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仆的单线尴尬#甜死人不要怪我#利艾##条漫改编#R18

絵語:


=====现代警察x警察设定============
“嘀……”手机铃声毫无征兆地响起。那是阳光仍未普照大地。
艾伦无情地被铃声闹醒,用手背抹了抹眼,用独有的起床腔对身边的利威尔说:“利威尔前…不,长官,起床了。”利威尔和艾伦是恋人,现在同居,但是艾伦从未少过一点的尊敬即使是在独处的时候。
柔和的橘红色灯光照在床头,利威尔转过身,背对着艾伦,一点起床的意思也没有。
“警长…”艾伦索性接通了电话,即使艾伦心知肚明接通利威尔的电话是很不礼貌的,但是埃尔文的电话的话,就应该只是什么任务,所以他昧着良心接通了电话,“嗯……利威尔长官还在…睡觉……请等一下。”
“利威尔长官”艾伦用手推了推利威尔的背,“起来,有任务。”
“啧,一大清早的…”利威尔显然还想再睡一会,但是工作可是警察啊,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慵懒的想法。
艾伦倍感欣慰,将电话给了利威尔。
“嗯…A7……”利威尔随手顺了顺头发,“知道了”之后便利索地挂断了电话。
艾伦则坐在床沿,准确来说,腰部传来的阵阵酸痛让他不得不坐在床沿,艾伦现在的表情可谓是一副谁欠了他母爱的样子,总之脸上挂满了黑线。
“艾伦”利威尔从衣柜里抽出一件白衬衫,扣着扣子,“身体没问题?”
“嗯,长官,托你的福”艾伦险些扣错扣子,他差点说出[全是你干的,长官,绝对有问题啊!],“没有问题。”在长官面前,他是一个很优秀的警察,带“酸”工作,为人民服务。
利威尔本想让艾伦休息,但是利威尔知道艾伦是很坚强的,利威尔看到艾伦的眼神传递着一种坚定,如同一把火焰,一个无法浇灭的火苗。
“嘛,还不赖。”利威尔随口称赞艾伦,“A7~B8路段,BMWi8,黑色,和让联系一下,追击毒贩。”他将手机抛向艾伦,艾伦接住手机,向让传达着信息,表情凝重。
艾伦隶属于利威尔特别作战班,业界通称为利威尔班。一开始艾伦只是一名普通班的成员,利威尔因为一次突发偶然的事件中目睹艾伦的爆发力和行动力,便向埃尔文要了人,自然也不会被拒绝。
×××
利威尔独自呆在出站口,艾伦和让穿着简易的休闲服开着普通私家车默默地跟踪毒贩,佩特拉等一干人驾驶警车在一个必经道路点随时准备突击,这是万无一失的对策。
“艾伦,”利威尔用对讲机发问,“你那里有事吗?”
“报告利威尔长官”艾伦听清了耳麦里传来的利威尔的声音,死死地盯住毒贩的车,严谨地回答道:“一切正常,毒贩目前看起来还没有发现我们,让的车技也很娴熟。”艾伦毫不遮掩地称赞他新考出驾照的朋友,至少,艾伦现在坐着并不是很难受,但是腰部隐隐传来的酸痛还是有的。
显然艾伦狠狠地曲解了利威尔的意思。
“不,艾伦。”现在利威尔的表情严肃极了,“我是指你的身体。”
“诶,”艾伦的脸一下子就有点泛红,“可以回家再...讨论......”艾伦是一个具有职业道德的好警察。
但是艾伦还没有说完,就被利威尔,他的长官,不,按照他刚刚问话的私密度,应该是恋人。“现在。”
艾伦挠了挠脸,但还是死死的盯着前面的车辆:“报告长官,只是还有一点酸罢了。”明显声音的音量下去了很多。
此时的佩特拉等一车人正揣摩着他们两人对话的意思,并且将对讲机调到了只收听不发音的状态,他们感激着韩吉的发明。
衮达一向正经,挠了挠头发,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我认为,利威尔警长一定是关心下属身体...”他的观点含含糊糊。
奥路欧则尽其所能地装出了利威尔的范,但是不得不提,他的cos已经OOC到了爱琴海:“嘁,我认为一定是那个乳臭味干的小鬼被利威尔警长踹了,他一定干了什么蠢事,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他应该感激上帝——他这回说话没有咬到自己金贵的舌头。
佩特拉则将自己的脸埋在的自己的双臂中:“额...nm...感觉好像不是这样的...直觉。”
女人的直觉一向挺准的。
从耳机里传来了他们所跟随的长官的声音。
“真的只有一点?”利威尔的语气中尽数沾染上了流氓的气味。
艾伦回复到:“好吧,真的很疼...”艾伦从刚刚恋人的语气中再一次狠狠地怀疑,他真的是警察而不是什么地痞吗。
利威尔继续问:“你不恨我吗?”
“对,长官,你不应该一个晚上连做四次,”艾伦出于礼貌还是后面再加了一句,“即使我们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做爱。”
“那是你晚上给了喝了酒的我一个晚安吻的后果,艾伦。”利威尔并没有感到对不起艾伦的腰背。
衮达无意间摁响了喇叭,吓到了行人,破坏了禁止鸣笛的这一规定。
奥路欧用报纸卷起来打了衮达的头:“啧,衮达。”
佩特拉显然还沉浸与这一巨大的信息量中:“衮达,我也表示很惊讶,但是我们还是要工作的——警察可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
佩特拉快要哭出来了,其实她刚刚就有这种不好的感觉,隐隐约约的,也许是注意到艾伦进了利威尔班以后,利威尔的眉毛蹙在一起的频率少了很多。艾伦总是笑着,笑容很干净,总是可以让所有人都感到温暖。佩特拉总是这么安慰自己。
其实离当事人最近的佩特拉一直明白利威尔的想法,她认为自己只要一直,一直坚持下去,就可以让利威尔对自己有感觉。
但是,利威尔其实是知道她的那一点小小的想法的,他又何尝不想要去让佩特拉感到幸福——毕竟她将她最好的那段光阴给了警局。但是感情这种事毕竟不是勉强就好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不是可以商量的。利威尔想要知道上帝到底是想要让他等待谁,直到艾伦的出现,利威尔才知道这才是自己真正可以爱上的人——即使他是个男的。他们见面时一眼就对上了。
眼缘也是上帝赐予每一个人寻求真爱的一种捷径。
佩特拉是一个女孩子,她可以很感性的认识到利威尔对于艾伦的关心不仅仅在于工作时,就是在平时,她到利威尔办公室,要么就是看到利威尔站在窗口看楼下操场艾伦和一干新兵的练习,或许看到利威尔时而赞许时而不耐烦的眼光和万年晴天的艾伦聊天关于生活和工作,还听到办公室里利威尔和韩吉,埃尔文谈论艾伦。无名的妒火燃烧着佩特拉的心脏,但是又很快的平息下了,这是佩特拉的优点——忍耐。
这一次,清清楚楚地听到这样的谈话,证实佩特拉的噩梦,佩特拉坚强地抿出了笑容——这是利威尔赏识她的一点,泪水还是抑制不住地从脸颊漫过。
其余人则时消化着利威尔和艾伦是情侣的这个事情——貌似还瞒了很久的样子!!
“en...就是意思是...都是我的错了,利威尔长官。”艾伦有些生气——明明他的腰是受害者。
利威尔知道艾伦的脾性还是不成熟,还是很容易大动肝火:“并不,先把目光放在我们的工作上,艾伦。”
“好的,我的长官。”艾伦巴不得早点结束那个令他不快,准确而言是,不想面对的话题,“那辆车正在......

===================================================================================================================================================

“利威尔警长,艾伦,上帝保佑你们。”这是他们回到警局后佩特拉笑着和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淡淡的泪渍还在脸上,眼眶是发红发肿的。
“佩特拉,对不起。”艾伦也不是看不出佩特拉对利威尔的心意,他表示了自己的歉意,他微微低下了头,利威尔在一边站着。
佩特拉给予了艾伦一个宽容的微笑:“没有关系哦,艾伦。”她转向了利威尔,“艾伦你可要忍受住利威尔警长的坏脾气。”
“恩,我向你保证。”艾伦一本正经地承诺,“祝你幸福,佩特拉前辈。”他诚挚地说。
“佩特拉,谢谢你。”利威尔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那我先走了。”佩特拉一转身,泪水再次溢出,在她的观点了,利威尔幸福就好,很简单。
=====
之后在警局里利威尔和艾伦的谈话很快就传遍了,成为了一段佳话。
艾伦则红着脸,觉得还是找个地洞钻下去好了。吃饭都在利威尔办公室里解决,免得被八卦问死。
韩吉在将艾伦遣走取资料的时候,问喝着咖啡的利威尔:“hi..利威尔,机智如你的话,是不可能不知道不是单线的。”
韩吉的话,有一点绕口,利威尔花费了几秒钟将那句话理解了一下。
“当然。”
“我认为艾伦知道了会生气。”韩吉将利威尔的杯子拿起来喝了一口,毫不意外的接到了利威尔的一记白眼。
利威尔做了一个很慷慨的决定:“杯子送你了,作为条件,刚刚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道。”
韩吉对利威尔展现出了他的笑容:“这个贿赂不错,杯子我收下了,队友我就不卖了。”

==========================================

求回复ww【;w;听到表扬就开心】

预告:利威尔和艾伦去中国重庆度蜜月ww吃火锅

欢迎来勾搭我,一点儿也不高冷wwwww

评论

热度(38)

  1. 氯化铁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