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No Name梗 三观不正预警

水泥森林:

“所以……这个,是你吧。”简单的寒暄过后,我便从包里拿出算是今天首要任务的照片来,颠倒了一下方向递给桌子对面的人。

坐在我对面的、只能算得上是少年的臭小鬼像是不想看那照片一样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接着手指使劲攥紧了衣角,咬紧了门齿。

“嗯、嗯……”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半天才尴尬地干笑了起来,“对、对不起,让您看到这种……东西……”他加倍使劲地低下了头,略长地刘海在他的眼睛前面慢慢地晃了起来。

“别给我废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习惯性地微微皱了皱眉,接着有些不耐烦地将手肘撑在了桌子上,“突然收到这种东西,这边也是相当困扰啊。”

“对、对不起。”臭小鬼仍旧没有看我,反而更用力地低下了头去,“真、真的非常抱歉!利威尔先生!给您、给您添麻烦了……”

“……知道麻烦就给我赶快说。”

十五岁的、还穿着校服的少年就这样尴尬地咬着唇,半天才像是回忆起什么痛苦的事情一样用右手僵硬地攥着另一只手的手肘,不自在地慢慢张开了嘴。

 

“那天、是No Name第一次到特罗斯特那边的酒吧开演唱会,所以我很早就到了……接着之后,我……参加了那边的线下聚会……”

“然后?”

“然后,之后想起来才发现好像……都是不熟悉的人,酒吧里的时候也、没看到过……”

“你在当时难道没注意到吗?这些。”

“不、我……”他有些不自在地补充道,“我,患有遗传性的脸盲症……”

“哈?”

这是新型的玩笑吗?

“并、并不是在逗您!我真的是……”

“但是你刚刚一进店里的时候就径直走过来了吧?还有打招呼说是利威尔先生。”

“是这样没错……但是、……”他微微地皱了皱眉,“我不是靠您的长相,看出来的……因为发型、衣服的风格都跟舞台上差不多,还有……新买的戒指的事情,有写在博客上的吧?因为造型很特殊所以勉强能……认出来。”

要说传闻的话我的确也听说过关于这种病的描述,不过想不到世界上还真有人得这种病啊。

……没想到。

“就勉强当你是真的脸盲好了。不过也真是让人感觉不舒服啊,你。我的博客之类的都会看吗?”明明知道粉都会去看,但是还是想听他自己说出来。

“一、一般来说,都会看的,吧……”像是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一样,小家伙有些明显地蔫了下去,好像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博客的事一会儿再说。也就是说,我换套衣服,换个发型你就不知道我是谁了吗?”

“只、只要没听到您说话的话可能就……”

“……还真是麻烦的臭小鬼啊。”

“真的……非常抱歉。”

我瞥了他一眼,接着端起面前的美式黑咖啡抿了一口,“继续说重点。”

“我还记得当时是在包间里面……当时也很晚了,包间也很偏所以基本没有服务员……接着,成年人都稍微喝了些酒,也觉得就这么散了太可惜了,什么的……这个时候总会有吧,相当于聚会策划或者主办人之类的人跑出来,接着提议大家干脆一起玩点什么好了。”

“所以是游戏的照片?喝多了?”

“不、其实……是No Name的蒙眼游戏……就是、上台的时候利威尔先生和大家不都会被蒙上眼吗?所以,大家都……就是、蒙眼了。然后蒙眼之后原地绕三圈在店里抓人……”

“……不要把这种愚蠢的游戏加上No Name的名字。”

“对、对不起……总之不知道谁从背后推了我一把,接着把我转了个方向,我就朝完全不知道的方向前进了,然后就那么正常的走着的时候,突然有个人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再、再之后就拖进了,好像是洗手间的,地方……”他干笑了几声接着停下来,伸手抓住自己面前的咖啡杯,“我、我之后也想明白了,真是,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在意些什么东西……”他语气突然激动起来,咖啡被他抖得要命的手晃的到处都是,“明明都是、男的,就当,就当出门被车撞了一下,之类的……”

“喂、冷静下来。”我一把攥住他的胳膊,但是他那纤细的手腕还是抖个不停,僵持了半天只得抢过杯子放回去。

……果然还是应该慢点问的。就在我后悔的同时,艾伦的脸色明显变得更差了,嘴唇也抖个不停。

“但是、但是好恐怖……嘴被塞住然后,脸被摁在水箱上……再然后他就、拽开我的衬衣绑住我的手……”他使劲地咽了口口水,接着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继续说道,“他就、他就那么拽着我的头发,一直、一直,那么使劲地拽着,做那种……奇怪的、事情……最后的时候拿出了胶带和记号笔……想不到、想不到还留下了照片什么的、……!可恶、可恶,那家伙……!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的……”他使劲吸了吸鼻子,衣服都被攥皱了,“竟然还在我身上、……写那种话……!我、……”他死死死死地咬住下唇,拼命拼命地忍着眼泪。

 

No Name去死、垃圾中的垃圾、没有存在意义的东西、快解散吧、猪猡……身上遍布着这样字迹的少年眼睛被用纱布蒙上,嘴被布条绕过脑后捆住,乳头、阴茎都被黄色的胶带贴紧的同时,仍旧张开的后面慢慢地渗着白色液体。

所以他是……被默不作声的强奸、侮辱,接着喜欢的东西又被这样踩在脚下,自己又被当做了伤害自己信仰的道具。

……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艾伦。

我低下头,看着照片里那个明显魅惑、妖娆许多的少年陷入了奇怪的沉思中。

 

“所以是讨厌No Name的人混进了线下聚会吗?……话说回来,他在期间有说些什么吗?如果他有开口说话的话,你能认出他来吗?”

“没、没有,其实……”

我抬眼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我都被戴上了耳机……耳机、耳机里面是No Name的新歌,声音很大、所以……”

什么都没听到……吗。

他用他那湿润的金色大眼睛看着我。

 

“总之,放心吧……这件事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我会帮你把干了这件事的人拽出来的。”我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钞票来放在桌子上,“话说,那之后你……是不是不大去现场了。有段时间没看到你了。”

“因为、……对、对不起,其实、其实是因为那个,歌,听到,现在会,感觉很不好,所以我……”他满脸通红地站起来,接着慌慌张张地使劲鞠了个躬道起歉来,“我、虽然知道不是利威尔先生、也不是No Name的错,但是已经……”他的、发白的嘴唇抖个不停,“我、没法再……”

……

“别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做这种丢脸的事情。”我有些不爽地啧了一声,接着先一步走在了前面,“晚了。反正也顺路,送你回家吧。”

“不、不好意思,麻烦您了……”他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接着一把抓过桌子上的照片,揉成一团塞进裤子口袋里,抓起书包跟了上来。

“话说利威尔先生,一直,知道的吗?我的,事情……”

“啊,算是吧。”我伸手稍微挠了挠右边的眼袋下面,接着推开店门,让艾伦先出去,“因为老在第一排,回头看录像的时候觉得很显眼,而且感觉很拼命。”

“不、不好意思……但是,我已经……”

“总之。”我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艾伦的肩膀,“这件事解决之后再来吧,演唱会。到时候会特别把最前排留给你的。”

“嗯、嗯嗯……!”他的那双金色的大眼睛湿润地好像都快要滴出水来了,最后在使劲闭上的时候微微地溢出了几滴,“谢谢你,利威尔先生,我,我以后会……”接着,艾伦·耶格尔今天第一次在我面前,只对着我笑了。

总之感觉就是,还不赖啊。

“臭小鬼。”我装作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接着先一步走在了前面。

 

 

感觉果然不错啊,艾伦。

艾伦,艾伦,艾伦。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打开门,接着趁着在玄关拖鞋的空当将钥匙扔在一旁的桌子上。

话说回来,已经满了啊。墙壁。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打刚洗好的照片,接着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看来要适当的把以前的照片换下来了啊。我把照片摊开在桌子上,接着顺手晃了晃连接着待机中的笔记本电脑的鼠标。

立刻亮起来的电脑屏幕里,艾伦家的监控画面上,艾伦这个时候正缩在床头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利威尔先生。我猜他的口型在说这个。

话说回来,读心的仪器什么时候才能被发明出来呢。明明可以算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了。我在这么感叹着的同时打开了电视,接着在抽屉里翻了半天,翻出一盒旧的录像带来。

 

“呜、……呼、呜、……嗯、……!!哼、嗯……”

话说回来,根本是在撒谎啊,那个臭小鬼。我点了根烟,接着看着电视里某个淫乱的臭小鬼在某个厕所里的所作所为来。话说一定把我当成性幻想对象了吧,青春期的小鬼还真是龌蹉。世界上到底有谁会在后面塞着两个跳蛋来参加演唱会啊。

……话说其实大概隐隐约约地知道的吧,那家伙。不愿意是的确不愿意,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不讨厌吧。

或者说,内心深处其实很想,什么的。

……啊,照片,还是先换下来好了。正面拍的果然还是感觉不一样。我仔细端详着艾伦的、被我用一根皮带两头分别绑住两腿膝盖并吊在脖子上强制M开腿并写满字的照片,满意地摆在了相片墙的最中央。

不过如果算喜爱程度的话,我自己觉得这张图顶多只能算第二而已。第一的话……应该是那张图吧。电视台,采访歌迷的时候的截图。

这么说的话突然有些怀念了啊。我放下手里的一打照片,接着拿起播录机上面的录像带,摁了几下机器接着将它塞了进去。

“为什么这么喜欢No Name呢?请问在您心目中,他们是什么地位呢?”

当时的、身穿着粉色应援服,手里拿着好几根粉色荧光棒的少年红着脸,冲着镜头使劲地笑了起来,“他是……我的信仰。”

对,没错。

这个臭小鬼,从最开始说的就不是他们。

 

 

而这个时候的、监视器里的艾伦也爬了起来。他颤抖着从十几张一模一样的CD中抽出一张塞进碟片机里,在放起No Name新歌的同时闭上眼,又是害怕又是羞涩的慢慢自慰了起来。


评论

热度(115)

  1. 氯化铁丸子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2. 莫桑阿克曼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吼吼吼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