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邪]恋爱脑

草食菌:

一个励志的建国后成精故事(不)。注意闪避。


恋爱脑 黑邪



吴邪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黑瞎子正收着后腿,脑袋摞在叠于胸前的两只白手套上,咬着自己的白尾巴尖,端端正正地趴在铺好在被子上,盯着卫生间的方向。


嘿这乖巧的小样儿。


吴邪一边暗搓搓被两只雪白的小爪暴戳萌点,一边为自家喵这副时常与众喵不同的贴心模样小小地骄傲了一下。


见吴邪出来,大黑猫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蹭”地一下子从床上蹴溜到地上,扑到吴邪腿边兜圈,仰着头,闪着蹭亮的绿眼睛,边看吴邪,边歪着圆脸和身体蹭吴邪。


吴邪弯下腰伸手,大黑猫马上主动把自己的圆脑袋想吴邪手里扎,没骨头一般被软乎乎
地抱了起来。


吴邪掂了掂怀里的分量,心里合计“又长大了吧?”,一边下意识地去亲猫脑袋,被刚好仰着头等亲亲的家猫热情地糊了一脸。


最后依然是吴邪左躲右闪,黑猫穷追不舍地亲亲舔舔,白手套都举起来,推着吴邪两边脸颊按按按,带着倒刺舌头和湿漉漉的绒毛锲而不舍蹭吴邪的嘴唇。


吴邪被黑瞎子向来毫不做作毫无保留的热情攻势搞得心花怒放,内心“看我家猫!”的炫耀系弹幕疯狂刷屏,同时也有点无奈。


我养的可能是只假猫。在粗糙的猫舌吧右耳朵被从上到下洗礼一遍并转移向下巴之后,吴邪这样想。


好不容易黑瞎子亲够了,软趴趴的整个贴在吴邪胸口,伸出一只前爪儿放在吴邪手里,一定要吴邪握着才肯罢休。


“大黑你该不会其实是只狗吧?”


吴邪抱着黑瞎子往床边走,使坏地捏了捏手里的雪白的猫爪子。


黑瞎子把头从吴邪肩膀抬起来,举着圆脸看吴邪,一张嘴,黏黏糊糊,“哇~”地叫了一声。


爱猫人士得到会心一击。



虽然“哇~”的这猫是个大老爷们儿的烟嗓儿音。



吴邪是个铲屎官。


说是铲屎官,其实前半截动词的部分和象征“主子对小官绝对统治地位”的名词部分都不太对。


主要是因为,吴邪的猫和一般家的不太一样。


俗称别人家的猫。


实际上,吴邪一直怀疑自己其实养的是条长得过于像猫的狗子。



吴邪从公园捞黑瞎子的时候,那货还是个满地乱爬的小崽子,烂着两只眼睛,叽里咕噜地从草里滚出来,撞上吴邪的裤腿,抱住就不放了。


吴邪把猫崽儿从裤腿上撕下来,拎起来一看,诶哟这小可怜,眼睛病的都只剩下一条缝了,被他提在手里也不挣扎。


吴邪举着猫在脸前仔细看这黑猫崽儿,脏是脏了点,但模样不错,圆脸,一身警长黑,小白爪,白尾巴尖儿;就是这双眼睛看起来病的忒重,眼皮似烂似肿,眼仁都被挤得看不见,大概是已经瞎了。


吴邪看了半天,既心疼又头疼,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他没有养猫的打算,但就把这小瞎猫扔这儿,怎么着也太不人道了吧?


他正纠结怎么办才好,手里安分了半天的猫崽儿却突然扭动着挣扎起来。吴邪本来是单手抓着猫后颈,这时赶紧想用另一只手把捣乱的猫托住,免得它摔下来。结果左手刚碰到猫崽儿的小屁股,刚刚还在乱踢的后腿马上不动了,反而一屁股稳稳坐在吴邪手心,然后,幼毛绒绒的尾巴迅速缠上了吴邪伸出来的手腕,白色的尾巴尖儿还贴着他手背满意的拍了两下。


感情这是赖上了。


吴邪一想,那行吧,他不少这一口粮,当即决定为老吴家新添一名成员。


瞬息万变之间阵营已经从路边的野花变成自己的新宝宝,吴邪看猫崽的眼光就一下戴上了慈爱滤镜。我可怜的娃,爸爸一定治好你的眼睛。吴邪揣着猫当即就下山去,直奔宠物医院。


一路上设想了各种情况,半瞎了怎么办全瞎了怎么办,越想越心疼,直觉得赖在他手心儿的猫崽儿命太苦太可怜,年纪轻轻就变成了残疾猫,以后怎么骗媳妇怎么拐姑爷。火急火燎到了宠物医院,医生看了一眼,当下一句“内眼睑外翻”,就抱上了手术台。



结果做了个双眼皮手术,好了。



瞅现在这俩大绿眼珠子亮的。



所以黑瞎子之所以叫黑瞎子,并不是因为真的瞎,以及,即使吴邪再怎么否认,他对于“黑瞎子”这个诨名的产生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刚做完手术还瞎胡着眼睛的时候,谁让他压抑不住内心刚刚晋升为有猫族的喜悦,整天明愁实炫地跟土豪发小叨叨自家的瞎眼小黑猫呢?


叨叨久了,土豪烦了,冷笑着把一句“黑瞎子”,配上吴邪发给他看的抱着烂眼睛小猫的合照,就这么发到了朋友圈,迅速传遍吴邪的交际网络。



黑瞎子本瞎倒是无所谓的。



至于后来黑瞎子突然开口说话,着实吓了吴邪一大跳。



“别切了吧,给我留着,以后还有用呢。”


这是黑瞎子开口对吴邪说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是,“你看,你摸也摸了,捏也捏了,挺好玩儿的吧。就给我留着,以后还有用处呢,我的蛋蛋。”


语重心长,有理有据。


tbc


摸鱼摸鱼


这么短也要tbc系列。迅速完结不留坑

评论

热度(67)

  1. 氯化铁丸子草食菌 转载了此文字
©Copyright 氯化铁丸子|Powered by LOFTER