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獻給你的流星CH1

風聲獵獵,水波不興:

※進擊的中學校NO NAME設定,各種崩壞+OOC有。

※預計CWT38出刊,中短篇連載中。

※以上,點閱的都是天使QQ

 

 

 

他站在亮著金黃色聚光燈的透明櫥窗前,黑框眼鏡底下那雙琥珀色的眼眸緊盯著落地玻璃後面那張精美的海報,半開大小的宣傳海報上面是當紅流行樂團「NO NAME」的最新專輯預購消息。

聚光燈的光芒由下而上的照亮整個櫥窗,成功的吸引熙來攘往過路人們的目光,不少人放慢腳步只為多看這張海報兩眼。甚至有打扮時尚的青少年直接拿起手機拍下海報的資訊,即刻上傳到社群網站與眾人分享這個天大的消息。

海報上,三位樂團成員的眼睛上都蒙著層層的白色繃帶,充滿神秘感和魔性的魅力,這是NO NAME最大的特色,也是獨樹一幟的風格。由左至右分別是綁著馬尾、笑容燦爛的貝斯手,手握立式復古銀色麥克風、靈魂人物的黑髮主唱,高大穩重的金髮鼓手。三人各自穿著量身打造的宣傳服裝,配合下一張專輯的「地獄搖滾」主題,巧妙形成黃金三角的陣容。

精心設計的字體寫著,新專輯發行的日期就在一個月之後,以及其他預購相關的詳細資訊,還有國內巡迴簽唱會的資訊等等。

由二男一女組合而成的NO NAME樂團出道時間已邁入第六年,隨著時間的累積,人氣也逐年攀升,是時下年輕族群眾所皆知的搖滾天團。每次推出新的專輯總是能夠引起搶購的熱潮,慶祝出道五周年之時推出的限量特典還出現了漏夜排隊的人潮,蔚為當時最火紅的新聞話題。

NO NAME新專輯預購的消息一推出,立刻成為當天噗浪與推特轉發的熱門話題,大家都在歡呼討論或是哀號下個月又要吃土。

然而這麼令人熱血沸騰的訊息,卻唯獨有一個人對這個現象感到不高興。

艾倫站在知名鬧區的唱片行落地櫥窗前,臉上戴著黑框眼鏡與灰色口罩,遮掩自己大半的面容。他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身為這一個月內知名度暴漲的偶像藝人,出門逛街要偽裝是常識。

只見艾倫脂粉未施的清秀眉眼皺在一起,似乎對自己親眼看見的巨大消息感到不怎麼開心。他原本出門的動機並不是要看這張光彩奪目的宣傳海報,而是要欣賞自己發行的首張專輯登上當月銷售排行榜第一名的榮耀時刻。

但是在他眼前展現的卻是,隸屬於同一間經紀公司的前輩們最新專輯預購的宣傳海報,華麗耀眼的佔據了櫥窗一半以上的空間。

而本來該屬於他的排行榜位子,只剩下一塊角落,還與其他不熟識的歌手名字擠在一塊,不起眼到了極致。

玫瑰色的演藝之路頓時蒙上一層陰霾,艾倫覺得心情非常的不、愉、快。

他好不容易得到片刻休假時光,開心地出門透氣,想求證經紀人前天告訴他的消息是真是假,人生的第一張專輯能夠受到眾人愛戴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他想要將那個畫面拍照保存,作為永恆的紀念。

然而艾倫只不過晚來一天,屬於他的光榮寶座霎時易主,在他不知情的狀況之下拱手讓給同公司的樂團前輩們。

縱然在經紀公司的簽約排序上,艾倫應當喊NO NAME一聲前輩。但是在演藝圈的倫理上,以兒童模特兒身分出道,至今十年,現年十五歲的艾倫‧耶格爾,才是NO NAME那群大人的前輩。

說起艾倫更換東家的原因,與演藝圈的潛規則脫離不了干係。

三年前,艾倫正值可口美味又鮮嫩欲滴的年華,笑靨有如天使下凡,卻被戀童癖的知名雜誌社社長盯上,向當時的經紀人提出交換條件,若是艾倫肯跟他做一些羞羞臉的事情,他就會讓艾倫登上連續半年的雜誌封面。

不過當時在燈光昏暗的攝影棚角落,懂得保護自己貞操的小艾倫卻在色老頭得逞之前狠狠咬他一口,逃離魔爪。這見骨帶血的一咬也使得合約告吹,而艾倫的平面模特兒生涯也受到有心人士的阻礙,被迫暫停。

正當艾倫陷入惡意抹黑風波之時,向他伸出友誼之手、解救他於危難之中的就是自由之翼經紀公司。

當年規模不大、而且旗下藝人都是歌手的自由之翼,破例簽下身為平面模特兒的艾倫,並且幫他支付大筆違約金,唯一的交換條件就是要培養艾倫成為偶像歌手,以NO NAME同門師弟的身分二度出道。

尚且年幼的艾倫自然不懂這些繁複的經紀約,他只知道自己不需要再去攝影棚拍照,然後有一位高大的金髮男人拜訪他家,不知道說了些什麼,說服了他的母親,跳槽到自由之翼成為新血。

但是為了艾倫的身心健全著想,自由之翼應允給予艾倫一段療傷期。中學期間專注在學業上,目標是考上一流的藝能高中,在學校放假的時候才接受經紀公司的特訓,等到升學考試結束之後就發行第一張專輯。

現在,不負眾望考上知名藝能高中演藝科的高一新生,一個月之前如期發行第一張專輯《Just Like an Angel》的新生代偶像歌手,艾倫,還沒享受到爆紅的滋味,倒是先嚐到了暴怒的滋味。

只見艾倫拔足離開了鬧區,風風火火的飛奔到自由之翼的公司大樓,搭電梯抵達十樓,脫下偽裝用的眼鏡與口罩,急躁的推開辦公室大門,不意外的見到他那溫文爾雅的金髮經紀人,一如往昔的坐在辦公椅上閱讀資料。

注意到來人的動靜,對方放下手邊的工作,不解的朝艾倫微微一笑,還來不及詢問他來到公司有什麼事情,就被先聲奪人。

「到底怎麼一回事?阿爾敏先生,請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慢著、艾倫,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我要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呢?總要告訴我緣由吧。」

阿爾敏被這位性格衝動的少年藝人沒來由的一問搞得更為不解,眨了眨水藍色的大眼,提出他的疑惑。

接著艾倫亮出智慧型手機拍下的照片,告訴他自己見到多麼荒唐的事情,以及自己現在的心情有多麼的惡劣。

對於艾倫這般孩子氣的控訴,阿爾敏只是一笑置之。

「你真的應該感謝上天給你這副好聲音,若是你的粉絲知道他們的偶像真面目是個毛躁又幼稚而且得失心強烈的少年,鐵定心都碎了。」

「才不會呢,真實的我就是一個年少輕狂的高中生啊,粉絲的寬大氣度一定能夠包容這樣的我。」

「你的臉蛋和聲線沒有長歪,性格倒是扭曲了不少啊。反正等到你長大一些,自然會明白更多事情的,現在的艾倫還是保持這樣率直的模樣就好。」

「阿爾敏先生,你又把我當作小孩子看待了,我已經十五歲了,算是半個大人了啊,請用對等的態度和我交談。」

「艾倫,請你別忘了,自由之翼也有分為總公司與子公司,我們屬於子公司管轄,和總公司捧在手心的NO NAME樂團不能相提並論。況且他們已經出道很多年了,人氣與知名度自然在初出茅廬的你之上,給予他們大版面宣傳是很正常的,不需要和他們過不去,好嗎?你有你的優點,他們有他們的魅力。說到底,頂著NO NAME師弟的光環出道,是許多新人求之不得的事情,珍惜緣分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怨懟。」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只是我真的很想親眼看看,自己的名字被放在耀眼的櫥窗裡,那種滿到爆炸的成就感,恐怕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阿爾敏先生,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嗎?」

艾倫像隻落水的無助小狗一般望著氣質成熟的經紀人阿爾敏,雖然他總是希望對方把自己當作大人看待,卻時常不經意流露孩子氣的表情與舉止。

「還會有機會的,不要洩氣,你的光芒在未來一定會更加耀眼,我可以向你保證。」

忍住了伸手撫摸艾倫那頭栗色鬆軟髮絲的衝動念頭,阿爾敏露出溫潤如玉的笑容,好言好聲相勸,才撫平了艾倫忿忿不滿的情緒。

比艾倫年長十歲的阿爾敏與其說是對方的經紀人,不如說是大哥哥一般的存在,無微不至的照顧他還比較貼切。

兩人相識的時間即將滿三年了,雖然艾倫並不是阿爾敏負責的唯一藝人,卻是情感最深厚的一個,彷彿很久以前就結識對方,有種沒來由的熟稔感覺。

而阿爾敏也最清楚艾倫的賣點就是那張可愛的臉蛋,只要化一點淡妝就很上相,朝著攝影機鏡頭隨意擺姿勢加上微笑,光是這樣就能吸引到一群少男少女,再搭配他獨特的軟萌少年嗓音,開口唱歌的瞬間就迷倒眾生。

天使般的臉孔與為他量身打造的主打歌〈Just Like an Angel〉,隨著唇膏廣告的強力放送,短時間內就在各大社群網站與論壇掀起一片風暴。趁著熱潮尚未消退,自由之翼看準時機宣布艾倫正式出道的消息,零時差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成為繼NO NAME之後最耀眼的一顆星子。

然而阿爾敏最清楚不過,艾倫除了唱歌和平面模特兒之外,無法接任其他工作,因為他的形象被塑造成純潔無瑕的天使,但是本人的性格卻是狂放不羈,只要交談過就知道艾倫只是一個單純沒心機又血氣方剛的少年。

雖然現在也很流行反差萌,但是阿爾敏並不希望那麼快就打破艾倫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形象,總是幫他謹慎挑選和過濾那些主動上門接洽的工作。

用心良苦的經紀人簡直可以說是艾倫的第二位娘親,也時常耳提面命艾倫要注意外在的形象,畢竟他現在可是話題性十足的新人,不能輕易落人口實。

「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去樓下搭車吧。」

阿爾敏望了一眼時鐘,指針差五分鐘就走到晚上六點。既然工作都擱下了,也不差多送艾倫一程。

兩人一邊閒話家常一邊搭乘電梯下樓,當燈光明亮的電梯面板上的LED燈顯示抵達一樓,伴隨清脆的叮一聲,門打開的瞬間,只見外頭站著黑壓壓的一群人,氣勢浩蕩。

阿爾敏一眼就認出站在門外等待電梯降落的一群人就是NO NAME的成員和隨身助理們,他明快的率先打招呼,同在一間經紀公司內工作,與藝人互相打招呼是基本禮儀。

「各位日安,今天也辛苦了。」

縱然身處同一間經紀公司,艾倫踏進公司大樓的次數卻是其他人的一半不到,因此這是他第一次見到NO NAME本尊,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只是乖乖的跟著阿爾敏一起向他們點頭問好。

「嗯,你也辛苦了。」

站在前頭的是主唱利威爾,身穿黑色西裝外套內搭整潔的白色襯衫,臉上戴著太陽眼鏡,做為代表向阿爾敏回應問安,跟在身旁的其他人只是點頭微笑。

等待電梯內的人走出來之後,利威爾率步踏進電梯,雖然是大牌藝人卻沒有架子,站在電梯樓層按鈕旁邊幫忙按著延長開門鍵。而與NO NAME擦肩而過的艾倫,向前走了兩步才突然意會過來這群人的身分。

「那個、請等一下。」

艾倫轉身喊住電梯裡的人,還在琢磨該怎麼稱呼對方,停頓的一瞬間只見利威爾伸手直接擋住即將關上的電梯門,用力壓著,另一手摘下臉上的太陽眼鏡,露出波瀾不興的灰藍色雙眸。

這個舉止等於默認給予對方一個談話的機會,對於大忙人NO NAME而言可是破天荒的動作。

「有什麼事情嗎?」

「利威爾前輩,請等一下,我有話要說。」

「艾倫、你在做什麼啊,不要衝動。」

站在一旁看見不可思議的一幕,阿爾敏愣了兩秒,才後知後覺的低聲勸阻艾倫,身為經紀人理所應當管好自己旗下的藝人。但是艾倫不理會阿爾敏的阻攔,硬著頭皮面對自己腦袋一熱就喊住對方、不顧後果的局面。

「該不會是私生子來認老爸了,自己欠下的風流債自己收拾啊,利威爾。」

另一方面,站在電梯裡看著自家主唱反常的舉動,貝斯手漢吉十分樂見好戲上演的說著沒根據的風涼話。

「漢吉,還好你的位子不是主唱,你知道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你的嘴再也不能說話。」

白了自家夥伴一眼,利威爾沒好氣的威脅著。

「毒殺夥伴啊,救人啊要出人命了。」

「他是公司的新人。」

拍了拍笑的不能克制的夥伴的肩膀,鼓手米克補了一句真相。

大家都在等著艾倫開口繼續說下去,雖然氣氛被漢吉這麼一鬧倒是舒緩了不少緊張感。

艾倫嚥了口唾沫,再度啟唇。

「我……我、下一次一定會打敗你們,搶回我的寶座,你們等著看好了,專輯銷售排行榜的位子,我會憑實力奪回來。」

一介新人說出沒頭沒腦的挑戰宣言,引起漢吉更發無法制止的笑聲,而其他人忍著嘴角的笑容,緊張的觀察利威爾的反應,氣氛一時之間莫名僵硬。

「呵,有意思的小鬼。」

利威爾鬆開按著電梯門的手,讓它自動關上,將艾倫異常認真的面容隔絕於門外。

當電梯門關起的一瞬間,艾倫像是氣勢被抽空似的扶著阿爾敏的肩膀,好讓自己不要腿軟。

「我剛才……到底幹了什麼事情?」

「艾倫,人不作死就不會死,你怎麼還是不明白呢……。」

阿爾敏搖頭嘆息,一想到自己待會要上樓去和NO NAME的經紀人兼自由之翼的社長艾爾文道歉,為艾倫擦屁股這件事情真是令人頭疼。

 

 

TBC

閱覽感謝。


评论

热度(43)

  1. 氯化铁丸子風聲獵獵,水波不興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