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Dear Rabbit

優雅的殞落|焚舞:

*20150812利艾日賀文

*狼利x兔艾

完全沒有文筆可言,非常趕潤稿無,前面參加場次今天(幾小時後)出國,但又不想錯過一年一次的節日,簡單的小故事表達我的愛,也祝大家今天愉快


 

 

 

 

誰說轉生之後一定會是人?

 

就算天塌下來,

死也要和你在一起。

 

 

 

  在進入針葉林銜接上凍原前還尚屬於溫帶的邊界,棕色的毛球張開小口啃拉著鮮嫩的草,正品嘗難得美味,隨著一陣沁涼,耳朵豎了豎,風捎來的不只是森林深處的寒冷氣息,還夾帶了天敵的味道。

  驚覺大事不妙,小小的草食動物被肉食動物鎖定了,而且是多久之前被盯上的自己完全沒發現。

 

  牠停下了進食的動作,緩緩伏下身,眼睛睜的渾圓,身軀緊繃如拉滿的弓,讓周圍的高草遮掩,一個蹬腿箭步向前,小小的肉墊拚盡全力在植物稀疏的土地上奔跑,可惜很快就被追趕上,那速度,慘,竟然是狼!

 

  如果說兔子是射出的箭,那狼的速度就是迅雷,物種的體格與能力差異完全不能及,就算先一步行動也還是被追上,碩大的狼爪鋪天蓋地,一道陰影瞬間籠罩牠。

  小兔子被巨爪扣壓在地,死命掙扎扭動身軀,奈何完全脫離不了,不一回,狼將自己的舌整個貼了上去,冰涼的觸感引來一陣顫慄,柔軟的毛濡溼成一塊塊,小兔子被舔的毛炸得亂七八糟。

  牠嚇的發抖,狼的力道讓自己的掙扎根本徒勞,只能任憑對方在自己身上肆虐,感受溫熱而粗糙的舌面一直舔著自己的毛皮。

 

  "好奇怪,怎麼,沒吃我?"一直緊閉的雙眼鼓起勇氣睜開,迎上的便是這隻成狼的銀灰眼瞳,雖然瞳仁已是一條細線,但牠立刻就認出了-那是利威爾。

 

  見小兔子好像理解了什麼,狼拉開了點距離,發出了低低的呼嚕聲。

  "艾倫…"牠的鼻吻溫柔無比的輕蹭小兔子軟軟的腹部,將牠慢慢翻過身,讓牠重新站起。

  看狼的神情柔和,艾倫也慢慢平復自己的情緒,牠愣愣的用肥短的小後腿支起自己,抬頭忘著利威爾,依然有些不可置信,雖說並不是沒想過兩人再次見面的機會,但沒想到會是以這種形式,兩人竟然都是動物,而且還生為不同種族。

 

  動了動小鼻子,除了原野充斥的清新味道,另一個便是利威爾撲鼻的冷冽氣味。動物的嗅覺很靈敏,雖說狼對艾倫來說應該是滿身腥臊的,可利威爾身上依然是牠清新而獨特的氣息,像是撲鼻好聞的雪松。

 

  還沒等艾倫回神,狼張口叼住兔子的後頸肉,緩緩的往森林踱去,路途中牠依然抵抗著要進入自己不熟悉的領地,不過從旁看去不過是小幅度的擺動。

  嚴格說起來這也不算綠意怏然森林而是一片針葉林,除了樹幹的木色與為數不多的綠色,其餘皆是一致的白,純淨的不可思議,來到一顆大樹旁,繞到一邊主幹已腐朽,中間有個相當大的樹洞。

  他將兔子放到一個落葉枯枝堆積起的軟窩,自己也跟著躺了進去,自己的前肢緊緊地箍住,柔軟的灰白色毛皮不住地往小毛球身上蹭,誰知沒讓小傢伙放鬆戒備反而發出瞬息高頻的尖叫。

 

  "呀啊啊啊──快放開我!"

 

  "為什麼?"狼頗為不滿地直勾勾地瞧著沒有任何防禦能力的弱小生物,銳利的視線盯得直讓牠生畏退縮。

 

  "我、我們…是不同的!不能在一塊!"聽聞小動物的哀號,狼只是短促的哼了聲,大概接近人類的嗤之以鼻吧,完全不理會艾倫的說法,逕自繼續攬著這柔軟觸感的毛球酣甜入睡。

 

  幾日下來都是如此,如果艾倫要出去覓食,小巧的腳印旁邊就會跟著諾大的掌痕一路綿延至邊界,在艾倫進食的期間,利威爾就會遠離牠去獵捕,雖然沒有約定,但兔子竟會在原地等待狼的歸來,不管多久。

  利威爾進食的時間開始延長,原因是食肉之後牠就必須去尋找鄰近的水源好洗漱一番再回到艾倫身邊,不過一時半刻又怎可能掩蓋住那濃烈的血腥味,小兔子是知道的,但也乖乖地縮著後腿,任著牠將自己銜回住所。

 

  違逆本能的多餘行為,這只會讓對方的生存模式受干擾,況且利威爾這麼做又難保是為了抑制想吃掉自己的慾望,牠終歸只是口糧。

  我們終究是不能在一起的,不是給你吃了,就是我應該走,我不能在你身邊如此折磨你心智…

 

  極北之地剛蘊染了清晨的些許微光,小毛球輕手輕腳趁著狼側躺掙脫了禁錮,離開樹洞,使勁的跑,能夠離開牠多遠就多遠。

 

 

  "哎呦!這付身體真是的!完全跑不快啊…"身為兔子的牠竟然在此時好似自己還是人般地厭惡天生的物種差距。

  跑了很久,終是耐不住地停下來休息,不過,好似就是在等待牠鬆懈的這一刻,意識到一陣急促的肉掌摩擦聲已經來不及了,利威爾奔到牠身後,一爪就把小兔子壓趴在地。

 

  吼──

 

  那是野獸本性表露無遺的低鳴嘶啞。

 

  牠看起來相當憤怒,齜牙咧嘴伴隨隱隱低低的狼息,有些唾液都跟著滴了下來,接著,牠張口朝艾倫襲去。

  看著面前的血盆大口,艾倫在那一刻平靜下來,不再發抖,被肉食動物咬斷脖頸大快朵頤,不過是一瞬間的事。這樣才對,這樣才是食物鏈,才是牠們現在的身份,該有的結局。

 

  但在耳朵傳來的、慢慢擴散的痛楚中,牠在不知不覺間還是發出了反射性的哀鳴,利威爾咬了牠耳朵的一小角,隨著齒型咬成了鋸齒狀,點點腥紅沾染了白色的狼喙。

  咀嚼下那一點點的肉,狼卻平靜了下來,將小毛球重新圈進自己的懷中,梳理牠的短棕毛,輕輕舔著傷處。

 

  "誰準你跑的?不準離開!"狼又對牠低鳴了幾聲,甚是威脅,舔著血肉的動作又霸道幾分,小兔子抬眼看著那隻毛色美麗的灰狼,神色凝重的看著自己,深擰的眉頭好像在告訴自己,對於這樣的懲罰牠自己也是多麼心痛,可是寧可自己痛心疾首,也要用強硬的方式將牠留下。

 

  銀灰像是寂靜山岳中的磐石,倒映著自己的顏色,直抝、讓人無可奈何,但多的是決心,且也等待著自己的回應。

 

  自己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想要離開的呢?會不會太有把握下次也能見面了?自己似乎太過膚淺了,自以為成全大義實質不過是可能讓自己最心念的那個人再一次獨自承受那痛失摯愛的心如刀割。

 

  是自己太愚蠢了,把一切都想的太美好,不是誰都能夠擁有轉生這個機會、再次相遇,而彼此生為不同物種違背自然既定平衡就打算墨守成規,也未免太過自負了。

  想要完美的,重新生而為人、相遇然後相愛、毫無波瀾的廝守到老,哪有這麼容易的?

 

  小兔子的蒼翠色大眼浮著水光,使的原本的渾圓此刻更像是裏頭藏有極北林地夜空的幽然綠光,牠的耳朵很痛,但心更痛,牠憎惡差點親手傷害了愛人、目光狹隘的自己。

  牠翻過身,支起自己小小的身軀,抬高毛茸茸短小的前肢捧著狼喙,讓自己的額頭與利威爾的鼻吻互相抵著。

 

  "我答應你,不會再離開你了…"

 

  成狼的鼻吻輕輕摩娑著牠珍愛的小兔子,欣喜的短吠了一聲。

 

 

 

  自此,艾倫不介意利威爾在嘴裡還殘留些許血腥味時直接舔自己,也不介意牠叼著什麼野生鼠類到自己身邊背對自己進食,牠甚至為此舉感到無比安心。

  利威爾也會叼著一些甜香稀有的奶油花回來,然後到一旁吃一小口雪沖刷掉草味和土味。

 

  好像看到過去的光景般,他們之間的戀情一樣的令人鄙夷,偶爾會聽到飛躍的鼯鼠或是路過的野鼠拋起石子扔向利威爾。

  "臭狼,放過那隻兔子──"

  "小子搞什麼?快跑啊你──"

 

  當然偶爾也會有逼近艾倫的危機在被利威爾擋下來時對牠的行為作嘔。

  "那是食物你在玩什麼遊戲?"

 

  孤傲的狼受到不小的抨擊但豪不在意,倒是親眼瞧見當艾倫被其他草食小動物用後腿踢開,牠會悄悄流露出虧欠,原因是牠們窺見就算躲藏起來也知道牠們時常在一起行動的詭異行徑。

  不過每當利威爾垂首,小兔子反而會蹦蹦跳跳興奮的繞著巨狼轉圈,然後對方低頭的狀態正好方便牠去輕舔利威爾柔軟耳朵的動作。

 

  直到,

  晚冬開始,彼此都知道,有個問題再也擋不住了。

 

  兔子隨時發情的狀態艾倫算是已經很習慣了,靠著曾生為人的記憶勉強得以控制,狀況還算好時,牠會繞著一些清香的寒帶香草不斷打轉紓解,嚴重些就是咬咬自己的腿了,在這荒原地帶別說雌性了,自己也是出了名的異類又有什麼草食動物會與自己接觸?

  而現在,利威爾的強烈雄性氣息逼得自己無路可退,明明是不同物種,但誰知利威爾天生的命定本能打算套在自己身上。

 

  "等──我是隻兔子啊!!!"又是一陣空氣快速流過喉嚨而發出的威嚇尖叫,狼確實地後退了,艾倫才正鬆口氣,對方卻是低下頭含了點雪一口噴在自己臉上以表抗議

 

  "什麼?!你這樣噴我?你混蛋!"小動物依舊抵死不從。

 

  "我忍不了了…你乖一點…"成狼實在已經被自己的狀態輒的暈頭轉向,眼見眼前的小崽子又不肯乖乖就範,發了狠不給機會直接撲了上去。

 

  "诶!!!"才正要再度發出高亢的尖叫短暫嚇阻,連機會都沒有利威爾整個棲身壓住小小的棕色毛球。

 

  "不不不…不會吧?!噫──"小兔子發出了一聲慘叫,但那也僅止於是受到驚嚇,極大的體型差距哪容的了利威爾胡來,最多也只是互相慰藉,牠將下身緊挨著小兔子的圓潤屁股和後背摩擦,艾倫也漸漸被牠饒的受不了,微微抬起屁股暗示已經認可了對方將是自己的交配對象,狼也識趣地將自己的尾巴向前擺動,讓艾倫可以蹭著,牠也輕輕咬了咬伏在一旁的利威爾的健碩後腿。

  總之暫且就靠這種方式度過冬天吧,反正等艾倫長大還有的是機會,成狼如此打著如意算盤。

 

 

 

  利威爾不管生為什麼能力皆是一等一,因為狩獵能力卓越,因此牠能夠與艾倫停留在交界處,這裡的野鼠、野兔多不勝數,足夠牠溫飽,但凍原深處的狼群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牠們隨著利威爾的氣息一路到達邊界,久居在寒帶的動物一時不太習慣暖和一些的溫帶,來回蟄伏許久。

  獵物不易捕獲,但牠們鎖定了一個好得的目標,一部分是出於妒忌利威爾的優勢與龐大的領地範圍,一部分是決定處理掉這兩個異類。

  儘管過去是能夠奮戰到底的怪物,現在也不過是隻任人宰割的牲畜,圈在大灰狼懷中的小毛球突然直起身,不管自己的頭撞到了狼的下巴,圓滾滾的翠綠色大眼東張西望好像察覺到什麼,看艾倫不對勁,這才意識到周遭已經充斥了難聞的味道,距離不是很近,卻足夠讓牠本能產生敵意了。

  牠立刻叼起艾倫奔出樹洞,跑沒多久開始有狼群結構性的不斷堵住去路,漸漸將牠趕向了森林內部。

  艾倫從沒來到這麼裡邊過,這裡已是雪地,甚至還微微刮著冷風,不是牠這隻小動物可以承受的氣候,才在遲疑該把艾倫先安置在何處,猝不及防自己的後頸先一步被扯下一塊血肉,瞬間的劇痛讓牠鬆了口,小兔子落在冰冷寒凍的雪地上。

  不待到自己重整,牠們群起上前撕咬,灰狼發出長嘯,沒有因為攻擊後退反而是拼命往前阻擋,只為了護住前肢下的小傢伙,期間腹部也因此被咬出個大洞…

  不過對方也沒好到哪去,狼群漸漸被悉數咬斷脖頸,純白的雪地與染上的溫熱交融成為一縷縷的嫣紅,流動幾秒又重新被溫度凍回固狀,成了鮮紅的結晶。

 

  "艾倫…艾……"狼無力的一旁倒下,兔子徹底失去了為牠遮天的保護傘。

 

  "不想你走…"牠艱難的短吠,沒想到想要的不過是如此簡單卻不該觸及的願望。利威爾知道自己自私,牠保護了艾倫,牠該讓牠努力奔跑回屬於牠的草原,可灰狼此刻,卻希望兔子能為牠留下,不管結果如何,牠頭一回覺得,只有一個人待在一個地方,孤獨的可怕,縱使狼性驅使,牠竟無法抵擋這由衷的恐懼。

  灰色的巨狼微微喘息著躺在雪地上,棕色兔子垂下了耳朵,鑽到了那富有重量的前肢底下,試著將它抬起,用自己的小舌舔著視野已經漸漸縮小的成狼。

 

  牠清楚的聽見狼幾乎快無法聽聞的低沉狼息,輕輕含住了利威爾的耳朵拉扯、咬了咬牠的鼻吻,東咬西啃希望牠能站起跟自己回到森林的交界處,不要待在這個連自己都受不了的寒冷地帶。

 

  這個地方好可怕、好不舒服,不只身子冷,連心都開始刺痛起來。

 

  自己的皮毛根本不夠應付這樣的氣候,可是牠不想離開,沒有這匹狼在的地方,沒有利威爾在的地方,牠哪裡都不想去…

 

  天空何時開始下起了雪粒子沒有人知曉,純淨的雪白漸漸覆蓋在灰狼的身軀上,也逐漸大片大片覆蓋了鮮紅,在這個地方,沒有什麼顏色是能夠與白色共存的。

 

  還能看見狼起伏的腹部脈動,但已明顯減緩了速度,有什麼隨著時間不斷在流逝,艾倫也開始覺得眼皮好沉重,如果利威爾想在這裡休息,那牠也跟著待在這裡便是。

  小兔子湊近到腹側,狼的毛皮比自己的溫暖,牠聽著那沉穩的脈動一聲聲沉重鼓動,但速率極為緩慢,隨著自己無法抵擋的倦意,一同闔眼…

 

親愛的兔子,

我已沒有任何傷害你的能力,

我沒有鋒利的爪、沒有血盆大口、沒有爆發力十足的腳勁,

所以請留在這裡,我可以溫暖你。

 

於是兔子放棄尋找其他生存方式,寧願窩在一隻肉食動物身邊,讓冰冷但反而柔軟的包覆籠罩彼此,安然恬適的入睡。

 

 

 

  那是萬物久遠的記憶,永遠不會有印象,但卻是不爭的鐵證,我們都曾在母體成長,爾後降生於世。

 

  好像感受到了什麼濕濡的觸感,視野終於從一片無止盡的黑暗中裂出一條細縫,接著是爭先恐後射進眼中的光源,劈劈啪啪的木頭斷裂聲響不絕於耳,眨了眨眼,這才發現自己在火爐邊,身邊有著一段白色的獸足,沿著方向看去,利威爾在自己身旁,原本鮮血淋漓的腹部已經被包紮處理,看小傢伙清醒了,又用熱舌整個覆上舔了一口。

 

  突然間的一道陰影逼近,艾倫立刻窩回利威爾的前肢底下。

 

  見狀,紮著馬尾戴了副眼鏡的人類女性,不可抑止的笑出聲,為這她剛剛還不太能相信的畫面,半是嘖嘖稱奇、半是由衷感受自然萬物之間也存在人類無法理解也無法擁有的真摯情感。

  她是一名派駐到寒地山區考察的研究人員,本是看見了狼不對勁的集體移動,跟了上去打算查看紀錄,誰知最後看到的是一片悽愴。

  場面顯而易懂,卻也令人匪夷所思,一匹狼被其他狼類圍剿的狀況,由於已經覆蓋了一層白雪,剛好遮掩了灰狼原先的傷處,使的女子直接上前打算勘查是哪裡受到致命傷,誰知把雪剝掉後第一個看見的不是腹部的鮮紅,而是灰狼前肢下的草食小動物。

 

  「還真不知道你們到底是遭遇了什麼狀況啊…總之,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要快快好起來啊-」女子正要伸手去摸摸灰狼的頭,卻立刻被沒好氣地吼了一聲,便往一旁倒回去,伸出爪子撥了撥眼前的小毛球示意對方湊近自己點,遠離眼前的人類。

 

  看到這一幕,韓吉更加確定自己的研究報告能有所新突破了,她摀著額仰頭大笑。

 

  「哈哈哈哈我還真是服了你們兩個特別的傢伙了啊!好啦,要好好休息啊,明天再帶一些好吃的給你們──」

 

  最後狼依然是嫌惡地被揉亂牠自己一直打理整齊的毛,以及艾倫也被斷方揉的炸毛無可奈何的重新將小兔子圈進懷中在火爐前睡去。

 

 

 

  怎麼樣都好了,總之我要和你在一塊。



 

评论

热度(64)

  1. 氯化铁丸子優雅的殞落|焚舞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