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试阅篇】向死而生(原特罗斯监狱/R18/黑暗正剧向)

Mr.Bunnysu:

第二章


       在监狱里,囚犯们把活动时间称之为“一天一小时”,这是他们的最爱。排在第二位的,大概就是吃饭时间了。

  艾伦面无表情的站在队伍里,轮到他的时候,盛饭的大厨看了他一眼,接着给他舀了大半碗汤,里面翻上几块小肉丁。

  艾伦没说什么,端着自己的盘子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作为新人,这种待遇已经很不错了。”桌子对面传来837号凉飕飕的声音,带了点不屑。

  艾伦没接腔。

  “喂!”837号眯起眼睛。新来的这家伙在屋子里晃悠了两天,不管同屋的其他人做什么,都没见他吭过一声儿。淡漠的态度,还有那清亮纯粹的金色眼睛,837号得承认他看不透这小子。

  他到底在想什么?

  突然地,离他们几张桌子之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盘子摔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还有一阵起哄的叫好声,夹杂着一连串的叫骂声,食堂的囚犯都停了下来,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去。

  一个身高大约六英尺的秃头男人正抓着一个瘦小的男孩儿,好像抓小鸡一样拎着他的胳膊。

  那男人双臂上饱满的肌肉狰狞的暴突着,两个人的身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仅仅是向上提了提,那男孩就像风中的残叶一样抖着身体。男人抓起饭盘子扣到了那男孩的头上,菜汤和着土豆泥的残渣狼狈的顺着男孩的头发滑了下来。

  “叫你吃什么就吃什么!”秃头男人哈哈大笑着将那男孩丢到地上,他蹲下来,拍了拍男孩的脸,“不吃饭也行啊,那你舔舔老子的蛋吧!”

  秃头男人后面站着几个囚犯,跟着一起笑着。地上湿滑,男孩想要站起来却又绊了一跤,被另外一个囚犯踩住了脑袋,惹来了一大片哄笑声。

  “真可怜……”837号托着腮环顾了一周,“韩吉管教今天不在,他通常总是跟我们一起吃饭。他要在这儿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837号低头继续吃饭,他甚至懒得去看。这不叫好戏,太明显的优劣对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是监狱里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事情,以强欺弱,充斥着暴力和欺凌。

  艾伦看着那个被欺负的男孩,菜汤和眼泪糊了一脸,却一直在拼命地扒开踩在脑袋上的脚,尽管他的挣扎引来了周围所有人的嘲笑。

  那秃头男人作势抖了抖自己鼓鼓囊囊的裆部,他的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道给掐住,他眼前一晃,下巴“嘭!”的一声脆响,剧痛无比。

  他向后趔趄了几步,幸好后面有人扶了他一把才得已站稳。这一拳打的他措手不及并且相当霸道,整张脸麻木的几乎感觉不到鼻子的存在,秃头男人抹了一把脸,手背上沾了两抹刺目的鼻血。

  他抬起头来,看到了袭击他的人。

  那是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普通的个头,没什么肌肉的身板,只是那双眼睛,璀璨的金色眼瞳中好像燃烧着一把要将自己挫骨扬灰的火焰。

  恶兽。秃头男人在那瞬间仿佛看到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兽,他在他过去的三十多年人生中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他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那双眼睛中的火焰里焚烧着,不,也许比这更惨,他要被这只恶兽生吞活剥了!

  可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双眼睛,一双人类的眼睛,他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

  “你他妈的……”秃头男人回过神,他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拉开了格斗的架势。

  食堂里的囚犯们突然间亢奋的大喊起来。

  

  艾伦攥起拳头狠狠挥向那个秃头男人,这回秃头有所防备,伸手一拦,抓着艾伦的手狠狠的一拧,艾伦感到自己的上半身都跟着拧转了,秃头男人抬脚一勾,艾伦整个人就翻倒在了地上。

  秃头男人歪歪脖子活动脊骨,笑着对艾伦勾了勾手指。没什么嘛,刚才的害怕也许是错觉,秃头男人想。

  艾伦岂能心甘情愿趴在地上等待被揍,在一片恶意的嘘声中爬起来再度冲了过去。

  艾伦没有任何格斗技巧,身板也不强悍,面对这样一个擅长肉搏的壮汉,他能有几分胜算,其实他心里清楚。可是如果就叫他毫无反抗的接受这个事实的话,那和待宰的家畜有什么区别?

  艾伦靠灵活躲过了好几次危险的攻击,但他的力气渐渐弱了下去。秃头男冷哼一声,他决定给这个不识时务的臭小子最后一击。他抓住一个空档,握起拳砸向艾伦的脑袋,艾伦狠狠摔在了地上。

  艾伦忍着眩晕,勉力坐起身时,血染红了小半边脸。

  血腥激起了囚犯骨子里的好斗情绪,秃头男冲着艾伦的脸踢了一脚,艾伦几乎在地上滚了个圈,眼前一片黑色和血色交杂的朦胧,他瘫在地上,喘着粗气。

  不,不,赶紧爬起来。快点!艾伦对自己喊着,他努力调动全身的力气,却只是看起来像抽搐一样挣扎了几下。

  “啊!”他发出短促的呻吟声。胸前传来的剧痛雪上加霜,好像有千斤重的石头压了上来。

  秃头男跨坐在了艾伦的身上。他揪起艾伦的头发,艾伦的脑袋被迫仰起来,露出青青紫紫的一张脸。男人拍了拍艾伦的脸蛋,“老子最讨厌你这种人,没个本事装好汉,弱鸡。”

  艾伦觉得自己的胸腔就要被压扁了,他无法平复那粗重的喘息。秃头男人的裆部就堵在自己的面前,雄性身上独有的一股浓郁的腥臭味熏的他恶心,额头上狰狞的伤口也在突突的刺疼着。

  他屈起腿,用膝盖顶了一下秃头男人的背。即使这一下的力道简直可以说是给人挠痒痒了,但足以让秃头更加愤怒。

  秃头掐住了艾伦的脖子,另一只手握起拳,一下一下砸在艾伦的脸上。艾伦的力气越来越弱,胳膊腿儿瘫软下来渐渐的不再动弹。

  秃头男人打够了,他喘了口粗气,对瘫在不远处的男孩露出得意的笑容,“你,今天晚上别忘了舔你大爷的蛋!”

  众人哄笑。

  “他今天晚上不用去。”

  “什么?”

  秃头男人听到了一道冷冰冰的反驳,在众人的笑声中格外刺耳。他粗声粗气的反问,却听到耳边响起一道凌厉的风声,半边脸猝然一疼,紧接着整个人就像列车脱轨似的歪到了一边。

  “因为你得去舔禁闭室的地板。”

  食堂里一瞬间鸦雀无声。

  秃头男人耳朵里正回响着嗡嗡的耳鸣。他捂着耳朵回过头,看到一个身穿军服的男人站在满脸是血的少年身边。他留着利索的发型,略长的鬓发遮不住凌厉的眼角,他背着光,秃头男人能看到他眼睛里映着的一线寒光。

  那眼神冰冷,凌厉,好像在望着跳梁小丑一般,透出深深的无趣和嗤鄙。

  “利威尔管教……”秃头男人即使再有不满,也只能咬牙切齿的低下头去。

  

  利威尔管教——这个身材健壮的黑发白皮肤男人,他从国家最严格的的军队退役,没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他一天到晚都板着脸,雷厉风行,沉默寡言。

  在特罗斯监狱里,他甚至比典狱长埃尔文还要有代表性,他就像是一把危险的剑,即使藏在剑鞘里,依然能让别人看到他那锋利而冰冷的熠熠光辉。

  特罗斯监狱需要强硬的制度,而利威尔就是行走的铁腕。

  利威尔的目光扫视一周,没有一个囚犯敢于他视线相接。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躺在脚边满脸血污的少年。这家伙和所有人都不同,他在一脸血红色中睁着一双金色的眼睛,毫不退让的直直的看着自己。

  利威尔在监控屏上看到了全部的过程。他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热血又富有正义感的傻瓜了。

  他想去看看这个傻瓜究竟是谁,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真的这么做了。当他来到食堂,面对面直视这双眼睛的时候,他果不其然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倔强、坚定、和毫不妥协的理想主义。

  那曾经是自己热切追求过的东西。

  但在高墙和高压电网围绕的特罗斯监狱里,谈理想主义可不是什么明哲保身的好办法。

  利威尔淡漠的收回了视线。他转过身来吩咐后面跟着的两个管教,“将这三个人押到禁闭室。没我的命令,不准送饭吃。”


评论

热度(13)

  1. 氯化铁丸子兔子酥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