去吃章鱼烧了,利威尔先生他……要请我吃饭。”

 

“请你吃饭?”

 

爱尔敏惊讶地重复了一次艾伦的话,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好友凝重地点了点头,忧愁地回答:“是啊,会也开过了,按理来说接下来的吃饭是属于私人时间的……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没问题的,不要慌,艾伦。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把它当成一次普通的聚餐就好。”爱尔敏整理好刚才被艾伦随便丢在桌上的合同,小心地放到带锁的抽屉里。开玩笑,这东西宝贝得让他恨不得裱起来藏好,哪能这样抛来抛去?

 

“其实和他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爱尔敏看见艾伦露出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我的章鱼烧啊!”

 

因为会议结束得比较早,当艾伦带着利威尔来到这条街上炙手可热的一家餐厅时,并没有看到店门口排起长龙的景象。也许是运气比较好,艾伦很快就找到了这家店视角极佳的位置中的一处,熟门熟路地招呼利威尔坐下来。

 

“这里的主打菜都不错,您可以看看菜单再选,选好了叫我。”

 

艾伦还是那副招牌式的微笑,让利威尔想起了站在门口弯腰欢迎他们的门童。他有点不高兴,但青年早就体贴地打开菜单到主食的那一页,送到他的面前,让他一下子没了脾气。这家餐馆不算大,比不上他这个月以来出入的任何一家星级酒店,却胜在典雅清新,正好对了一向不怎么喜欢奢华的他的胃口。

 

等他琢磨完了,青年熟稔地对着服务员背出了好几种菜肴的名字,又将他的报了上去,这才一边布置着桌上的餐具,一边和他说起话来:“我十分喜欢这里的东西,所以想介绍给您。擅自就带您来这里了,也不知合不合您的胃口。”

 

利威尔随着青年的动作往桌面上看,只见自己面前的餐碟和刀叉被青年摆放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让他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对方完全当成了客人。明明先发出进餐邀请的人是他,但青年却巧妙地反客为主,让他莫名其妙地被动了起来。

 

艾伦顺着利威尔的视线往下看,发现男人一直盯着被自己触碰过的餐具出神,这才想起来利威尔有洁癖。他暗叫不好,刚想招手叫服务员过来换餐具,看出他心思的男人便抬手制止了。

 

“不碍事。”

 

利威尔这么说完之后,青年便抱歉地笑了笑,把手缩回了身前。犯了这样的失误,艾伦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没有刚才那样自如了。他不敢再轻易触碰利威尔可能会用到的任何东西,也不敢贸然搭话,只是安静地啜饮着玻璃杯里的柠檬水。

 

在利威尔的想象里,像艾伦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大概都是一个样子的——陌生人前一本正经,私下话很多,偶尔不懂事,时而小胡闹。他也曾经把这个模型套在艾伦的身上,发现自己并不排斥甚至觉得有点可爱之后,隐隐还期待起今晚的共同进餐来。但直到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吃了个精光,眼前的青年无论是用餐的姿态还是恰到好处的谈吐都完美得无懈可击,让他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坚信这绝对不是二十几岁的青年应有的表现,即使对方是一个才刚刚上任却足以和他保持持平状态的竞争对手。利威尔也不是没有趁巨人公司处于更新换代的动荡时期把握进攻的机会,无奈那个新对手似乎很有手段的样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竟然巧巧妙妙地化了所有的招。

 

在听说巨人公司的新总裁年轻得能假扮高中生勾走一大筐学妹的心之后,利威尔对艾伦的兴趣更为大了。如今近距离接触之后,心里蛰伏已久的某种征服欲让他的犯罪因子蠢蠢欲动起来。想要动用任何手段看到这个家伙真实的表情,想要艾伦发自真心地对他笑,想要看到更多更多青年不为人知的一面。

 

率先走出餐馆的艾伦并没有看见男人倏地暗下来的眼眸。他看了看手表,沮丧地发现卖章鱼烧的店在十几分钟前就已经关门了,只好原路返回公司了。他们来的时候坐的是利威尔的车,艾伦也不好意思蹭一个才认识了半天的合作伙伴的车,所以打算在这里和利威尔告别:“今天能和您用餐,我感到很高兴。这里离公司也不远,我自己走回去就好,我的车还停在公司的楼下。您回去的时候小心慢行。”

 

站在利威尔的车旁,青年向利威尔鞠了一躬,再次微笑起来。七彩的霓虹灯映成异色的流光,在那对莹澈的眸子里流转着,微弯的眼睫让青年的眼睛看起来像极了两轮新月。

 

明明对方的表情真诚得不得了,利威尔却忽然对这个公式化的笑厌烦起来。他的耐心本来就不多,这下完全被艾伦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给磨光了。利威尔没有回应青年的话,只是自顾自地打开车门,然后在青年还在计算着把明天的工作提早完成,和爱尔敏相约章鱼烧的时候,抓着他的肩膀——用力把他摁倒在车座上。

 

“你这副表情算什么,欲擒故纵?”

 

“哈?”

 

被莫名其妙地按在车里动弹不得,又被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艾伦心里的怒火“噌”地冒了起来。小时候是天之骄子,长大以后是商业精英,他曾几何时被人这么没礼貌地对待过?

 

看着青年由于愤怒蓦地亮起来的眼睛,利威尔满意地笑了。他伸出手轻佻地捏起对方的下颔,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制服的人:“老实说吧,我对你很有兴趣。你开个价,多少钱让我上一次?”

 

可惜他忘了,这个长得像大学生一样的青年根本就不缺钱。

 

他的胯间一痛,曲起膝盖照着他的下体就是一脚的青年冷笑一声,奋力扭身将他侧压到方向盘上,这辆灵敏的高性能汽车马上听话地发出了“嘟”的一声。

 

利威尔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艾伦的另一个表情——被羞辱过后的野兽嗜血的笑容,以及那双媲美银狼兽瞳的鎏金色眼眸:

 

“如果我想,我马上可以包了附近所有的酒店把你丢到床上去。可惜,我对你没、有、兴、趣。”

 

TBC

 

评论

热度(362)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