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喜欢我》

Hanari:

※额……第二篇总裁文,不知道为什么一写总裁文就想起这些让我能笑出来的标题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喜欢用第一人称

※祝大家812利艾日快乐_(:3」∠)_也是填脑洞,年龄操作有,OOC慎入

 

我,艾伦·耶格尔,今年二十六岁,就职于WOL股份有限公司总部不过两年,然后在八月十二号那天,被总裁大人求婚了。

 

我和利威尔·阿克曼(就是我说的总裁)其实没见过几面,最多只能算是相互之间认识,连顿饭都没有一起吃过。我怎么也搞不懂这个男人是怎么看上我的,更不懂他为什么要和一个连饭都没有一起吃过的对象提出要共度余生的想法。且不说我是个男的,如果你是一个正经的姑娘,一般也不会和一个没多少交情的人结婚吧?

我和总裁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年前的某个会议上。那一天原本负责端茶送水定便当这项打杂工作的希斯特利亚突然有急事,然后她就拜托我帮忙。我答应了。就是那个时候我才和他第一次对上眼。之后有好几个月我都没有再见到他。

 

圣诞节的的时候全公司放假,当我刚采购完毕从超市里出来时我又一次遇见了那位阿克曼先生。那个男人正站在一辆黑色跑车旁,双手插裤袋,嘴里叼着烟,从嘴巴里呼出的白色烟雾慢悠悠地无规则地漂浮着升上冬日的空中。眼前的情景本应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什么落寞男主望天涯啊什么苦情痴心人在等待念念不忘的女主之类的情景,但就是被这个男人表现出了不一样的风范,清冷淡然,还让我觉得有那么一点帅气,还有一点莫名的熟悉,好像记忆之中也有一个男的如同他那样静默地驻足眺望远方。

就在我默默点评的时候总裁忽然就转过头看向我这一边,我又一次与他那双墨蓝色的眼眸四目相对。我心里一个咯噔,为自己方才没有礼貌的打量感到不好意思,又因为被对方正好抓包而紧张。不管是不是被抓包,碰都碰上了怎么也得打个招呼,即使不知道人家记不记得我这个小小的送水小二。

我走上前去和他打了一声招呼:“总裁您好……”

阿克曼先生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又指了指我手上的提着的两大袋从超市里买回来的“战利品”,问:“这东西重不重?”

“不、还行!”我还往上拎了一下,“也就那样。”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或许只是想告诉他我即使是一个白领也并不娇弱吧。

“啧,手都红了。”总裁打开了车门自己坐了进去,然后对我说,“上车,我载你一程。”

“啊?”我愣了一下,看见他皱着的眉头才回过神来,连忙婉拒,“不用了,我自己去那边搭公交就可以了。”

“再啰嗦我就把你辞了,上车。”

于是我迫于这种威胁坐到了后座。虽然我承认他的车坐着挺舒服的。

除了刚开始他问我家在哪里之外我们就再也没有对话,一路无言,总裁都没开口做小员工的又怎么好意思说话?说不定还会嫌我聒噪一个不爽真的把我辞了,到时后悔都不知道去哪里伤心去。他一直送到我家楼下才停车,有如此关心下属的好上司真的很难得。

我想了想,决定要送些什么表示我的谢意,翻了翻袋子里的东西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好意思送出去的。倒是翻找时的窸窣声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怎么了?”见我到家了还没下车,阿克曼先生开口问我。这时我正拿起一盒促销的两根装的牙刷,有点抱歉地表明了我的想法。他挑眉轻笑,一把拿过了我手中的牙刷,接着两三下拆了包装后自己拿了一支蓝色牙刷,最后把剩下的递回给我。

我惊讶地看着他,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等下、总裁……”

“工作时间之外不必叫我总裁。”

“是…阿克曼先生……”

“利威尔。”

“利威尔先生……”出于礼貌我还是用了敬语,“这样真的好吗?”我晃了晃手中的盒子,里面的牙刷碰到纸壁发出咔啦的响声。对方点点头,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尴尬地笑笑就跟他道别了。

之后我才知道那一天原来是利威尔先生的生日。也不知道我那寒酸的称不上是礼物的牙刷有没有被扔掉,说不定总裁大人用的牙刷都是十块二十块一支的,只是为了不让我尴尬才收下了,其实人家根本看不上我那八块八两根的便宜货。但又暗暗地希望他并没有这样做,也觉得他并不会这样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偶尔我身边的女同事们聊天的时候会谈起总裁,各种话题,譬如他英俊的面貌让多少女性为之倾倒,又如他年纪不过三十来岁就凭着出色的工作能力和谈判技巧为公司赢来商机,事业有成,又像是到现在还没有个确定的恋爱对象,甚至到那个男人昨天和今天分别系了什么款式的领带、穿了什么颜色的袜子……我倒是佩服她们,换做是我我宁愿利用这些闲聊的时间好好地完成工作。

但她们这样在我身边说着,有些内容也不可避免地钻入了我的耳朵里,不知不觉中我也对这个女士们口中的“全公司最具神秘感的男人”产生了一点兴趣。不过就算我对他有兴趣也不代表我会在他向我求婚的时候立刻答应,我也不知道他是看上我哪一点了。

阿明说我有时候不会读空气,三笠常常把我当成小孩子,让经常嘲笑我冲动固执死脑筋(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有时候会这样),所以这样的我也会有人喜欢吗?我有点想不明白。

所以当他把我壁咚到墙上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但并没有什么用。那个男人的力气比我大很多我根本就逃不掉啊!他从裤袋里掏出两只戒指(居然连盒子都没有),然后把它们用拇指和食指捏在手上举到我面前让我嫁给他的时候我简直就吓懵了。

 

我回过神来立刻要拒绝:“对不起!总裁——”

“啊?”他逼近了一点。

“利威尔先生……”我马上纠正称呼,然后直接拒绝他,“我不能接受您的求婚。”

他咂舌有点不满地道:“给我个理由。”

“那个、不想结婚就是不想结婚!”我紧张地看着他,又警惕地望了望周围,并没有人。庆幸着这个点公司里已经差不多空了,我回头瞪了他一眼压下自己的怒气:“更何况您无权干涉我的婚姻自由吧。”

利威尔嗤笑了一声,头歪了一点点角度,漆黑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也无声地移了一点位置。男人靠得很近,说话时呼出的气息直直扑到我的脸上,他说:“你这小子,嘴上说着不要,其实心底是超喜欢我的吧。”

“蛤……?!”我惊讶地看着他,不知他凭什么有信心说出这样的话。

“你自己没有发觉吗?你这家伙第一次递茶给我喝的时候,脸红得简直就像要烧起来那样啊。”

“有、有吗?”身为当事人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呢?

“上次送你回家的时候你可是一直盯着我看呢,真没想到年轻人的热情这么汹涌。”

“只是看了一下……”我辩驳说。

“何止一下。”阿克曼先生抬起他的右手,抚上我的左脸颊,“别再欺骗自己了耶格尔。告诉你吧,你初中时递给我的情书我还好好收着没丢。”

语毕,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同时根据青年语句中的提示摸索着脑海深处的记忆。

初中时的……情书?

貌似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个时候年仅十五岁的我和大多数这个阶段的同龄人一样对恋爱有着懵懂的感知,但和别人不同的是,我的初恋对象是个比我高四届的高三学长。在他毕业的那一天我在阿明的建议下写了一封告白信,然后偷偷地塞进了学长的书箱里……

我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如果说他就是我初中时和我上同一所中学的前辈的话,那我少年时期暗恋过的对象岂不就是这个利威尔阿克曼?

“但我给的是里维学长啊……”我说出了我的疑惑。

男人迅速回答了我的问题:“里维是我以前的名字。出来创业之后我把名字改成了利威尔。”

我顿时变得很尴尬。我原本以为那只不过是我少年时期的短暂的无果的小春天,上高中之后我就断了念想把那点小心思忘得差不多了,谁知初恋对象还一直惦记着这事儿,若是利威尔不提起我也许会忘得更加干净。

我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把他和记忆中的初恋作比较,确实有几分地方很相似,比如身高,又比如他那双狭长的墨蓝色的眼眸(说得直白点就是死鱼眼),还有不变的那种独具魅力的气质。

“抱歉利威尔先生…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也不晚,艾伦。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掀开我的箱盖往里面塞情书的时候我一直在看着你。”他似乎是在回忆以前的情景,放轻了声音继续说着,“当时你偷偷摸摸的,像个以为自己看不到有人看着就认为一定没有人知道你在做什么的孩子,可爱得很。”

“才不可爱!”我反驳道。

他叹了一口气:“是啊,不坦率直接找我告白这一点很不可爱。不然我们就能早点认识,说不定这时候我们已经领养到孩子了。”

利威尔·阿克曼这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还真有点不要脸啊。就知道自顾自地说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拒绝啊!!!

“艾伦,和我结婚吧。”也不知道是我的脸红到滚烫还是他捧着我的脸的温热双手传递到我皮肤上,我的大脑都有点晕乎乎的,心脏也加快了跳动的频率,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后我们是怎么收场的呢?

“我不能接受!”我那时候只想着快点走,一时昏了脑袋随便弄了个不靠谱的理由搪塞过去,“我不喜欢这个戒指……!”然后就趁男人愣神的时候从他身边逃掉了。

 

所以说,事后想起来这个理由根本就不充足啊!!!我还是没能摆脱掉利威尔·阿克曼这个人……

他是我的上司,出现在哪里根本就不用得到我的同意。紧接着的一个星期我频繁地遇到他,以前明明几个月才见一面。开会的时候他居然指名让我去端茶送水定饭,午餐时间把我叫到办公室和他一起吃他亲手做的便当,让我加班就是为了等他一起下班然后送我回家,甚至解决生理问题的都要特意下楼来到普通员工用的厕所只求和我偶遇……妈妈啊,我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遇过痴情到这种地步的男人,现在倒是让我见识到了。

就算他对我笑的时候有多好看,就算他做的饭菜有多么好吃,就算他的确是个帅哥,就算他低沉的嗓音真的很有磁性,就算他的尺寸比我大(不是重点),就算他平日的确很照顾我,就算他是真的喜欢我,我也不会只因为这些就答应他的求婚的。啊啊啊不想了,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令人困扰的利威尔·阿克曼了!突然好想回家直接倒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

我们就这样相处着,偶尔我心情好会和他一起去外面吃顿饭兜兜风,两人相处的时间比以往多了很多。但平安夜的时候,他又找上了我,又把我壁咚了。我很想问他,总裁都是那么喜欢壁咚的吗?

利威尔这次还是直接掏出了戒指,和上次散发着奢华味道的金戒指不一样,这一次是看起来显得比较优雅的银戒。但在他话还没出口的时候我就用了一句“我拒绝”把他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这一次我很冷静地应对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脸热热的。他静默了一会儿收回了双手,把戒指放回了裤袋里,坚持要送我回家,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这是他第二次向我求婚。我没有第一次那么抗拒。是有经验了还是心底对他真的有点好感了呢我也不知道。但我也无暇思考这个问题了。

我那晚刚回到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父亲。

 

妈妈生病了。

我请假回了一趟故乡,双脚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急忙赶到了医院,看到母亲静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睡着,插着针头的右手搭在腹部的位置,整个人因为这场病消瘦了不少。我难过得说不出话,心里像是被猛地砸了一锤又被吊起来似的,内疚又不安。医生说母亲的病虽然不是大病,但需要慢慢调养,这就少不了要人照料。父亲也是个医生,抽不出什么时间照顾她。我衡量了一下那边的工作和这边的母亲,考虑了一晚上后果断把前者抛弃了。

过了两天回到公司之后我向人事部上交了辞职信,交接好公司里的一些工作之后就回了住所,然后联系房东把房子退掉了。接着收拾完东西之后就搬回了原来的家,并准备在这片故土上找一份新的工作。期间利威尔打过一次电话给我,我跟他解释清楚之后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照顾好我妈。我应了下来就草草地挂了电话。

那晚听了他的声音之后反而睡不好觉,也许是走得太匆忙还没适应过来吧,一晚上都在想着他,最后才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梦里。

重新再找一份工作的过程很顺利,我一边在SC公司当我的白领一边照顾妈妈,看到母亲日渐康复的身体我也安心了。日子多了分平淡,少了分热情。利威尔在的时候我嫌他烦,他不在我身边倒时常会想起他。

或许我是真的又一次喜欢上他了吧。这样想着,似乎一切对他的思念都变得理所当然,而且愈发浓烈。但那又怎么样呢,现在两个人身处两地,相隔的距离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开车跑完的。他是总裁自然忙得很,哪有时间来找我呢,只能通过电话聊聊天罢了,前两天他还说要来看我,只不过被我当成玩笑挡回去了。

谁知道他做什么都很有速度,并且言出必行。

“利威尔先生?!”我惊讶地盯着这个出现在病房里的男人,完全没考虑到他真的会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来看看你。”他又转过头对我的母亲笑了笑,道出自己此行的目的,“也来探望我未来的岳母。”妈妈还配合地跟着他笑了。

我傻眼了,什么时候这两人关系这么好了我不知道?

“你不在的时候利威尔先生一直在照顾我。”母亲对我说道,“艾伦,他是个好男人哦。”然后又对利威尔说,“我家的笨儿子以后就交给你了。”

他点头承诺:“我会的好好照顾他的。”

所以在我不在的时候我妈已经把我嫁出去了吗?!嫁给这个被我拒绝两次的男人?!

我抓着脑袋无声地呻吟着,然后使了个眼神让利威尔出去谈谈,他跟我妈说了一声然后就跟着我走了出来。我们走到医院楼下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坐在了一张长木椅上,他不说话只能由我来打开话题。

“你什么时候来的?”

“三天前刚到。”他顿了顿,补充道,“是我让你妈妈别告诉你的。”

如果不是我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下班还真不知道要被你们瞒到什么时候。

我在心里嘀咕着,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不满,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没生气。我只是想问你怎么找到我的。”我又没给你我的地址。

“韩吉告诉我的。”利威尔玩弄着我的头发,“他告诉我SC招了个新人,然后看到是你就通知我了。”

“什么?”

“SC是WOL旗下的企业之一。”他向我解释,“你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头发要被你弄成棕色的鸟窝了。

我拨开他那只正在拿我头发当玩具的手,然后回想起刚刚在病房里的对话,对他说:“这几天谢谢你了。但妈妈刚刚说的话……不必当真。”

“嗯,我知道。”他淡淡地回应着我的话,似乎刚刚说的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

这种时候按照以前的风格他不应该抓着我的手把我圈在怀里然后一本正经地掏出两枚戒指让我和他结婚吗?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由自主地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男人的皮肤有点干燥,但弹性还是不错的。

“你干嘛呢耶格尔。”

“没什么…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本人。”

他听了我的理由之后居然笑出来了,嘴角扬起至一个好看的弧度。

“只是在你不在我身边的这几个月认真思考了我和你之间的事情而已。”他轻叹一口气,“我不会再强求你跟我结婚了。”

我呆住了。

为什么呢?原本最高兴的应该是我才对啊,再也不用面对痴汉的凶猛攻势了,不是吗?可是自己听了之后却很难过,难过到差一点就想流眼泪了,有种被抛弃的无助感也有种悲伤在心底蔓延。

为什么呢。忘了那么多年,却又一次喜欢上他。好不容易再次喜欢上了,难道真的就这样要弃我不顾吗?

“你说的对。你想和谁结婚是你的自由。”他那双如夏日夜空般的墨色双眼注视着我,我能在里面观察到我的身影,他对我说,“我不会再干涉你的选择。”

我的怒火蓦然间升上来了。我突然揪着他的衣领想骂他,盯着他的双眼之后话到嘴边却无法出口。我们保持着这一个动作,谁都没说话,就这样凝视着对方,仿佛要把一点一滴都印在心里。

最后还是他先打破了僵局。利威尔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拇指抚过我的眼角,觉得那里痒痒的,才知道自己早已流了泪。

我闭上眼凑过去贴上眼前人的两片的薄薄的嘴唇。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很想吻他。这是我第二次有这种想法,第一次用在了里维身上。

利威尔任由我在他的嘴唇上玩蜻蜓点水,下一秒却如同突袭的猛兽擒住我的肩膀就把我往下压着亲。他火热的舌头不像主人的体温那样偏冷,却和其控制者的性格那样霸道,会趁着我愣神的时候闯入我的口腔里与我笨拙的舌头纠缠不清,会趁我忍不住呻吟的时候划过我的牙床和内膜,会在我脸红通通的时候顶弄我的敏感的上颚。他炙热的鼻息洒在我的脸上,让我更加沉溺在这突然的亲热中。我从来不知道接吻能够这样刺激,又舒服得让我忍不住索求更多。

过了好一会儿,也许只有几分钟,却给了我一种有几个春秋那样漫长的错觉,他离开了我的嘴唇,又意犹未尽地吮了两口才彻底与我的双唇分开。我不用看也知道我的唇瓣肯定被他亲得充血发红,刚才没有吞下去的口水也从嘴角那里流出了少许。他舔完了我的口水,似乎他的洁癖都消失了。

我羞涩地与他对视,在春天里与他拥抱。

他们是同一个人,只不过是年岁上的差距。十一年前我喜欢上了比我大四届的里维,如今的我爱上了比我大五岁的利威尔。从前的我没有后悔,现在的我也没有后悔。

等我们从刚才的激情中缓过来后,利威尔第三次从裤袋里掏出了两枚戒指。被精工细匠打磨过的透明晶莹的钻石在阳光下闪耀着梦幻的光芒,我想我一定是被这种光刺到了眼睛才会再次流泪的。

“艾伦·耶格尔。”和以往一样,他郑重地对向我提问,眼带笑意,“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笑着伸出左手。小小的指环套住了我的手指,我与利威尔套住的,是无法言说的幸福。

四月的阳光洒满大地,给万物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两人左手无名指上的金刚石,耀眼无比。

 

END.

 

※打下最后三个字母的时候我唯一的感想就是:终于可以睡觉了!

※得到了三个戒指的艾伦每过10天换一个戴,公司里的单身贵族们表示被闪飞啦~

※利艾日对我来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日子,很高兴自己的人生中出现了这样的两个人,在我孤独的时候给了我前进的动力。

※812之后要补作业了,会有点忙,各位还在放假的学生党别玩疯

哦vv


评论

热度(72)

  1. Let Go氯化铁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氯化铁丸子Hanari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