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酒屋中》

Hanari:

和《总裁大人喜欢我》这篇有关的利威尔视角的故事

艾伦视角的《总裁大人喜欢我》戳:http://hanarilee.lofter.com/post/2a8830_7e29e4c

※给yukuri的生日贺文。真人真事改编,虽然只有两成是真的

※短打,第一人称,OOC慎入

 

如果是对的人,总有一天会遇到的。那天我和她提起高中毕业的一件往事的时候,韩吉这样对我说。

当时我还嘲笑她言情小说看多了,相信什么不靠谱的命中注定。但我再一次遇见那个男孩之后我回想起来这句话却觉得挺有道理的。

 

大约是五年前的某一天晚上,我、埃尔文和米克还有韩吉四个人一起去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居酒屋吃宵夜,就当是为了庆祝我创业以来赢得第一桶金。门口外挂着的红灯笼亮起,充当着一个指引行人的标志,让我联想到夜晚大海中的灯塔。

一进门口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木制的吧台,台面放着一些白色的瓷碗瓷碟,不过我们选择了坐到一旁的方桌那里。店不算大,但客人不算少,都乐呵着喝酒说笑,有的则和老板厨师聊天。这铺子里面挺干净,卫生勉强让我满意。韩吉坐下后就立刻拿起餐牌问我们要吃什么,埃尔文让她点,她扫了两眼便招手让服务生过来叫着要点单,看得出她平时不少来这种地方。

过来的是个金发的少年,他拿着小小的白色本子和一支笔,快速记下客人点的菜式和酒水之后又快速准确地重复了一遍,确认了之后就离开到厨房下单了。

我们四个人稍稍休息了一会儿,还没开始说些什么就有服务员端上了两瓶啤酒和一瓶清酒,还没把杯子放好便有其他人喊着要加酒,男孩应了一声,对我们说了句“请慢用”然后匆匆离开。

我愣了一会儿,觉得貌似在哪里听过这个清脆的声音,却一时想不起来。我转过头望了望四周并没有找到那个男生的身影。

“利威尔,怎么了吗?”埃尔文的声音把我的心思拉了回去,转过头来就看到眼前有一只握着玻璃杯的手,我接过道了声谢。

“没什么。”往嘴里送了一口,冰凉的液体混着泡沫流进口腔,苦涩的味道带着冷意刺激着味蕾,咽下去之后咽喉处忽然有阵热感,淡淡的麦芽香却弥留在口中。让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我们几个在闲聊的时候等着上菜。

“让您久等了,这是您点的日式烤鸡串、冷奴豆腐、炸鸡块、毛豆、关东煮和凉拌黄瓜,都齐了,请慢用。”

棕发的男生一边念着菜名一边将对应的料理端到木桌上。是方才的那个服务生。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打量着他。这个服务生有一头看着就觉得摸起来会很柔软的棕黑色短发,淡红色的嘴唇显得整个人都很健康,嘴角弯弯满脸笑意,头顶暖黄色的灯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活力。

他起身离开的时候无意中看了我一眼,就是这一眼让我立刻想起这个人是谁。那双大大的如同森林一样的眼睛清澈明亮,一如当初那样透着干净,我不可能忘记。当初就是因为这双眼眸,我不由得被他吸引。

那个男孩叫艾伦·耶格尔,也就是我收到的高中时期最后一封情书的执笔者。毕业那一天我有事情被老师叫去,一时把书箱遗留在教学楼一楼的楼梯口旁。处理完事情之后我还没下到一楼便看见他在那里一边鬼鬼祟祟地望着周围一边踱步走向楼梯口,确定没人之后赶快紧张地往我箱子里塞了一个橙色的信封。本来想站在楼梯那里看看他会做什么坏事好逮住他,怎料他似乎是冲着我来的。我只知道看着他匆忙跑远的背影,忘了自己为了什么而盯了他那么久。

其实我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地方是在操场。他那时候正在足球场上和好友一起聊天,我站在一边的砖红色跑道上等着体能考核。他们不知道聊到了什么突然笑得很大声,引得其他学生往他那边看,包括我。就这么看了一眼,从此我才知道我的学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而且他似乎认不出我了。

“欸欸利威尔,扫(少)见啊盯着一个人盯得那摸(么)入迷~”韩吉的嘴里嚼着食物有点口齿不清地说着,“看上那个孩子了?”

“闭嘴吃你的。”

她灌了几口啤酒吞下之后继续说:“我认识他哦,还有他手机号。”

我挑眉看了她一眼,拿出口袋里的手机,记下了她报上来的一串数字又填上了联系人姓名。直到埃尔文招呼我吃东西我才拿起筷子正式开吃开聊。

 

也不知吃了多少,碟子堆得有我在公司最忙碌时期堆得文件那么高;也不知喝了多少,单是啤酒瓶就放了有七八个;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我们结账的时候店里已经少了一些人。埃尔文招手让服务生来结账,我本来还有些醉意的脑袋一下清醒了点,对他不满地怪责道:“啧,不是说好这顿我请客。你管什么呢。”

“一共是一万二百円。”

“大家都觉得你这第一桶金来得不容易,所以我们就决定算在我们头上。”他递钱过去并解释说。

我懒得跟他吵,于是直接拿出钱包抽了两张一万的打算给服务生拿走。

“喂,蘑菇头。”

“……是?!”他被吓了一跳。

“你要是敢收他的钱你就等着挨揍吧。”我出言威胁说,当然不是真的要动手。但下一秒突然有一道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语气里充满怒气:

“你说要揍谁!?”

我一愣,转头一看,不出所料,艾伦站在我的面前。他把刚刚的服务生护到身后,皱着眉头忍着怒意瞪着我,然后收下了埃尔文的钱,再把视线又一次投到了我的身上:“您不满您的朋友请客,大不了您之后还给他就是了。先生,打人是不对的。”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次对话,但主题却不适合用来进行初次交谈。

我刚准备开口时店老板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把艾伦拉到离我们远一点的位置训斥他:“艾伦!对客人有礼貌一点!”然后又对我们这桌鞠了一躬,“抱歉,他是来打工的,还年轻语气有点冲,请您原谅。”

“不……”其实我本来可以更早一点解释的,这倒把事情弄得严重了,我对店老板说,“是我刚刚不对,该道歉的是我。他并没有错。”

我对蘑菇头服务生说了声“抱歉”,他表示理解地笑了笑。

我又转头对刚才吼了我的男孩表示歉意:“艾伦,让你误会了,对不起。”

艾伦揪着白色的围裙下摆,似乎有些尴尬,脸上浮起一丝红晕,他直视着我的双眼说:“其实我也有错…对不起……”我不禁觉得他这样子有点可爱。

时隔多年,我和艾伦·耶格尔的第一次对话场景便是这样的。那个四眼看得一愣一愣地忘了说话,直到出了店门口才回过神疯狂大笑,米克只是在一旁看戏全程静默,埃尔文看似很无奈地接过了我递给他的钱。

 

那之后的四年,我的公司规模因为顺利发展扩大了不少,工作也挺成功的。又是一年招聘季,我在邮箱里收到了韩吉发来的一封人事档案。

附带文件的文件名上写着:艾伦·耶格尔。


END.


评论

热度(47)

  1. 氯化铁丸子Hanari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