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骗术 09

醉花阴:

09

 

艾伦半睁着眼睛,眼神湿漉漉的,笼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他眼角发红,看着利威尔近在咫尺的脸。他们的鼻尖相互磨蹭着,唇舌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艾伦的身体微微颤抖,手臂慢慢环上了利威尔的肩背。他整个人被利威尔圈在怀抱里,仰躺在柔软的床上,栗子色的短发散在干净整洁的白色床单上,乖顺地承受着对方一切索取和要求。

“利威尔先生……”纠缠了好久他们才稍稍分开。在这短短的间隙,艾伦轻声喊着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些微喘息,金色的眼睛半眯着,看着利威尔的眼神异常专注。利威尔也认真的端详着艾伦的脸,尽力压抑着内心那一瞬的触动。这是艾伦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艾伦勾着利威尔的肩膀,抬起身体在利威尔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尽管他很快就躺了回去,利威尔还是愣了一下,一直紧紧绷着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这是艾伦第一次这样主动地去触碰对方,随即就被利威尔掐着他的肩膀更凶狠地吻了回去。

在那一瞬间艾伦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微妙的表情。他的睫毛垂下来,上面颤微微的挂着一点水珠,看向利威尔的眼神带着挣扎和决绝。然而这一切,闭着眼睛的利威尔完全没有察觉。

“对不起……”

艾伦的声音很轻,从喉咙深处勉强挤出了几个模糊的音节,几乎难以分别。

利威尔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艾伦,脸上带着一点隐忍而痛苦的表情。艾伦的手上满是粘稠温热的液体,鲜艳的红色染满了他的整个手掌。

艾伦把脸埋进他颈窝,手顺着他脊柱的弧度一点一点滑下来。

“对不起。”

利威尔没说话。他的眉心紧紧地皱着,看向艾伦的眼神异常复杂深邃。艾伦觉得自己简直要窒息在那样的眼神里。很奇怪,他对他明明没有任何美好的印象,短暂的回忆里也充斥着痛苦和绝望,然而他还是想要再他的视线中肆无忌惮地哭泣。雪白的床单上慢慢晕染开鲜艳的血迹,像是从他的记忆里拼尽全力开出来的花,一朵一朵地盛开在他的视野里。

艾伦沾满鲜血的手指抚摸过他的脖子、脸颊,穿过他的头发,动作异常轻柔,一路留下颤抖的、鲜红的指痕。利威尔伏在他的胸口,他的脸颊贴在他的心脏上。整个房间安静得只能听得到心跳。

“对不起……”

艾伦很轻很轻地呢喃着。窗外一片漆黑,星星点点地闪烁着苍白的灯光。他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惨白的光线在他脸上找出一片深重的阴影。

不知过了多久,他翻身坐起来,翻出利威尔的手机,颤抖着拨通了电话。

艾伦从回忆里挣脱出来。天刚蒙蒙亮,街上开是出现匆匆忙忙的人影。他站在走廊上,侧着脸看着外面初生却已经显得炽热的阳光,玻璃反射的光线异常明亮。艾伦眯起眼睛,转回头来看着阿尔敏:“大概……就是这样。”

“你太冲动了。”阿尔敏皱着眉头,“你怎么能……这样根本不可能瞒过去的。”

“只要不惊动警方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一把折叠刀能有多大的伤害,这件事可大可小,很容易就能压得过去。而且利威尔是不会宣扬的。”艾伦的声音压得很低,“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你知道吗?”他们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里订了个房间,仔仔细细地检查过,把门窗关好之后,艾伦首先开口,“窃听器被发现了。”

“什么?!”阿尔敏吃了一惊,“什么时候?那他还把你留在身边?”

“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艾伦皱着眉,“昨天晚上我用他的手机打的电话,然后就发现装在后盖里的窃听器不见了。”

“那你更不应该这么做啊!”阿尔敏显然有些焦急,手扶在桌面上,前倾着身体看着艾伦,“这样一来你更不可能把情报搞到手啊!”

“没关系,我在那之前已经零零碎碎地在他的电脑上拷贝到了关键信息,现在已经可以完整地拼凑起来了,不过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给埃尔文的辞职书已经递交了,他应该不太清楚我和利威尔之间具体的事情,现在出了这种事,利威尔自顾不暇,埃尔文不可能留下我。”他顿了顿,“而且,从埃尔文和韩吉对这件事的反应来看,利威尔大概没有把窃听器的事告诉他们任何一个人。这样我的离开就可以不引起任何麻烦。”

“……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阿尔敏说,“以我对利威尔的了解,他绝对不是这么轻易就会被人偷袭的人。”

“或许吧。”艾伦垂着脑袋,“我也觉得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尽管代价不小,和预想的计划偏差也很大,但是看起来一切太顺利了。顺利得简直……而且,利威尔大概已经知道是我偷偷地在他手机里装了窃听器,对我的态度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他没再说下去。阿尔敏支着下巴,若有所思。

“总之……你先把情报发回去吧。我和三笠的任务也差不多了,过两天就会离开总部回国去,你小心点。”他顿了顿,“总觉得出了这种事,埃尔文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放你走。但是一旦利威尔插手了你的事,就更麻烦了。你这一步太冒险。”

“没办法。他把我看得太严,根本没法放开手脚去做什么。不过现在好了,我总会有逃跑的机会。尽管可能还要在他身边待一段时间,但是至少不会再因为任务在这里滞留了。”

“但愿如此。”阿尔敏点点头,站了起来,“我们该走了,消失太久不太好,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过来了。”

“啊啊,就因为这么几句话开个房,我们也真是无聊透了。”艾伦抽出房卡。

“小心点总不是坏事。你啊,就是太喜欢冒险了。”

“没什么问题。有结果就好了。”他们一边聊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一边走下楼去。

艾伦和阿尔敏在医院门口分开。艾伦一个人慢悠悠地晃到了利威尔的病房。

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艾伦犹豫了。从利威尔入院他就没有见过他,埃尔文派来查看情况的那两三个人里他也只见了阿尔敏。尽管那一刀他是深思熟虑之后刺下去的,但他还是会在利威尔面前手足无措。明明是他被逼上了绝路,却偏偏有一种自己欠了对方太多太多的感觉。

这样优柔寡断、被无关紧要的事牵绊束缚的自己,真是蠢透了。

他抹了一把脸,推开门,看着几步远的地方利威尔平静得毫无波澜的眼神。

“利威尔先生……”他站在门口,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无措地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坐下。艾伦咬着嘴唇慢慢走过去,中规中矩地坐在他身边,手攥成拳平放膝盖上,垂着头,侧着身子对着利威尔。

“怕什么。”利威尔满不在乎地说,“我又不会捅你一刀。”

艾伦抬起头,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又把脸埋了下去。

“这么晚才来,小鬼胆子不小。”利威尔轻描淡写,就像是那个给了他一刀的人根本就不是艾伦。这反而让艾伦更加忐忑不安。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艾伦愈发觉得尴尬,有些慌张地站起来:“我去倒杯水。”

“不必。”利威尔动作比他更快,抓着他的手腕又把他拽了回来,力道和速度完全看不出是个受伤的人。

利威尔慢慢摩挲着他的手腕。皮肤和薄薄的一层肌肉包裹下,他的腕骨轮廓十分明显。艾伦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看着利威尔等他开口。

“我和埃尔文通电话了。”利威尔慢慢地说。

艾伦心里一惊。这件再正常不过的事现在在他眼里也令他心惊胆战。他尽量使自己表面开起来平静如常,反握住利威尔的手腕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TBC



评论

热度(23)

  1. 氯化铁丸子醉花阴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聿醉花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夜与咖啡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